万古帝皇

第361章 通幽入古寺

第361章 通幽入古寺

幽黑的光泽,还未落在月清影身上,一股寒意,便是骤然在月清影心中升起。

月清影面色,不由微微一变。

花弄影若真是发起怒来,她可没必胜的把握······

不过,能不能打得过,总要试试,才知道。

反正,花弄影不可能杀她!

“砰砰!”

心念一瞬,沉闷的轰击声,便是乍然响起。

藤蔓般的柳枝,却是没有轰击在月清影身上。

月清影看着身前浮现的人影,眉头微微蹙起,“暗夜,我和她之间的事,你,也想插手?”

暗夜君王面色一白,弯了弯腰,刚想说话。

花弄影的声音,已然响起,“他就是代表着我,他想插手,你有意见?”

说着话,花弄影悠然落地,手臂轻轻一挥,便是将天相九柳收起。

面上的风轻云淡之色,好似刚才之事,未曾发生一般。

“他可是你老爹啊,我这个做晚辈的,怎敢有意见?”

月清影瞥了低眉顺眼的暗夜君王一眼,说话的语气,有些不阴不阳。

“在魔宫,你就一直这态度?”

花弄影眉头微蹙,隐隐间,又有着发怒的趋势。

旁边,暗夜君王赶忙开口道:“弄影,大家都是自家人,何必闹成这样呐?”

自家人?月清影心中冷哼一声,面上现出不屑之色。就凭你?

“闹成这样?哼!你看看她,回来后,做得好事!非但没有帮到我,反而,处处给我搞破坏。”

“我三番四次强调,弈倾天杀不得!她倒好,我行我素,根本就不把我的话,放在耳边!”

花弄影指着月清影,有些恨铁不成钢。

月清影却是嗤笑一声:“怎么?弈倾天为什么就杀不得?就因为,他是你看中的人?”

“对!就因为,他是我看中的人!”

花弄影毫不掩饰,冷声道:“青玄,赤炎和沧澜,都是和弈倾天息息相关的存在。”

“月清影,你倒是和我说说看,他弈倾天,值不值得我看中?杀不杀的?”

冷然话音,落下。月清影面色,乍然一变。不是因为花弄影的姿态。

而是,因为花弄影话中的内容。

就在花弄影踏入魔宫的时候。

弈倾天也是离开了问剑宗,踏入了,一处从未来过的所在。

那便是烂柯寺。

悟红尘所在的宗门!

站在路叉口,弈倾天负手而立,眼中,闪烁着莫名的意味。

在他眼前,一条幽径,婉转向前延伸着。

小路两旁,栽植着成片的青竹。

这般季节,正是笋期。

一场雨水过后,成片的竹笋,便是急不可耐地破土而出。

顶着尖尖的头角,像是一个个的小卫兵一般。

落在弈倾天眼中,就是成了刀山箭林一般,闪烁着慑人的寒光。

竹叶被风吹着,簌簌作响。又是一片杀机。

“此岸是生,彼岸会是死?还是生呐?”

婉转的小径,遮住了弈倾天的视线。

他看不到路的尽头,是何种风情。

但是,他的脚步,却是已经踏上了这条路。

一步一步,空响回荡。

宛若自问,踏上这条路,究竟值不值得?

没有答案,只有坚定沉重的脚步声,不断地回响着。

幽径再蜿蜒,也是有走到尽头的时候。

尽管,弈倾天只是像游山玩水一般,悠闲地边看边走着。

尽头,还是在一炷香之后,便是被踏在了弈倾天的脚下。

矗立在弈倾天眼前的,便是一座古寺。

古老沧桑的山门之上,“烂柯寺”三字,像是历经风霜的老人脸上的皱纹一般,斑驳苍老。

弈倾天定了定神,收起眼中复杂意味,朗声道:“故人弈倾天来访,还请悟红尘,出来一见!”

骤然响起的声音,霎时,便是打破了古寺的宁静,惊起飞鸟无数。

人影憧憧而动。

无数僧众,像是潮水一般,从古寺中,涌现而出。

瞬息间,便是将弈倾天,团团包围住。

燃犀之死,烂柯寺可是认定了,弈倾天就是罪魁祸首。

弈倾天公然来访,烂柯寺,能不被惊动吗?

就在整个烂柯寺,被弈倾天的来访,惊醒的片刻之前。

一处幽静的禅房。

悟红尘正盘腿坐着。他的左手掌心,托着一本薄薄的书册。

右手小心地捏着页脚,一副正准备翻阅的模样。

封面被缓缓翻起,上面“燃犀笔记”四个大字,赫然现出!

这是燃犀死后,悟红尘整理他的遗物时,收拾出来的。

他一直没有机会看,今日,刚好心血**,准备翻看一下。

悟红尘凝神注目,正待仔细细读师父留下的笔记。

弈倾天的声音,便是不凑巧地轰然传来。

落入悟红尘耳中,宛若一道惊雷一般。轰然炸响在心湖之上,激起万丈波!

“啪!”

猛然合上书册,悟红尘赤红着眼睛,一字一顿道:“弈、倾、天!”

脚步一闪,悟红尘走出禅房几步,随即,却是微微一顿。

看了看手中还未来得及看的书册,悟红尘又是回转禅房。

小心地抚平书页上,被他刚才不小心捏出的皱褶,然后,放在了他打坐的蒲团之下。

做完这一切,他这才闪身向着山门赶去。

而此刻,山门之地,早就是被围堵着水泄不通。

面对着群情激奋的众多烂柯寺弟子,弈倾天面上,却是一派淡然之意。

甚至,隐隐间,流露出一抹讥讽挑衅之意。

让烂柯寺弟子,怒火再度暴涨几分。

拥拥挤挤之间,便是蠢蠢欲动之势!

“怎么?想要以多欺寡?”弈倾天眉头微微一挑,有些不屑地讥讽道。

好似还嫌对方不够怒,弈倾天手指一一点过,围着他的众人,轻蔑道:“就凭你们,就算一起上,我又有何惧哉?”

“烂柯寺,除了悟红尘,还有够看上一眼的人吗?”

狂妄的姿态!**裸的蔑视!

弈倾天毫不掩饰的挑衅,瞬息间,便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惹得围观的烂柯寺弟子,高声怒骂起来。

怒气,通过各种各样的怒骂,宣泄出来。

却是,没有一人,胆敢率先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