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62章 约战

第362章 约战

弈倾天的战力,他们不一定知道。

但是,大家都听说了,燃犀住持,就是死在弈倾天的阴谋算计之下。

那么,他们这些弟子,又怎敢和弈倾天动手呐?

想要追随着燃犀住持的脚步,步入西方极乐世界?

这可不行,他们还没活够呐!

他们这些弟子,不敢出手。

却是不代表着,那些实力高深的长老,也不敢出手。

当渡厄的身影,出现的时候。

怒骂声,便是渐歇了起来。

响起来的,便是努力压抑的得意笑声。

渡厄长老都是出现了,弈倾天还能还不死?他们大部分人,都是这般想得。

而渡厄接下来的第一句话,便也是随他们的意愿,充满着浓浓的火药气息。

“弈倾天,你居然敢出现在烂柯寺!居然敢出现在我面前!真是好大的胆子啊!”

众人让开的通道中,渡厄缓缓走出。面上的杀意,毫不掩饰。

听着熟悉的声音响起,弈倾天却是轻轻一笑:“我为什么不敢呐?”语气中,显得风轻云淡至极。

你不敢杀我!那我为什么不敢出现在这里呐?这便是弈倾天话中的意思。透着对渡厄浓浓的蔑视!

渡厄冷眼看着弈倾天,沉沉道:“你残害我烂柯寺住持,杀我燃犀师兄,居然还敢这般理直气壮?”

“今日,我就要替我师兄,报仇雪恨!”

我不仅要杀了你,还要将你识海中的迷神草,尽数抽取出来!

想到这里,渡厄眼中,闪现出炽热的光泽。

若是能够吸收、炼化弈倾天身体中的迷神草,他的衍道修为,不知道能够进步多少!

这种对强大的力量,最直接的渴望,顿时化作无穷的贪婪之意,在他体内蔓延开来。

连带着他整个人,杀意也是越来越起来。

旁人都是以为渡厄是因为燃犀的缘故,才对弈倾天产生杀机的。

所以,他们看向渡厄的目光,不由带上了一丝敬意。看向弈倾天时,杀意却是更加浓了几分。

弈倾天却是知道,这位慈眉善目的烂柯寺长老,早在问剑宗外门大比之时,便是对他有着企图,有着杀意。

燃犀的死,也只是为他找了一个更加冠冕堂皇、不被世人指责的借口而已!

心中念头泛起,只是一瞬而已。

弈倾天微微嗤笑一声:“报仇雪恨?渡厄,你敢对我出手吗?”

弈倾天伸手指了指渡厄,面上一派的不屑蔑视之意。

烂柯寺失去燃犀之后,便是再无一个人皇强者。

而问剑宗,却是有着三代坐镇。

渡厄敢杀他吗?

除非,对方舍得烂柯寺这片基业,杀了弈倾天之后,直接亡命天涯!

舍弃长老之尊,沦为孤魂野鬼。

这条不归路,他渡厄会踏上吗?

当着众多烂柯寺弟子的面,渡厄被弈倾天如此挑衅。

背着的双手,不由紧紧握了起来。骨节泛白,一如此刻,他心中森冷的杀机。

“为师兄报仇,为的乃是大义!我为什么不敢对你出手?!”

好似要给自己增添一丝信心一般,渡厄爆喝一声。

也不知道,是在问弈倾天,而是在问他自己。

弈倾天却是戏虐地笑了笑:“对我出手,难道,你就不怕被我的阴谋诡计坑死?”

你们不都是说,燃犀是死在我的阴谋诡计之下的吗?

既然如此,我倒是要看看,你们如何,能够不惧?

如何能够敢对我出手?

渡厄面色微微一变,心中忌惮之意,瞬间,便是浓郁了几分。

燃犀的死,一直就是一个谜团。

但是,和弈倾天脱不了干系,却是绝对的。

只是,究竟弈倾天是不是罪魁祸首。

在燃犀的死亡中,弈倾天又是扮演着何种角色。

他却是不确定的。

此刻,看着弈倾天肆无忌惮的现身在烂柯寺,更是肆无忌惮地挑衅自己。

渡厄一现身便是释放的杀意,却是不由自主的收敛了几分。

如此姿态,必有所依仗!

心中念头闪过,渡厄微微后退了一步,同时一挥手。

“烂柯寺众弟子听令!弈倾天阴谋残害我烂柯寺燃犀住持。这个仇,不能不报!大家不用和他客气,一起上!斩了他,为住持报仇雪恨!”

说话间,包围弈倾天的众多烂柯寺弟子,互相望了望,皆是看见对方眼中的蠢蠢欲动。

被众人围困着,弈倾天却是负手立着,淡淡一笑:“若是想要出手,还请快一些。不然,要是你们的渡厄长老出手了,你们怕就是没有机会了。”

说这话的时候,弈倾天语气中的嘲讽意味,毫不掩饰。

渡厄面色微微一红,却是没有率先出手。

周围的弟子,皆是试探性地向前挪了挪步子。

气氛,瞬时便是紧张起来,像是被绷紧的弓弦一般。

杀机,一触即发!

渡厄目光闪动间,就在众人准备一拥而上的时候。

一道年轻的声音,便是传了出来,带着一丝莫名的意味。

“都给我住手!”

随着话音的落下,血色僧袍浮现而出。

悟红尘的人影,随即便是出现在弈倾天眼中。

四周的杀机,随着悟红尘的出现,便是瞬息间消散开来。

渡厄皱了皱眉,却是没有说话。

悟红尘出现之后,目光便是紧盯着弈倾天。不管不顾地向前走着,周围的弟子,皆是让开了路。

“弈倾天,你上我烂柯寺,所为何事?”

直到再无一人,挡在他和弈倾天之间了,悟红尘才停下了脚步,开门见山地问道。

看着这位昔日的朋友,弈倾天心中泛起复杂意味。

第一次见面时,对方给他的呆萌感觉,在这一刻,却是完全消失了。

好似揠苗助长一般,一夜之间,悟红尘便是成熟了许多。

也,变得冷漠了许多

虽然如此,弈倾天心中,却是不由微微放松了一些。

悟红尘对他还是这般冷漠,想来,对方还是不知道,燃犀死亡的真相。

也就是说,燃犀身前,很可能,并未留下什么笔记。

亦或者,悟红尘等人,收拾燃犀的遗物时,没有找到相关的笔记。

不管怎么说,至少现在,烂柯寺还无一人知道,他们烂柯寺存在的意义和守护的责任。

自然,也就没人,将消息传回东神州。

救梵白脱困,出现的阻力,也少了许多。

想到这里,弈倾天身体微微放松了下来。

他却是不知道,若是他晚来片刻,也许,之后的命运轨迹,又会是另一番风景

只是,他终究恰好来了,不早不晚

看着悟红尘,弈倾天掌心微微一震,冷声道:“我来,是为了终结因果!”

一柄长剑滑落在弈倾天手心,剑锋斜指,锋芒却是直指悟红尘!

这是弈倾天的挑战!对象,便是悟红尘!

冷然的话语落下,周围众人,面色都是不由微微一呆。

就连悟红尘,也是微微有些错愕起来。

任谁也是没想到,弈倾天来此的目的,居然是来向悟红尘约战的!

据他们所知,在燃犀未死之前,弈倾天和悟红尘关系,可是不错的。

弈倾天的衍道生涯,还是悟红尘领进门的。

说什么,弈倾天也不该,剑指悟红尘啊!

“哼!果真是无情无义之人,该杀!”

渡厄面色一愣之后,便是寒声说道。

群情激奋,周围众多弟子,都是怒骂起来。

虽说,悟红尘只是教了弈倾天一招清心咒。

但是,对于那时候还未曾踏入衍道的弈倾天来说,悟红尘却也算是他的半个师父了。

如今,弈倾天的这般作为,的确,是让人不齿。倒不是他们故意刁难了。

如果,弈倾天真得,只是单纯地挑战悟红尘的话

悟红尘目光紧紧盯着弈倾天,一抬手,制止了周围的喧哗。

“弈倾天,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看着古井不波,甚至有些冷漠的弈倾天,悟红尘冷声开口道。

虽说,燃犀死在弈倾天手上。其中的缘由,他也不是,十分清楚。

但是,弈倾天这个人的秉性,他还是相信的。

他不认为,弈倾天有挑战他的理由!弈倾天也不该会这么做的!

悟红尘目光中泛着探究之意。

弈倾天却是冷漠开口道:“我想干什么?你难道不清楚吗?”

“你师父燃犀,死在我手里,这个深仇大恨,是不可能化解的。”

“想要终结这段仇怨,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他唯一的弟子,你悟红尘,也斩杀!这段因果,才能彻底了结!”

说着话,弈倾天手指点着悟红尘,说道:“你可是无垢净琉璃佛体的拥有者,注定会成为佛门高手的存在,不趁着你还未成长起来,就灭杀你。”

“难道,我还要等着你强大了,被你杀?”

微微有些讥讽的话音,毫不留情地从弈倾天嘴中吐出。

只是,他的面色,却是一派的冷漠。如寒冰不化一般,显得有些生硬。

悟红尘面色有些发白,身子微微颤抖了几下,冷声道:“你当真这般想得!”

“真的不能再真了!”弈倾天狠了狠心,冷漠说道。

得到确定的答复,悟红尘反而平静了下来,简洁地说道:“时间。”

弈倾天紧了紧手中剑柄,“择日不如撞日,就约在此时吧!”

夜长梦多,你早一点离开这里,对你,对我,都好

悟红尘面皮抽了抽,心中微微有些自嘲起来。

弈倾天,你就这般忌惮我吗?

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斩杀我?

哈哈!!我还真是荣幸之至啊!!

心中复杂意味流淌着,悟红尘继续淡淡地说道:“地点!”

仍旧是精短的话音,却是带着一股沉重的意味了。

“就在燃犀的败亡之地,如何?”

有些冷漠的话音,传出,没有丝毫感情。

落在烂柯寺众人耳中,却是成了裸的挑衅!

悟红尘双眼猛然赤红起来,仇恨地看着弈倾天。

在燃犀的败亡之地,约战他的弟子悟红尘?!

这场约战,他悟红尘,还能拒绝吗?!不能了!

弈倾天却是悠然收起手中长剑,淡淡地瞥了悟红尘一眼。

“我在诛邪洞等你,你若是不敢来,我也不勉强。告辞!”

话音落,弈倾天便是不再管周围之人,大踏步地向着来路走去。

阻挡在他身前的烂柯寺弟子,被他浑身散发的气息所迫,不由自主地便是让开一条宽敞的通道。

渡厄还待说话,悟红尘却是伸手拦住他,冷声道:“让他走!”

“红尘!这小子,仗着三代等人的看重,上我烂柯寺如此挑衅,你还能忍?”

渡厄有些怒不可抑地瞪着悟红尘。

悟红尘声音冷得可怕,“我不能忍,那又如何?若是你们动手杀了他,没了师父的烂柯寺,能够挡得住三代的一剑?”

“弈倾天,该杀!但是,他只能光明正大地死在我手里!”

“你、你答应他的约战了?!”渡厄有些错愕地看着悟红尘。心中却是泛起莫名的情绪起来。

“他想战,我便和他战!”

“这小子阴谋诡计,层出不穷。而且,约战地点,又是在他们问剑宗。谁知道,他会耍什么把戏?你怎能这般轻易就答应他呐?”

“同辈之间,以他弈倾天的实力,何须阴谋诡计?若是、若是他真的干出这样的事来,就算死在他手下,我也甘愿!”

“唉!”

“渡厄长老,此次约战,我若是侥幸胜了,自然一切安好。若是我不幸败亡师父的仇,你们就放弃吧!烂柯寺,也交给长老你了!”

悟红尘转过头来,看向渡厄,沉重地嘱咐道。

应对弈倾天,他可是丝毫胜算,都是没有。想要取胜,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啊!

渡厄愣了愣神,还没来得及说话。

悟红尘已然大踏步,紧追着弈倾天的脚步,离开了。

从头到尾,悟红尘头也没回。

既然,这注定是一条不归路,那又何必有所眷恋呐?

弈倾天知道悟红尘定然会追来,所以,他特意便是放缓了脚步。

等到悟红尘的气息,出现在他的感应范围之内。他便是陡然提速起来,悟红尘不甘示弱,远远吊在弈倾天身后不远处。

两人一番疾驰,一会儿的功夫,便是落在了诛邪洞内。

负手站在火海边,弈倾天看着悟红尘,伸手道:“请!”

悟红尘沉默地看了弈倾天一眼,随即,便是毫不迟疑地纵身一跃,没入火海之中。

弈倾天的目光,在空无一人的牢笼之中扫了一眼,低声呢喃了一句,便也是紧追着悟红尘的脚步,被火海吞噬了。

“但愿,你不会让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