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79章 毒

第379章 毒

“有法就有解。这玉简之中,刻录的乃是一门辅助功法,和一些你应该注意的问题。看过之后,你自然会知道,怎么用它。”

夜影忽然有些兴致缺缺起来。

封天都却是喜上眉梢,抱拳感谢道:“这次,多谢夜影大人相助了。”

夜影挑挑眉,道:“不用谢我。天下间没有免费的午餐,这点,你应该懂得。”

封天都正色道:“那是自然!日后,夜影大人但有所命,封天都就算是赴汤蹈火,也必定在所不辞!”

夜影眉头再挑,眼中讥讽之色,若水波流转开来。

封天都,你当真懂了吗?

这一次之后,你实现了你的愿望,我们何尝,不是达成了我们的目的?

不过,既然你非要当条狗,我又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呐?

几番日落日出,迎来的,又是新的时光农家有女全文阅读。

一场雨过后,比之以往,天色,却是更显阴沉几分。

神秀峰顶,弈倾天微微闭目,静静地坐着。

一旁,邀明月看着弈倾天这幅悠然的模样,有些讥讽地说道:“这等时机,你还能这般悠闲,弈倾天,我不得不说,你的定力,真是非同凡响啊!”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弈倾天的沉思。

眼睛还未睁开,弈倾天便是轻笑道:“这等时机?难道,最近又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哼!装的倒是挺像的。”邀明月面上露出鄙夷之色,说道:“最近问剑宗发生的事情,我不相信你不知道!”

最近几天以来,问剑宗接连发生了许多中毒事件,到得今日,已然出现伤亡。

继夜影魔化问剑宗弟子之后,这一次下毒事件,让问剑宗再度陷入恐慌的境地。

风波掀起,时刻关注着问剑宗大大小小事情的弈倾天,怎么会不知道这件事情呐?

弈倾天眼眸睁开,目光落在邀明月身上,淡淡道:“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说到底,关我何事?”

有些心不在焉地说着话,弈倾天心中却是在思考着。

魔族玩的这一手,究竟是为了什么目的。

被弈倾天眼光注视着,邀明月眉头不由微微一皱。

对方眼中,不经意间流露出来地金色光芒,让她浑身上下,都是有些不舒服起来。

该死的弈倾天!

该死的佛气!

哼!这小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修炼的。

才几日不见,他的衍道修为,我居然就是完全看不清了,身上蕴含的佛气,更是浓重了许多。

现在怕是,他走出去,宣称自己是佛门中人,也不会有人怀疑吧!

真是一个妖孽至极的家伙。

心中泛着这般念头,邀明月嘴中却是说道:“若是问剑宗普通弟子中毒,自然不关你的事。但是,若是慕容华的那个宝贝女儿,中毒了,这总该关你的事了吧?”

“嗯?中毒之人,有慕容韵?”

弈倾天的心思,收了回来,眉头微蹙,脸上露出一丝诧异之色。

慕容韵长久待在太虚宫,更是前任掌教慕容华的女儿,按理说,她身边的保护力量,应该是极强的。

这样的她,又怎么会中毒呐?

邀明月有些幸灾乐祸的继续说道:“不单是慕容韵,听说,你的那位仇人,封罗宇,也是在中毒之人的名单之中我的美女俏老婆。”

“这段时间,封天都和慕容华两人,可是急坏了,到处寻访医师帮忙诊治。”

“可惜,结果,却是让人失望之极。”

“哦?这毒,难道无解吗?”听到中毒之人的名单之中,居然有封罗宇,弈倾天脸上的诧异之色,更加浓郁了几分。

身份这般尊贵的两人,居然接连中毒!

这件事,怎么看,都是有些不寻常啊!

“是不是真正无解,现在还不知道。不过,对于眼下的慕容华几人来说,这毒,还真是无解!”

邀明月说着话,面上,逐渐的现出一缕忌惮之色,“魔族的手段,当真是诡异至极,单单只是一个毒王,制造出来的毒素,居然就能这般厉害!”

“还不知道,他们隐藏了多少的实力呐?”

“有法就有解。”弈倾天思索了片刻,接着说道:“这毒,若真是厉害无比,几乎无解,过往岁月之中,怎么不见魔族使用?”

“想来,这般毒素,对于魔族而言,也是珍贵罕见至极的。”

“所以,倒是不用太过担忧,他们会无穷无尽地使用这种毒素。”

顿了顿话音,弈倾天接着说道:“我现在担忧的,是其他的事情。”

封罗宇、慕容韵两人,这般轻易就是中毒了,这也太过不可思议了吧!

“哎,你不是说,这不关你的事吗?怎么,现在开始皱着眉头,想办法了?”

邀明月看了弈倾天一眼,有些鄙夷地笑道。

弈倾天有些懒散地靠在树干上,淡淡道:“看问题嘛!要以发展的眼光来看。”

“这件事,之前,的确不关我的事。不过,现在,却是关我的事了。”

“真是一个重色的家伙,一听到中毒之人,有你那个美人师姐,就赶紧将问题往怀里揽。”邀明月嘴角不屑之色,更加浓郁了几分。

弈倾天眉头微蹙,静静地看了邀明月好一会。

直到邀明月心底发毛,有些支持不住地说了一声“干嘛!”。

弈倾天才缓缓收回目光,继续若无其事地说道,“话可不能这般说。”

慕容韵几人,中了无解之毒,最后,怕是最终还是要找上神无情解毒,这如何不关他的事?

“魔族做事,我不相信,他们只是凭着一时的兴致,在做无用功,特别,是在月清影加入魔族之后。”

“早期的时候,夜影魔化问剑宗弟子,便是为了制造恐慌,逼着我进入诛邪洞。”

“如今,毒王施毒问剑宗,当然,也会有着他们的目的。”

“能有什么目的?”邀明月有些不解地问道。

弈倾天摇摇头:“你问我?我也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