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80章 擦肩而过

第三百八十一章 擦肩而过

“在月清影,还有魔族那几人眼中,问剑宗的这些普通弟子的生与死,根本就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可是,就是这般无意义的事情,他们却是津津有味地在做着,这能说明什么?”

“只能说明,这件事,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般......毫无意义!”

“看似没有意义的事情,实则,却是有着非凡的意义?”邀明月蹙眉看着弈倾天。

弈倾天点点头,接着说道:“魔族,看似正在针对问剑宗普通弟子,也许,实际上他们已经在对问剑宗高层的那几人,下手。”

“只是,我们不知道,他们如何下手而已。”弈倾天有些头疼地捏了捏眉心。

“你还忘了一个人。就是你自己!你可是老早就是处在魔族的黑名单之上,问剑宗之中,他们最想要铲除的人,你可是能名列前茅啊!”

邀明月目光落在弈倾天身上,有些意味深长地说道。

弈倾天挑了挑眉,有些不置可否。

邀明月接着说道:“不知道他们的目的为何,难道,我们只能坐以待毙?”

弈倾天笑了笑:“现在他们还没有现出端倪,静观其变,以静制动,是最好的办法了。”

“静观其变吗?真是好办法啊!”邀明月嗤嗤一笑:“还不就是,坐以待毙吗?”

弈倾天耸耸肩,无所谓的一笑。

虽然,当着邀明月的面,弈倾天说要静观其变。

但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弈倾天却还是积极为涌动的暗潮,做着一些准备。

想要解决一件毫无头绪的事情,最为寻常,或者说,最笨的办法。就是老老实实地从事情源头,一步一步地顺着来,慢慢仔细地推敲下来。

没有什么好法子,弈倾天也只能从下毒事件的开端,研究起来,从毒素的本身,研究起来。

这几天以来。弈倾天在中毒的问剑宗弟子身上,提炼出了一些毒素。

只是。这种毒素,有些特殊,他费了好大劲,都是没能分析出其中的组分。

更是不要说解毒了。

“就连炼虚之术,都是不能分析出其中最基本的元素,看来,这毒果真非同凡响。”

弈倾天手指微微摩挲着一只白玉小瓶,瓶子中,微微荡漾着绿色地波浪。像是碧海生潮一般。

“这般厉害的毒素,都是能拿出来,看来,你们所图非小啊......”

心中想到这里,弈倾天从树下直起身来。

干等着,可不行,还是去诛邪洞。找梵白问一问。

他这位前辈的前辈,见过识广,应该知道这毒素的来历。

心中念头泛着,弈倾天脚下动作,不再迟疑,身影一晃。便是向着山下而去。

就在他刚刚转过峰顶一处弯道,两道熟悉的人影,便是忽然映入弈倾天的眼帘,让得弈倾天眉头不由微微一挑。

弈倾天看到两人的同时,对方也是看到了他。

“弈师弟,我们有事找无情师叔,她在吗?”

慕容韵向着弈倾天施了一礼。随即,礼貌地问道。

在她身旁,封罗宇被她扶着,在看到弈倾天的那一瞬,对方的头颅,便是微微低了下去,看不清面上表情。

见弈倾天目光落在封罗宇身上,慕容韵身体骤然一紧,心脏一缩,刚要开口继续说话。

弈倾天却是已经将目光,从封罗宇身上,转移到慕容韵的脸上,顿了顿,说道:“她在,你们有事,就自己上去吧。”

对方两人,面上透着一股病态的惨绿色,和弈倾天在中毒的问剑宗弟子身上,看到的,一模一样。

他们既然找上神秀峰,想来定然是无计可施了,才会求助于神无情。

不然,以着慕容华那个固执死板的性格,决然是不会求神无情的。

特别是在他们,几乎已经闹翻了之后。

慕容韵抱拳,对着弈倾天谢了谢,随即,便是扶着封罗宇,拐过了弯道,向着峰顶走去。

就在他们两人,和弈倾天错身而过的一刹那,弈倾天的眉头,再度皱了起来,脚步不由自主地就是停了下来。

被慕容韵扶着的封罗宇,身子不由微微一颤,随即,便是被毫无所觉的慕容韵扶着,继续向着峰顶走去。

弈倾天蹙眉回头看了两人的背影一眼,有些疑惑地低语道:“这封罗宇身上的气息,怎么有些诡异啊!”

“生气,源源不绝地散发出来......五脏六腑,却好似,衰竭的非常厉害啊。”

“嗯?经脉被废之后,他修炼了什么诡异的功夫吗?”

“反正,暂时不关我的事,我还是先处理自己的事情吧!”

眉头舒展开来,弈倾天脚步一闪,便是消失不见了。

就在弈倾天身影消失的那一刹那,他却是不知道,封罗宇紧绷的身体,亦是猛然放松下来,一袭长衫,已然被汗水浸透!

在他旁边,慕容韵还以为,对方是在担心毒素能否解开的事情,不由安慰道:“封师兄,你就放心吧!无情师叔,一定能够解开我们身上的毒素的。”

“天都师叔,不是很肯定地说过吗?”

诛邪洞之中,梵白有些讶异地看着手中的白玉小瓶,皱眉道:“这东西,你小子,是从哪里得来的?”

见梵白神色异常,弈倾天也不废话,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这东西,是魔族最近弄出来的。怎么,有什么奇特之处吗?”

“奇特?要是不奇特,你能来找我?”

梵白看了弈倾天一眼,接着说道:“这瓶中所装的东西,可不简单!乃是魔族特有的一种剧毒之物,罕见至极。”

“名为,无常形之毒。毒无常形,瞬息一变!”

“嗯?也就是说,这种毒,千变万化,没有一种固定的形态。所以,自然就是没有一种确定的药方,能够解除这招毒素?”

想起自己分析毒素组成的过程之中一些发现,弈倾天面上微微一变地说道。

梵白点点头,严肃地说道:“的确如此,以往能够恰好解除这毒的药方,到了如今,也许反而会加剧这毒素的威力!”

“这种毒,难缠至极,历来就是极其难解之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