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91章 往事不堪回首(二)

第391章 往事不堪回首(二)

“你舍弃不了,你的伪君子包袱!甚至,你都不敢,随意地去神秀峰!不敢和神无情来往过密!”

“所以,你才在我身上,不停的下毒,一次,又一次!”

“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冠冕堂皇地去神秀峰,你才有借着替儿子求医的由头,去接触神无情的机会,对不对?!我的父亲大人!”

封罗宇猛然爆喝一声,暴怒的声音之中,无法排解的怨恨之意,像是水波一般,一波一波荡出。

轰击在封天都身上,让得封天都,身子颤抖地更加厉害了。

多少年的不堪往事,就是这样被揭穿开来,而且,还是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揭穿开来!

他心中的羞辱,让他自杀的心思,都是有了。

封罗宇却是没有放过他,平复了一下心绪,冷冷一笑,接着说道:“你以为,自己只要和神无情接触久了,就会日久生情,神无情自然而然地会爱上你,对吧?”

“你一直就是这样认为的,对不对?”

“可是,随着时间的过去,你发现,神无情非但没有爱上你。反而,戏剧性的是,作为你接近神无情棋子的我,你的儿子,我封罗宇,却是和你一样,爱上了这个无情神女!”

“这个发现,想来,就是几年前,我身上的异常,突然消失的原因!因为,你不再在我身上施毒,因为,你不想我和神无情过多接触。”

“做完这一切,你以为,事情,可以按照你的预料,向着你安排的道路继续前进。”

“可是,世事难料,就在这个时候,弈倾天这个大大的变数,又是出现了。”

“他不仅是叶无名唯一的弟子,更是被少女时代的神无情,照顾了整整五年的孩子,他们之间没有什么复杂的其他感情,却是有着亲情!”

“再加上,他们两人,都是无父无母之人,天生就是有着一种同病相怜的亲近感!”

“所以,弈倾天崛起之后,你心中的不安感觉,又是起来了。任何一个和神无情接触过密的人,你都想铲除!”

“可是,要你对弈倾天直接下手,或者,你派人对付弈倾天。这种,将自己的秘密,暴露在别人眼皮子底下的事情,你不会做!”

“所以,你又是想到了我!借我的手,除掉弈倾天这根眼中刺!”

“整个问剑宗,大半人,都是知道,我暗恋神无情。所以,弈倾天就算是死在我手里的,别人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奇怪,他们只会以为这是我争风吃醋,冲动之下杀人了。”

“可是,他们却是不知道,一年前,引导我,对付弈倾天的,却是你这个伪君子的峰座大人!”

“原本,你料想,我定然能够一击而中,顺利斩杀弈倾天,而事后,即便事情曝光,承担叶无名怒火的,也只会是我这颗棋子。”

“而这,也是你希望的,对不对?一石二鸟,一下子,除掉我和弈倾天两个人,可不就是当时你心中所想的吗?”

“可是,你再一次地低估了弈倾天!天荒山脉追杀一战,霍青和焦天龙两个废物,非但,没能斩杀弈倾天,反而,让弈倾天,实力大增的回到宗门。”

“弈倾天,更是在我一掌之下,活了下来。”

“这一次,你再一次的失望了。”

“之后,我数次针对弈倾天的行动,虽说,也有着我的意愿在其中,但是,更多的,却是你无意间,点点滴滴地引导着。”

“我就是这样,一直被你当成傻子一般,不断地被弈倾天挫败着!”

“更加可笑的是,你这个幕后黑手,也像是一个傻子一般,不断地去对付弈倾天。到头来,却是猛然发现,你在不断对付弈倾天,却是间接地一直在促进弈倾天的成长!”

“你说,你可不可笑?!”

可笑吗?封天都,你的确可笑啊!!

早知有今日下场,当初,我就该狠下心,果断一点,直接斩杀了封罗宇和弈倾天两个小崽子!

悔不当初啊!!

听着封罗宇一口气,将昔日自己所做的一些不堪往事,如数家珍地一股脑倒出来。

封天都心中懊丧的情绪,瞬时,就是充斥、堵塞在心间。

封罗宇却是没有心思,管封天都心中所想。

他赤红的目光,钉在封天都身上。

就像是钉在封天都四肢上的黑钉一般,无形之中,却是给封天都带来一种刺痛感觉。

深入骨髓!

“封天都,自小,我便是把你当做,我最为尊敬、最为崇拜、最为亲切的存在!没有了母亲,你更是得到了我双份的尊敬!”

“可是,我这般的付出,换来的是什么呐?”

“是无情的背叛?!”

“为了实现你的目的,你将我当成,可以随意摆布的玩具!随手可以丢弃的垃圾!”

“我的父亲大人,我很想问问你,你,怎么能够忍心?怎么会这般狠心?”

封罗宇有些发狂地质问着。封天都却是猛然一挑头,同样大吼道:“你是我儿子,我辛辛苦苦养育你二十几年,难道,让你替我做一些事情,不应该吗?!”

“师傅有事弟子服其劳!为父,不仅是将你一手拉扯大的父亲,更是带你走上武道之路的授业恩师,你替我完成一些心愿,不应该吗?”

封天都面上的恼羞之色,已然消失的一干二净。只剩下,无尽的狰狞丑态。

让人作呕!

“哈哈我应该心甘情愿、老老实实地当你的棋子?”

“封天都,你可真是一个好父亲啊!”

封罗宇冷嘲热讽了一句,随即猛然吼道:“我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一刀斩了你,一刀碎了你这个无耻小人!”

“一刀斩了我?封罗宇!你有胆量,就来呀!来杀了我呀!!”封天都四肢挣扎起来,身陷骨肉之中的黑钉,拉扯着血肉。

顿时,无尽的血水,涌了出来。刺激着封罗宇眼中红光,乍然一亮!

“杀你?杀你?!你当我,不敢杀你吗?!封天都!”

一剑横出,封罗宇手中剑锋一转,直直压迫在封天都脖颈之上。

只要轻轻一划,就能割下对方的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