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92章 小草与小白

第三百九十三章 小草与小白

死亡的气息,好似,已经扑面而来。

封天都面上,却是流露出不屑嗤笑之意,挑衅地说道:“怎么不敢杀我吗你,只会,做做样子吗”

“有本事,你就像弈倾天一剑斩碎夜影一样,一剑斩了我啊你敢吗”

“封天都,你找死”封天都讥讽的话音传出,有意的对比,听在封罗宇耳中,那回荡着的“弈倾天”三字,便是显得格外刺耳。

眼中好似浮现出,那道白衣黑发的少年身影,封罗宇眼中红光,暴涨。

单手一挥,一道剑芒,横斩而出。

“嗤啦”

剑锋,割裂皮肉,随之,切割在骨头上,带出刺耳的声音。

血色......喷出

“你、你......”

封天都低头看了看,双眼,有些不可置信地瞪着封罗宇。

“呼哧......”

手中长剑,血色流淌。封罗宇粗重的喘息声,响起。目光却是带着一丝嘲笑的意味,落在了封天都身上。

“怎么我没杀你,你是不是很失望啊”

封罗宇手中长剑,再度一挥,剑尖点落在封天都的断臂之处,狠狠地搅了搅

“你话语中,一直在激我。想要的,无非就是,让我一剑斩了你,给你一个痛快”

“你自认为了解我,认为我受不了你的刺激,特别是在你拿出弈倾天和我比较之后。”

“可是,让你失望了,我已经不再是你掌控之中的封罗宇。我也会成长的成长到你不认识的程度”

伤口处,剑锋划过血肉,划过筋脉,划过森森白骨......封天都却是感受不到疼痛,心中只有无尽的寒意

“你想痛快地死,我非不成全你就算死,我也要让你。受尽无尽折磨之后,才死”

封罗宇眼中射出暴虐之色,剑锋一转,落在了封天都另一条胳膊之上。

“过去的事,讲出来,心情的确舒爽多了。现在,我们来谈谈正事。”

“问剑宗护山大阵。一共有五处阵基,分别落在一宫四峰。告诉我。由天都峰守护的阵基,在何处”

封罗宇独臂微微用力,剑尖缓缓陷入封天都血肉中。

封天都却是已然感受不到疼痛了,只是震惊地看着封罗宇,“你、你,和魔族合作了”

封罗宇嗤笑一声:“你为了得到神无情,能够和魔族合作。我为了自己的目的,为什么,就不能和魔族合作”

封罗宇眼角直直抽搐着。有些恍然大悟地自语道:“难怪,经脉被废的你,现在,居然还能重新修炼,原来,是魔族,帮你修复经脉的。”

“而代价。就是破坏问剑宗的护山大阵,放魔族入侵”

封罗宇微微嗤笑一声,没有反驳。

魔族那位少主,可是没有帮他修复经脉,只是给了他一门功法而已,一门邪恶的功法而已......

封天都却是理所当然地。将封罗宇的沉默,视作了默认。

“我告诉你阵基所在,你能放了我吗”

“放了你你在讲笑话吗”封罗宇面上现出不耐之色。

距离五月初五,可是只有大半月时间了

太虚宫那处阵基,有慕容韵在,他倒是不用担心。

可是,天都峰这处的阵基。他还一点头绪都没有。他怎么等得了

违背和那位少主大人的约定,后果会如何......他可不敢去想

也不敢去尝试

“你不放过我,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封天都眼中露出一抹光亮,那是向往生存的光明......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只因为,你现在落在了我的手上”

封罗宇眼中寒光不停的闪动着,脑海中,不停地回想起过往的一些片段。

“之前,你将我当做木偶一般,肆意地抽取我体内的封印之力。今天,我也要让你尝尝,这种抽髓刮骨的疼痛”

“我有时间,和你,慢慢玩下去......”

话音甫一落下,在封天都有些惊骇的目光中,封罗宇单掌缓缓探出,随之......

“嗤啦”

手掌,若刀锋,直直刺入封天都的胸口。

血水,却是,点滴没有流出。

只有,渐渐升起的血色光芒,像是雾气一般,缓缓地将两人笼罩住。

凄厉惨叫,随之,不休

斩了魔宫一剑,之后,更是一剑屠了皓月城的草菅胜谷,只是乍然一现,便消声觅迹,再也没有露面。

看不到,可并不代表,就不存在。

就像黑夜中,择人而噬的野兽。

你看不到他们,生死危机,却是切切实实地存在着,从来没有消失过......

在问剑宗不远处的一座小山头,葱葱郁郁的林木遮掩下,一片盎然生机,悄悄绽放着。

就是这样一处普通释放着春色的所在,怕是很少有人能够想到这里,这里,会生活着一个绝世的大杀神吧

很少有人,却不是没有人......

像是漂浮在碧波之上一般,躺在树冠之上的草菅胜谷,面色平静不动,眼眸却是微微睁开了。

“话说,你这样躲着我,好吗小草”

话音落,天地骤然一寒。

四季,瞬时逆转了一般。

一道飘然的身影,带着与生俱来的彻骨寒意,悠然降临。

冷傲无双

“杀戮,乃是人的劣根性,也是天性”

草菅胜谷缓缓直起身子,目光看向来人,“我不是躲着你,我只是担心,自己再多看你那座冰山一眼,下一瞬,小缥缈峰,便是不存于世了。”

“到时候,你要是哭着闹着要我帮你重建,那可是会憋屈死我的。再说,你的弟子都在那里,我要是一剑斩了他们......”

“小白,你、你还不得和我拼命”

五尺长剑负在草菅胜谷的腰上,春色盎然,全然看不出,往日无尽杀戮的痕迹。慕白却是微微挑了挑眉。

不言不语地看了草菅胜谷好一会儿,她才开口道:“你口中说着痛恨雪峰,到头来,还不是要依靠雪峰,给你提供情报。”

“这可不符合,你睚眦必报的性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