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96章 不死之身

第396章 不死之身

弈倾天话音很淡,却是带着一股子的咄咄逼人意味。

梵白刚正的面容上,眉梢一挑:“俗话说,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解毒越是到最后,我的精神力负担越是沉重,有一些波动,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弈倾天没有接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梵白的眼睛。

好大一会儿,他才说道:“你现在的样子,可不像是一副精神力损耗过多的模样。”

越是加以掩饰,越是存在问题,越是证实了弈倾天的猜测。

弈倾天目光不移。梵白沉默了半响,才有些答非所问地说道:“你还记得,我和你提起过的草木经吗?”

“当然记得。”弈倾天面色一动,说道:“草木经,和你提起过的墨香木、寒冰纯水以及鱼龙内丹,都是能够帮助我炼化古佛心的奇珍异宝。”

梵白点点头,接着说道:“除了这些,我还说过,因为某种原因,草木经在天痕大陆,已经消声觅迹很久了,你还记得吗?”

弈倾天眉头微皱,说道:“你说过,草木经乃是刻画在一柄名为青玄的神剑上的无上功法,只是,青玄神剑消失了,所以,它上面承载的草木经经文,自然也是随之消失了。”

“我现在要告诉你,青玄,并没有无端消失,而是被当时的几位大能,合力用来镇压一个恐怖的特殊存在。”

梵白眼睛微微眯起,眼中闪过一丝凝重之色。

剑不出世,魔才能不出世啊!

“你说这么多,重新提起草木经和青玄,这和神无情,又有什么关系?”

弈倾天心绪微微波动起来,有些不好的感觉,泛起。

梵白却是仍旧淡淡地说道:“你和神无情相处这么久,你知道她的体质很特殊吗?”

“她的体质特殊不特殊,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修炼出来的元气有些特殊,好像天生的带着无尽的生气。”

弈倾天想了想,接着说道:“怎么?这种特殊的元气,难道不是因为特殊的功法导致的,而是因为神无情有着特殊的体质?”

“特殊的功法吗?你这么说,也并非没有道理。”梵白点点头。

随即,他又是接着说道:“人的体质,除了先天因素,自然蜕变之外。还有一些特殊的方式,能够强行扭转改变。”

“其中,修炼特殊的功法,便是改变体质的一种方式!”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神无情因为修炼了某种特殊的功法,所以,具备了某种特殊的体质。而这、而这,和你说说的草木经,又有关系吗?”

弈倾天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梵白点点头,看着弈倾天,缓缓说道:“神无情的体质,乃是世上独一无二的草木之体······”

“而能够拥有草木之体的方法,只有一种!”

“那就是,修炼草木经!完整的草木经!”

“这种体质,乃是最为奇特的一种存在。其他体质,同一时间,或许可以出现两个、三个,甚至无数个。”

“但是,草木之体的存在,只能有一个。乃是真正的······天下无双!”

“她就算修炼了这种功法,就算拥有了这种天下无双的体质,那又如何?”弈倾天有些不解地问道兼职灵傀师。

梵白有些感叹地说道:“因为天下无双,所以,当第二个人,想要拥有草木之体的时候,他能够选择的唯一办法,就是击杀那个无双的草木之体!”

“在前一任草木之体死亡的那一刻,对方体内烙印的草木经,才会散落虚空。”

“能够感悟之人,便会成为下一任的草木之体!”

弈倾天面色有些发白,低声自语了几句:“所以说、所以说,这是一种不能共存的特殊体质,若是有人贪图草木之体,就必须杀了······”

梵白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历来的草木之体,有许多,在没成长起来之前,便是被人直接斩杀了,能够成长起来,最终成为一方霸主的草木之体,少之又少。”

“而自从青玄消失大陆之后,草木之体,更是再也没有降临寰宇了。没想到这一次,反倒是被我撞见了。”

弈倾天定了定神。

魔族的目标,很有可能就是神无情,若是贪图神无情的草木之体,那直接派人强势斩杀神无情,不就得了?

何必要等到五月初五,这么麻烦!

这其中,定然还有其他的缘由!

弈倾天还没问出口。梵白好似知道弈倾天心中所想一般,率先解释道:“神无情这个草木之体,和以往的草木之体,有着一个很大的不同。”

“以往的草木之体,都是参悟修炼了青玄之上的草木经。接着,他们或者炼化,或者不炼化青玄。”

“无论哪种选择,说到底,他们和青玄,还是分开来的。”

“可是,神无情的情况,却是截然不同······”

说到这里,梵白眼底的凝重之色,猛然浓郁了许多。

“神无情也没有炼化青玄神剑,因为,青玄神剑就是她的心脏!”

“青玄,是她的心脏?!”弈倾天眼中震撼之色,弥漫开来。整个人都是有些晕晕的。

一柄剑,怎么就成了神无情的心脏?!

“因为神无情和青玄神剑已经融为一体了,所以,她间接地等于拥有了不死之身。”

“青玄不灭,她就不死!”

“而这,也是魔族必须要等到五月初五,才动手的原因。”

“因为,只有借助死亡之月的力量,他们才能磨灭青玄的剑灵,彻底斩杀了神无情!”

梵白将弈倾天可能有的疑惑,一下子便是全部解开了。

弈倾天指尖按在眉头上,微微闭目。他需要安静一会。

半响,他才睁开眼睛,指了指神无情,说道:“你不是说过,青玄被用来镇压某个恐怖存在吗?那、那,它又是如何出来,成了神无情的心脏呐?这、这······”

“因为青玄已经现世,所以,我很想说,天痕大陆久远之前的一个魔头,已经被释放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