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397章 寒河

第397章 寒河

“魔、魔头,那个被镇压的存在,是魔族之人?”

“算是吧!不过,准确的,应该说是天魔一族之人!”而且,还是天魔一族的······魔神!!

天魔?他们、他们,不是已经被赶尽杀绝了吗?

弈倾天脑子有些晕乎了:“好、好,我们来梳理一下

“也就是说,青玄在很久以前,被用来镇压一个天魔,可是,因为人族大能的某些疏忽,或者其他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原因。”

“总之,青玄不知怎么的,就成了神无情的心脏,而那个天魔,也是很可能,已经被释放出来了。”

“而现在呐?魔族开始针对神无情,不知道到底是为了草木之体,还是青玄,是不是这样?”

“嗯,大概的,便是如此。”梵白点点头。

“你觉得,那个天魔,被释放出来之后,会不会回到魔族?”弈倾天试探地问道。

“魔族可以说,乃是血脉不纯粹的天魔。若是那个天魔被释放出来了,自然会回到魔族。”

“好天变腾蛇。那个天魔回到魔族之后,得知青玄神剑的下落,一定会千方百计地摧毁或者炼化它,对不对?”

“当然,难道,对方会留着这样一件能够克制自己功体的存在?等着自己被再度镇压?”

“所以,我们现在几乎可以确定,魔族的目的,就是为了夺取神无情体内的青玄,对不对?”

“应该是吧!十有八九就是了!”

“他们,势在必得?”

“生死存亡之刻,岂能不拼命?”

“怎么?知道魔族的决心,你胆怯了?”梵白挑眉一笑。

弈倾天抬了抬眼皮,有些苦涩地一笑:“若是胆怯,能够击退魔族,消灭对方的决心

。我胆怯一回,又能如何?”

只是,这终究是不能的。

胆怯,只会招来敌人更加猛烈的攻击,只会让敌人更加的快意······

直面敌人,才能,战胜敌人!

退,无生之路!

那就只有,杀,拼出一条血路,拼出一条活路!

“看来,我的动作,不能慢了。那边的动作,也要加快一些了······”

在西剑域、中妖界以及南世家,这三大域界的交界所在,有一处奇异的所在。

在那里,四季如冬,凛冽的寒风,若刀子一般,终年不休地割裂着天地。

不要说普通人,就算是一些修为臻至真灵巅峰的人物,若是没有一些特殊手段,或者事先做好防御准备,也是不敢大意的闯入这片地界,闯入这片死亡的地界······

这里的寒风霜刃,能,杀人!杀修者!!

而造成此地这般奇异现象的,便是因为,此地,有着一条河。

一条名为寒河的河!

寒河之名,不知道是谁率先叫出来的,因为这是很久远之前的事情了。

而寒河没有名字的时候,更是很久远久远之前了······

这条诡异出现的河流,没有人知道,它起于何时。

也没有人知道,它起于何处。

它就是这般一直静静的流淌着,好似亘古之前,便是这般不舍昼夜地流逝着,流过了无数的岁月······

知道寒河存在的人,很少

而这些很少的人,又都是不知道寒河的源头之地。

他们不知道。此刻,身处寒河旁的花弄影,却是知道。

她切切实实地知道,这条河流的起源之地,就是北渚皇朝地的圣地,南塘溪!

古时,北渚皇朝曾经爆发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这场大战翻江倒海、覆了天地。

战斗的余波,更是轰入地底,震碎了圣地南塘溪的水脉玄天魂尊最新章节。

战后,在地底产生了一条巨大的裂缝,顺着南塘溪,直直穿过中妖界。

终点,便是落在了中妖界、西剑域以及南世家这三大域界的交界之处。

而南塘溪被震碎的水脉,更是形成了一条分支,顺着地下的裂缝沟壑,一直流到三大域界的交界之处。

日积月累!

最后,喷薄而出,便是形成了今日的寒河。

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看着眼前缓缓流淌的河流,花弄影眸子中弥漫出一层薄雾,看不清表情。

良久,她才收回心神,轻声呢喃道:“这里,应该有寒冰纯水的存在吧?”

寒冰纯水,只有北渚皇朝才有。

更加准确的说,寒冰纯水,只存在于北渚皇朝的圣地,南塘溪!

它,乃是圣地南塘溪的圣水!

寒河既然起源于南塘溪,又是经过千年、万年之久的积累,能够凝结出寒冰纯水的几率,还是很大的。

这也是,花弄影会来此的原因。

湖面上

薄薄的白雾,均匀地弥漫着,看起来,有种唯美的感觉。

身临其境的人,却是丝毫感受不到凉爽、湿润的气息。

只有,无尽的彻骨寒意!

只是飞行了一小会儿,花弄影眉头便是微微蹙起。

这里的寒气,比之她预料的,还是要强上许多。

“以我现在的魔功,怕还是有些不够啊······”

心中低语一声,花弄影脚尖轻点水面,脚下瞬流剑气化出。

整个人的速度,不减反增,居然再度暴涨了几分。风驰电掣一般,破开迷雾,向着河面的中心之地,疾驰而去。

幽深的魔气卷着花弄影,像是尖细的黑色孤舟一般,顺着寒气的流动方向,毫不迟疑地前行着。

层层迷雾,像是被风破开的巨浪一般,泛起白色的裂缝。

裂缝中,寒风霜刃,不停的飚射而出,切割着花弄影的魔气护罩,发出铿锵的金铁交击声。

带出亮丽的火花,随即,便是被冰冷的雾气湮灭。

越是往前飞行,寒气越是浓重,霜刃的威力,也是越强。

就在,花弄影身体周围的魔气护罩,紊乱着,要破裂开来的时候。

天地,倏地乍然一寒。

花弄影脚步,再度向前踏上一步。

四周的景色,便是倏忽一变。豁然开朗起来,像是来到另外一个世界一般。

漫天的雾气已然收起,包裹着这方世界,形成一个清澈的天地。

水天一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