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06章 后知后觉

第406章 后知后觉

“再加上、再加上,魔宫周围,不知道被谁,布下了一个奇怪的大阵。[ 魔族之人身处其中,魔功都是不断被削弱着。反观正道人士,法阵对他们却是无碍。”

“此消彼长,我们魔族的局势,着实有些不妙啊!”

说到最后,夜影的眼中,流露出浓重的担忧之色,以及不甘之色······

只要再等几天!

就几天!!

那时候,就算有鬼夜叉相助正道人士!

就算有这奇异法阵!

又能,算得了什么?

在魔体解封的蝶大人面前,又能算得了什么?!

夜影心中愤怒、不甘。月清影眼波却是渐渐地晃动了下来。

她琢磨着夜影的话。

鬼夜叉会帮助弈倾天,这一点,她早就是有所预料。

罗刹鬼宫既然堵死了,和魔族合作的机会英雄联盟之美女军团最新章节。

那么,为了助梵白脱困。自然,会将所有的砝码,加在弈倾天一人身上。

要不是,因为峰、峦、宫、阙四大主宰势力,以及魔族相互牵制。一人稍动,就可能让局势更加混乱。

说不得,鬼罗刹亲自降临问剑宗,都不是什么稀奇事。

让月清影有些始料不及的是,魔宫周围的这法阵······

“又是简化版的五灵噬元阵吗?好、好!真是好得很啊!!”

体内魔气翻腾着,月清影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屡屡挫败我大计,弈倾天!你真是该死啊!!”

弈、倾、天?!

那个、那个,已经要死了家伙?

这个名字,一说出口。

在场的三人,心绪猛然都是动荡不定起来。

一直一言不发的六翼蝠王,眼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色,“弈倾天?就是那个,破坏了南书城的血祭,毁了大半地坟之心的家伙?”

月清影、夜影,都是沉默不语。六翼蝠王却是已经得到自己的答案了。

沉默,有时候,便是默认。

想起南书城的那一战,六翼蝠王眼中忌惮之色,夹杂着浓重的杀意,便是不可抑制地升起。

弈倾天体内那股怪异的力量。还有,弈倾天为了将他从身体里驱逐,那种对自己的狠辣手段。都是宛若眼前刚刚发生的一般。

历历在目!

让人心惊!

他,至今,还没能恢复到人皇之境。归根结底,可不就是拜弈倾天所赐吗?

一旁的夜影,面色愣了愣,随即,有些不可置信地说道:“蝶大人,你的意思是、是说,魔宫周围的这法阵,是弈倾天、弈倾天布下的?”

这、这怎么可能?!

这般奥妙非常的法阵,弈倾天怎么可能掌握?!

他,又是从何学来的?!

他,又是怎么在魔族周围、在魔族眼皮子底下,布下这法阵的?!

这、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啊!!

一连串的疑问,接踵而来。让夜影脑袋都是有些发晕了。

月清影眼睛微微眯起。

夜影的最后一个疑问,也是她的疑问。

至于前两个疑问?她带着一丝回忆,说道:“魔宫外的法阵,名唤五灵噬元阵,乃是天痕不世剑客天诛的一门手段。”

“这法阵,若是由他亲自施展开来,足以,让皇者三境的修者,魂飞魄散!当然······”

“现在,魔宫所处的法阵,只是五灵噬元阵的简易版本。”

“威力,却已经能够影响,人皇之境的修者功体了。”

“之前,我借助慕白这把刀,想要斩除弈倾天重生之最强剑神全文阅读。之后,慕白却是无功而返。”

“便是因为,弈倾天早早就是预料到,我会对付他。他事先便是设下五灵噬元阵,再加上修为不弱于慕白的鬼夜叉,这才将手持雪絮的慕白,给击退了。”

“至于这法阵,弈倾天是从何处学来的,我倒是一点都不奇怪。”

“毕竟,在他身边,可是待着一个古老的前辈的前辈。”

“我奇怪的是,弈倾天自己已经身受重伤,他又是如何,在魔族周围,神不知鬼不觉地布下法阵呐?”

月清影眼中迷惑之色,弥漫开来。

这一点,她可是着实想不通。

就算弈倾天毫发无伤,他也不可能,在魔族的眼皮子底下,布阵吧?

“会不会,弈倾天,已经混入我们魔宫了?毕竟,他曾经被我魔化过,魔功,他也能施展出来!”

夜影推测道。月清影眼中光华一闪:“不可能!人皇之境以下的低级魔蝠,都是不能维持住人形。弈倾天的修为,最高也只是处在真灵之境。”

“他若是以着人形的姿态,混入魔族,岂有不被发现的道理?”

“所以,布阵之人,不可能是他!只能是、只能是······外来之人!”

“而这段时间,外来之人,只有一开始被擒拿的冷孤寒,以及和我们合作的悟红尘······”

“悟红尘?!”

“是他?!”月清影猛然站起身来,无比森冷地说道:“悟红尘!是他!一定是他!!”

冷孤寒被囚禁的魔宫囚牢内,自身难保,根本就是不可能动手脚。

而作为魔族合作伙伴的悟红尘,在魔宫的绝大部分所在,都是畅通无阻,享有绝对自由的。

能够布阵的人,只有他!!

也,只会是他!!

夜影心底也是猛然一震,“可是、可是,悟红尘应该不会这五灵噬元阵吧?”

月清影来回走动了几步,冷哼一声道:“身为外人的弈倾天,都是能够得到梵白的教授。”

“同为佛门中人,而且,又是和梵白有着相同佛体的悟红尘,学到梵白的几分本事,又有何奇怪之处?”

夜影有些无话可说了。当真,是悟红尘吗?

月清影却是接着说了下去:“尸祝,还没回来吗?”

从他出发,执行斩杀悟红尘的任务。时间过去的,可是不短了······

“还、还没呐!怎么、怎么,蝶大人怀疑他出事了?”

夜影浑身猛然打了一个激灵。她猛然发现,时间,好像真得过了很长了。

“我心里,总是有些不安的感觉,不去看看,总是有些不踏实。你和蝠王两个人,立马动身,给我去找寻尸祝!”

月清影脚步定了下来,寒着声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