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07章 圣莲灭罪!

第407章 圣莲灭罪

六翼蝠王有些支支吾吾道:“蝶大人,这、这就不必了吧!尸祝,好歹也是一个人皇强者。”

“那个悟红尘,我也见过。衍道修为,只是处在真灵之境,他能奈何的了尸祝?”

“奈何不了吗?”月清影冰冷的目光,落在六翼蝠王身上。

她有些愤怒地讥讽道:“那么,当初,只是初入真罡之境的弈倾天,又是怎么,斩了你的地坟之心?!”

“又是怎么,从你们魔蝠一族,十四位高手手中脱逃的?!”

修为,并不是,决定一场战斗胜负的唯一要素!

兵器、丹药、手段,乃至智慧的比拼,在生死交战中,都是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甚至,能够,逆转局势!

六翼蝠王眼角抽了抽,没敢再说话了。

夜影小心翼翼地说道:“可是,暗夜君王交代,让我们保护蝶大人,我们若是离去······”

“保护我?真到了生死之战,你们也只能替我当炮灰而已!”月清影眼中蔑视之意,毫不掩饰。

她,岂会需要被人保护?

见夜影还要说话。月清影有些不耐烦地摆摆手:“你们两立刻去找尸祝,若是出现意外,就协助尸祝,立刻斩杀悟红尘。”

“我也要去囚牢,带出冷孤寒!有他在手,总会让问剑宗有些投鼠忌器的!”

“你们斩杀了悟红尘之后,便来囚牢,和我汇合。”

交代完这一切,月清影转身,便是没入黑色之中。

眨眼间,就是不见了身影。

夜影和六翼蝠王对视了一眼,无奈一叹。循着另外一个方向,追寻而去。

死神降临!

黑色世界,被一片温暖的金色,充斥着。

清圣的佛光,洋洋洒洒,就像是星光碎成点点,自星空中飘然落下一般。

眨眼的时间,便是铺满了一地璀璨。

在弈倾天脚下,盛开朵朵金色莲花。一朵、一朵,又一朵的蔓延开来······

随着,一步、一步,又一步的轻缓脚步声······

尸祝浑身颤抖着。

黑色的骷髅身子上,点点白斑,像是被高温熔化的白色塑料一般,顺着黑色的骨架,缓缓地流淌了下来。

远远看去,就像是,一连串的冷汗,唰唰的瀑布流着。

“这、这,这不是烂柯寺可能有的佛门衍术!这、这,到底是什么衍术?!”

尸祝感觉,自己整个骨架,都是颤抖着要崩碎、要烂成泥了一般。

他的心中,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惊惧之意。

他有太多不能明白的事情!

一个小小的真灵修者,就算有所机缘,修习到高层次的佛门衍术,那又如何?

那能如何?!

没有相应的规则感悟,一切,还不是空谈?

一切,还不就是一个好看的花瓶?

他不解。

他也不知道。对普通人来说,可能皆是如此。

不适合弈倾天!

因为,弈倾天自一开始修炼的时候。他修习的功法,对整个天痕大陆而言,都是最为顶尖的存在。

更是有着绝世无双的玄术!

这一切,造就了他的规则感悟,远远超出他的修为许多。

皇者三境级别的衍术,入道四境的人修习,也许只能掌握一点皮毛。

他却是能够透彻根本,随心所欲的使用,爆出最强的力量!

这,便是他的优势所在。

这,便是他战力超乎同级别修者的原因所在。

而这,也正是尸祝,不知道的所在。

因为不知道,所以恐惧!

“你很想知道,这是什么衍术吗?”

温暖的金芒笼罩下的弈倾天,清秀的面容,此刻看起来,显得有些慈悲。

他踏响的步子,听在尸祝耳中,却是宛若死神的低声吟唱。

“这是,佛门度化众生的灭罪之招。名唤,七步莲花落······圣莲灭罪!”

灭罪之招?

尸祝心中猛然一震。

“而你很有幸,将成为此招之下,我磨灭的第一个存在。”

“难波万的存在,总是有着特殊待遇的,不是吗?”

话音刚刚落地,弈倾天脚下已经踏出了第五步。

在他足下,以及身后,五朵璀璨的金色莲花,庄严肃穆地盛开着。

往生咒,唱响!

难波万?尸祝有些疑惑,这是什么意思?

骤然一亮的金芒,瞬息间,便是成为了他的整个世界。

他眼中所见,全部是温暖的金色光华。好像,被整个太阳包围住了一般。

光明、灼热!

光华中,一道人影,急速闪现,与他错身而过。

只是一击,然后错身,随之,便是······再入轮回!

光华渐渐的黯淡了下去,露出两人的身影。

弈倾天背对着尸祝,脚步迈出。人已死,他也就没必要,继续留下来了。

“好一个、真是好一个灭罪之招······还有、还有,你不是悟红尘!你绝对不是悟红尘!!”

“你、你到底是谁?!”

弈倾天身后。尸祝没有回身,甚至,就连头都是没有向后转。

因为,他所有残存的生命力,只够他用来问出他的疑问了。

“我的确不是悟红尘,我到底是谁,我之前不就是已经说过了吗?”

“只是,你没有理解。”

“或者,你理解了,但是不敢相信而已。”

这一句话落下,弈倾天便是没有再说话。

尸祝眼中微微一愣之后,随即,便是闪过恍然之色。

“再说,弈倾天······就是我,我又怎么会傻到,对付弈倾天呐?”

这是对方说过的话!

这个所谓的悟红尘,早就是已经交代了他的身份,不是吗?

弈倾天不知道尸祝最后的一瞬间,明白了什么。

因为,在尸祝说完这一句话的那一刹那,他的整个身体,便是砰地一声,碎裂崩解开来,散落成了一地的黑沙。

在微微闪耀的金芒之中,逐渐地化为了虚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