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14章 熟悉的气息,不熟悉的人(二)

第414章 熟悉的气息,不熟悉的人(二)

淡淡的话音,落地之后,溅起地,却是无尽璀璨的青芒!

天际。

青芒落下。

剑风忽起。

囚牢顿生。

虚无一剑起,便是画地为牢!

剑芒交错着,化出一个巨大的囚笼,将月清影笼罩住。

她的那未落下的一步,却是再也落不下了。

通道被封!

“该死啊!你居然苏醒了!?”

月清影眼中寒光闪烁,手中的太阴魔镜,好似感应到宿敌一般,开始不安地上下跳动着。

“这还要多多感谢你。”

虚无中,人影不现。

缥缈之音,却是淡淡地响起。

谢我?月清影心中念头,只是一转,便是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克制你的无常形之毒,非但没有伤你,反而帮了你吗?

不对!也不能说帮了你

有得,就有失嘛!

心中这般想着,月清影嘴角忽的诡异一笑:“明了了自己的身份,你现在,是不是很自责、懊恼、悔恨”

“还有不堪!”月清影看了弈倾天一眼,戏虐笑道。

月清影话音落下,虚空,沉默了良久。

随即,声音再度响起,带着坚定的意味。

“当初,它放了你。那么,你就是它的责任了!”

放下的责任,再一肩挑起便是了。

我又何必懊恼!

“哟!你能奈何的了我吗?”月清影冷笑一声,挥手碎掉手中的白骨。

暗夜君王的力量,再加上整个魔族血祭之力,以及死去的四大宗门之人。月清影此刻的力量,丝毫不弱于在场的所有人了。

这股力量,足以让她抗衡众人,却是不能帮助她脱困。

如今,她的宿敌,再度出现。虚空之道,又是被对方封住。

她既然很难脱出升天,那就痛痛快快一战。

拉着对方,同入无间!

心中念头定下,月清影脚步在虚空一踏,左掌一旋,太阴魔镜顿时呼啦啦的旋转起来,魔气滔天!

“天魔之斩破风雷!”

死亡之气,骤然升起,白色气流摩擦着,在太阴魔镜之上,生出白炽的阴雷,轰然直直向上劈落。

平地惊雷!

虚空震动!

“玄破幻灭!”

天际虚无,来人轻喝一声,一道无匹的青色剑芒,缓缓闪现而出。

剑芒中,盎然生机溢出。

剑锋,却是带着破灭现实与虚幻的锋芒,直刺而下!

生死交锋,只在一瞬!

一息之间

风雷破!

剑锋裂!

虚空破灭!

无匹雄浑的力量炸开,白芒、青芒闪烁之间,死气、生机交织着,荡漾开来,席卷天地!

轰隆!轰隆!

紊乱的能量波动中,天际,一道青色光影,剑风逼人,呼啸而下。

地下,白色人影,魔气滔天,爆冲而上!

瞬时,金铁交击之声,便是密密麻麻地响起。

青芒缭绕间,一柄纤细自然的青色长剑,轰然斩落!

剑锋轰击在太阴魔镜之上,天生的宿敌感应,两大神器,皆是爆出惊天的波动!

剑芒吞吐、魔气荡漾之间,神兵交锋之威,轰然一震!

便是将来人和月清影,都是震得兵器脱手,倒卷着推开!

“好机会!”

眼见这一幕,鬼夜叉心神从战斗之中收回,手掌一合一开,绿色鬼火,再度升起。

融合着黑色骷髅头,鬼哭狼嚎而出,轰然向着跌落而下的月清影,撞击而去。

生与死。

下一瞬,便能分晓!

几番重创下来,月清影的魔体,早就是千疮百孔了。

要不是她的功体特殊,换做普通的魔族,早就是不知道死了多少遍了。

可是,如今,面对鬼夜叉的致命杀招,失去了太阴魔镜的她,也是已经毫无反抗之力。

只能,闭目待死了。

鬼影闪动,死路,开启!

“轰隆!轰隆!”

几声剧烈的爆炸声之后,战场废墟之地,再度被粉碎开来。

烟尘弥漫中,月清影生死不知

而此刻,众人的目光,却是没有放在月清影的生死这件事上。

即便,这件事很重要。

因为

“扑哧!”

诡异的羽翼震动声,忽然传来,随即,狂风大作。交织的火焰,升起!

就在,之前一瞬!

就在,月清影即将被鬼夜叉极招轰中的时候。

一道紫色光影,带着急速的破风声,轰然闯入战团之中。

千钧一发之际,瞬移般,将月清影移开。

“回来!”

紫色光影一手扶住救下的月清影,随即,轻喝一声。

顿时,天际,和青玄还在纠缠不休的太阴魔镜,轰然一震。

倏忽一闪,便是化作一道黑色流光,没入紫色光影之中。

青玄不甘,疾驰而下,带着无上的锋芒之力,向着紫影斩落!

空间,瞬时被化出一道青色的裂缝!

“哼!机缘巧合诞生灵智的死物一件,也敢在我面前猖狂!”

“真是找死!”

紫色光影之中,一只手,雷霆探出,剑指轰然之间,便是点落在青玄之上。

一指落!

紫炎起!

剑飞!人伤!

虚空人影不现,一声闷哼却是骤然响起,血色散落长空。

一指震伤对方之后,紫影杀机不减分毫,目光凝视虚空半响。

然后微微一转,淡淡地扫视了一眼战场。

身形不动,寒意,却是更胜了几分。

最后,对方闪烁着紫芒的逼人气息,落在了四大宗门的阵营之上。

瞬时,一股骇人的炽热之气,升起。

掀起无尽热浪,滚滚向着众人扑面而来!

首当其冲的鬼夜叉、弈倾天几人,不由都是闷哼一声,脚步不由自主地就是倒退开来。

“这是、这是”

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弈倾天心中,震动!

他的目光,不由看向一旁的鬼夜叉。

对方体外的鬼气,也是前所未有地波动起来。

显然,她的心情,也是不平静!

这人,果真是,南宫世家的人?!

只是,若是对方真是南宫世家之人,对方怎会帮助魔族之人呐?

弈倾天心中不解。

他的心念,不由落在自己的虚空戒中。

在那里,南宫天沐赠给他的南宫世家令牌,静静地躺着。

目光落在令牌之上,弈倾天嘴角不由露出一丝苦笑。

南宫天沐赠他令牌,是希望他能够代为照顾,自己那未曾蒙面的小弟。

可是,今日看来,说不得,弈倾天还要借着它保命了。

这可真是

只是,弈倾天的担忧,明显就是有些多余了。

对方,根本就没有,杀他们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