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15章 不明白

第415章 不明白

紫色光影的目光,只是在四大宗门之人身上,微微顿了片刻。随即冷哼一声,便是携着月清影,冲天而起。

瞬息间,便是消失不见了。

只有,漫天忽然落下的紫色雨点,噼里啪啦地落下。

雨打芭蕉似的,将笼罩魔宫的五道血色光幕,粉碎······

好似,是一种威慑。

要,告别过往。

要,重新开始。

离去的人,潇洒地不留背影。

留下的人,疑惑的面面相觑。

“这个人,到底是谁?”

鬼夜叉有些不解的自语着,“他既然现身解救月清影,为什么会放过我们呐?”

方才,对方那股强悍的气势压迫,可不是皇者三境第一境的修者,能够拥有了。

对方表现出来的实力,足以就是斩杀在场所有人了。

可是,他却是没有动手?

这是为什么呐?

一旁,弈倾天微微低着头,皱眉思索着。

鬼夜叉挑眉看了他一眼,随即,有些奇异地说道:“你认识这个人?”

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弈倾天面色不由微微愣了愣重生九二之商业大亨最新章节。

心中念头只是一转,他便是奇怪道:“前辈为什么会这样问?”

鬼夜叉目光在人群中点点了,说道:“我们这么多人之中,和南宫世家有所交集的,也就只有你了。( ”

因为你和南宫世家的少主交好,所以,南宫世家之人才没有杀我们。

这不就是,对对方奇怪行为,最好、最合理的解释吗?

可是。

最合理的解释,不一定就是真相。

“南宫世家之人,我也只认识南宫天沐。”

“我想······南宫世家其他人,应该没有兴趣,也没有时间,去认识我这个无关之人吧。”

既然不认识,自然,也就没有,所谓的手下留情。

“而这人,也不可能是南宫天沐本人。他自西剑域离开,也就只有几个月的时间而已。”

几月前,南宫天沐的修为,还处在真灵之境。

几月后,他的修为,就是达到了,让鬼夜叉望其项背的程度?

弈倾天不信!

那道紫色身影,没有杀他们,定然有着其他的原因。而不是因为,弈倾天和南宫天沐交好的缘故。

“再说,那道紫影,到底是不是南宫世家之人。眼下,还不能下定论。”

弈倾天想了想,说道。

天下功法何其多!

各种功法修炼出来的元气,气息有些相近、难以分别,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虽然,对于南宫世家这般,属于天痕巨擘的家族而言,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是,也不能果断地排除!”鬼夜叉开口强调着。

弈倾天顿了顿。

点了点了头,他便是接着说道:“若是,对方真的是南宫世家之人······我搞不明白地是,对方为什么会救月清影?”

一方,乃是魔族首脑人物。

一方,乃是南世家人族巨擘存在。

双方,不该是水火不相容的吗?

不该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吗?

弈倾天不解。

“弈倾天,你搞不明白吗?”

微微有些讥讽的话音,从身后传来。

弈倾天眉头微挑,缓缓转过身来。

“我们也有许多搞不明白的事情!”烂柯寺的苦、厄、灾、难四大长老,齐齐向着弈倾天走来。

开口说话的,便是弈倾天的老熟人,渡厄。

他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譬如说,我烂柯寺的佛子,悟红尘,几日前应邀进入魔族之中,之后,联系我们对付魔族死斗无限。”

“在此次诛魔大计之中,堪当重任的他,在事后,为什么不见人影呐?”

“还有,之前,众目睽睽之下,我们所有人,可都是看见,你弈倾天从魔宫之中走出。”

“我们可不可以请你解释一下,你弈倾天,为何会在魔宫之内?”

苦、厄、灾、难四大长老,来势汹汹。

渡厄言辞间,更是**裸地指责,弈倾天有和魔族勾结的倾向。

这边动静,很快就是将周围之人,都是吸引了过来。

围观之人因为各种情绪,没有开口说话。

弈倾天沉默了片刻,随即淡淡说道:“关于渡厄长老说的第一件事,烂柯寺众位大可放心,悟红尘现在很安全,他只是临时有事,暂时不能回到烂柯寺而已。”

“我向你们承诺,三日之后,定会还你们烂柯寺,一个活生生的悟红尘。”

月清影既然脱逃了,那么,后患,还会来临的······

而这一切,都将会在三日后终结!

“至于渡厄长老说的第二件事,那就纯粹属于我的个人私事了。”

“所以,我只能很抱歉地说无可奉告了。”

弈倾天姿态平淡。渡厄却像是被点着了炮仗一般,炸了起来,“三日后,交人?还无可奉告?”

“弈倾天,你这是什么态度?”

“你们问剑宗,就是这样,对待我们这些帮了你们大忙的盟友?”

“这一战才刚刚结束,你们问剑宗的过河拆桥,也太快了一些吧!”

渡厄气势汹汹,怒目瞪着弈倾天。

要不是,方才见识到弈倾天恐怖的战力。再加上,鬼夜叉站在一旁。

他怕是早就是要动手了。

四大长老的其他三人。渡难微微皱了皱眉,有些看不惯师兄的这般姿态。

渡苦、渡灾两位长老,仍旧是一副平平淡淡的样子。好似事不关己,便是高高挂起。

弈倾天懒得说话。其他之人,却是不准备放过他。

烂柯寺这边,渡厄才说完话。

天岱山、烈阳门两边围观之人,便紧接着嚷嚷了起来。

“弈倾天,我们几大宗门,帮了你们问剑宗这么大忙,我们不图什么,只是让你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魔宫,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这么简单的要求,你都不答应?!”

“莫非,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王琨最后一句诛心之言落下,三大宗门之人的叫嚷声,更加大了起来。

各种臆测,层出不穷。

弈倾天不言不语,淡淡地看着叫嚷的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