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17章 一个承诺

第417章 一个承诺

月清影古怪地皱了皱眉,缓缓道:“只要我能帮到你的,一定帮你。”

帮不到的,那就只有对不起了。

“我不需要你帮我什么。我只需要你的一个承诺,你魔族领袖的一个承诺。”

说这句话时,紫影眼中复杂之色一闪而逝。月清影没有注意到。

她直接问道:“什么承诺?”

“很简单。日后,但凡魔族之人,不论何时、何地、何种处境,都是不能对南宫世家之人出手。我只要你的这个承诺。”

紫影话音落地一瞬。月清影便是冷笑道:“不可能!”

不对南宫世家出手?

可能吗?

不可能!!

对于月清影果断的回答,紫影好像一点都是不奇怪。

她顿了顿话音,便是接着说道:“那就换个条件吧!”

“日后,你月清影,或者说,你,魔族的蝶大人,不准对南宫世家之人出手。”

“这个条件,如何?”

紫影目光淡淡,轻声地说道。

月清影眉头微微皱起,还想要说话。

杀伐之气,却是顿生!

“若是这般简单的条件,你都是不能答应,那我,现在就直接斩杀你了。省得日后麻烦!”

紫芒中。

目光,凛冽。

若偏冷刀锋。

直直投射在月清影身上。她身体一颤,道:“好。我答应你这个条件。”

“口头上的承诺,我可不相信。还是发誓,来的靠谱一些。”紫影目光不瞬。

月清影眼睛眯了眯,随即淡淡道:“发誓就发誓。”

说着话,她竖起左手,郑重道:“我月清影,以天痕的名义起誓,在我有生之年,绝对不动南宫世家之人一分一毫。”

“若是有违此誓,他日,天痕不容我!天道共诛我!”

“怎么样?这下子,你满意了?”

月清影有些漫不经心地淡淡说道。紫影落在她身上的目光,却仍旧没有离开。

摄人心魂!

月清影心中不由微微一跳:“怎么?我的恩公大人,你还不满意。”

“你是在耍我吗?”紫影语气冷了下来。

月清影心中再跳,面上,却是故作淡然地说道:“恩公,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可是不明白了。”

紫影淡淡道:“你知道我的意思。”

“我不知道!”月清影肯定地说道。

“你所发的誓言,乃是至高无上的天痕之誓,由天痕这一界的规则之力,主导着。”

“虽是至高无上,却也只对天痕本土之人才有效。”

紫影的话,说到这里。月清影面色已然变了。

对方却是接着继续说了下去,“对于其他界面的生灵来说,天痕之誓,只是一个笑话。”

“你还需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紫影目光好似能够透彻一切一般。让得月清影,面色也是不由自主地冷了下来。

“你知道我的身份?”

“我当然知道······你可不就是魔族的领袖,月清影吗?难道,还有其他的吗?”

许久之后。

月清影冷着脸:“现在,誓言也发下了。你我之间,互不相欠了!”

对月清影摆出的一副臭脸,紫影毫不在乎,“誓言发下,谅你也不敢违背。”

月清影冷冷道:“看样子,你很不信任我啊。”

紫影冷哼一声,毫不留情地讥讽道:“脑袋被驴踢了,才会相信你的鬼话!”

你丫的,可是有前科的人!

屡次破坏约定。

屡次出手对付弈倾天。

最后,更是,一手将天荒山脉的魔族给毁了。

若是再不约束你一下,日后,魔族这片天地,还不知道,会被你捣鼓出,多少个大窟窿!

被对方讥讽,月清影面上寒意更胜。

她还未说话,一缕破风声,便是传来。

随之,一点湿润冰冷的感觉,便是在她掌心,微微蔓延开来······

“这是······”看着掌心之中,滴溜溜转动着的一点幽蓝**,月清影面色震惊起来。

紫影淡淡道:“这是寒冰纯水。你修习的虽然是魔功,但是功体属性,却是要归于阴属性的。这半滴寒冰纯水,足够疗养你受创的功体。”

“三日之后,你的实力,便可完全恢复。”

月清影收起寒冰纯水,挑了挑眉,道:“你知道的挺多的嘛!就连我三日之后,要做什么,都是一清二楚吗?”

“我若是知道的不多,也救不了你了。不是吗?”

“你到底是谁?”

月清影的这一句话,落下的时候,留下的只是虚无了。

“体内觉醒了朱雀紫炎,手中更是握有北渚皇朝的圣水,你到底会是谁呐?”

大战过后,四大宗门之人,稍作休整。随之,便是逐渐地,自魔宫离开。

只留下一地的废墟。

在薄薄的,还未完全散开的魔气中,安静地躺着。

死寂!

无声!

而在魔宫废墟的前方,不知名的紫色花朵,却是灿烂地盛开着。

勾勒出一条笔直的紫色河流,一直向着远处蔓延着。

“在想什么呐?”

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将陷入沉思中的弈倾天惊醒。

“没、没什么······”他回过头来,看向来人。

嘴中这般说着,他的左掌,却是轻轻地停留在峡谷一旁的石壁上。

石壁岩石,没有呈现正常的灰色。而是闪烁着璀璨的紫芒,和峡谷中漫天的花海,一个颜色。

都是夺目的紫色!

没有热度的紫色!

指尖泛起微微冰冷的感觉,弈倾天愣了愣神,随即,低声呢喃道:“真的没什么······只是、只是,感觉这里有些熟悉而已······”

或者说,这里残留的气息,有些熟悉而已······就像是一种天生的烙印一般,相遇之后,便是自然而然地认识它······

“你对这里感到熟悉,其实,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在我看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弈倾天身后,叶无名拍了拍弈倾天的肩膀。随即,他缓缓坐了下来,靠在这面石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