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18章 当年那倾城的一刀

第418章 当年那倾城的一刀

弈倾天面色微微错愕起来,“师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弈倾天,就该对此地,感到熟悉吗?

弈倾天有些不解。 叶无名笑了笑,便是开始替他解释起来了。

“因为,当年我第一次看见你,便是在此地。你就是在这里,被我捡到的。”叶无名静静地看着弈倾天。

近在迟尺的人,却是让得他的眼神,有些悠远起来。

好似,透过弈倾天,叶无名看到的,不是眼前的弈倾天。

而是十几年、几十年、几百年之前的往事一般。

“我就是在这里被师父发现的?”关于弈倾天的身世,叶无名一直便是没有和弈倾天细说。

这一次,还是弈倾天,第一次知道,自己原来就是在眼前所在,被师父叶无名拾到的。

弈倾天心中,不由微微泛起波澜。

叶无名点了点头。随即,他伸手指了指眼前的紫色花海,轻笑道:“我指的地方,你看到了什么?”

弈倾天挑了挑眉,道:“花?”

叶无名摇头,“还有呐?”

“嗯?”弈倾天定定看了看,试探地问道道:“紫色?”

“还有呐?”叶无名好似还不满意这个答案。

弈倾天倒也没有不耐烦。他和叶无名,也没有多少机会、多少时间,能够聚在一起。

如今,能够和师父多说说话,他也是很乐意的。

他摸了摸下巴,猜到:“不是花,又不是紫色。那就是······紫色的花?”

话一说出口,弈倾天自己便是有些忍俊不禁,哈哈地笑了起来。

叶无名也是呵呵笑了几声,摇摇头笑道:“不逗你了。”

他伸手笔直的划拉了一下,说道:“这条开满紫色花朵的峡谷,你有没有看到?”

弈倾天眼角跳了跳,道:“现在,我看到了。”

“当年,这里本来是没有这片紫色花海,更是没有这条峡谷的。”

叶无名话音之中,带着一丝缥缈的意味响起。

他两只手,分别指了指峡谷两边的峭壁,说道:“原先,矗立在这里的,是一座山头。”

“只是,有一天,天际虚空突然裂开,而虚空裂缝之中,更是诡异地飞出了一道紫色刀芒。”

“这道刀芒现出之后,便是落在了此地。一刀,就劈开了这座山头。随后,便是形成了这条诡异的峡谷。”

闻言,弈倾天眉梢微挑。

只是一刀,便能破碎虚空,从遥远的未知之地,落到此地,随后,刀芒更是气势不减,一刀斩断了此地的山脉?

这、这······这一刀的主人,修为该是多么恐怖,才能做到这一点啊!

而当时,还是婴儿的他,可就在此地!

然而,却是没有被刀气,或者刀气带来的一点点的余波给震死!

他又该是多么的幸运!

好似知道弈倾天心中所想一般,叶无名有些严肃地,定定看着弈倾天。

“你若是认为,自己没有被这道诡异刀芒给震死,实属侥幸。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弈倾天面色微微一愣。他还未开口说话,叶无名便是紧接着说道:“你要知道,凡事,都是有个先后的。”

这句有些莫名其妙的话,从叶无名口中说出之后。弈倾天皱了皱眉之后,心中便是猛然微微一震。

的确,凡事,都是有个先后的!

十六年前,还是婴儿的他,出现在此地。

十六年前,那道紫色刀芒,破碎虚空,自天外而来。

同一年发生的事情,总得,也有个先后吧······

是刀气先出现,还是婴儿的弈倾天先出现,亦或者······

“若是我所料不差的话,当年的你,和那道劈天裂地的刀芒,应该是同时出现的。”

叶无名说出了,弈倾天心中的第三种猜测。

随后,他认真地说道:“也就说,这道足以灭杀人皇,甚至足以斩落地皇的刀气,很可能,只起到一个作用。”

“斩出这一刀的主人,不求杀敌,只是单纯地为了承载你,承载你,安然地来到此地!”

真是这样吗?

听完叶无名的话,弈倾天有些沉默起来。

自从他来到西剑域,一直到他五岁。这一段时间的记忆,他便是一点也不记得了。

但是,在他还没有来到西剑域的时候,在他还在那个人的怀抱里的时候。

那时候点滴的一些片段,他却是记忆犹新,历历在目!

那是他之前重伤,被神无情医治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他识海中的一个梦。

一个真实的梦。

那是暗藏在他潜意识深处的,遥远记忆片段······

梦里。

那半边绝美的容颜!

那个被刀锋遮住面容的刀客!

那道倾城的紫色刀芒!

还有那决绝狠心的话!

虽是短暂得如昙花一现,他却是当做了永恒,不敢忘却!

“我的妻儿,谁,敢杀?”

“她是我的妻子,他是我的儿子,他们只能······死在我的手里!”

能够说出这般狠辣狠毒的话,能够亲手斩杀自己的妻儿的人,会费力救他的儿子?

弈倾天不解,也想不明白。

所以,他只能暂时将这件事藏在心底。留待日后,解答!

日后,总有机会,遇到那人的。他在心里,这般对自己说着。

到那时,再问个清楚。

追寻这段过往,不是因为被抛弃之后的委屈或者仇恨之类的,而是因为,他此生,身为弈倾天,所要背负的责任!

不是因为那未曾蒙面之人带来的感情,仅仅只是一份责任!

想到这里,弈倾天微微舒了口气。

叶无名看着他,也缓缓地舒了口气,笑道:“想明白了?”

弈倾天轻轻笑了笑:“想明白了。”

“若是因为我的一番话,让你心中背上沉重的包袱,那师父我就罪过罪过了。”叶无名笑了笑。

弈倾天歪了歪头,看了看叶无名,随即,有些奇异地笑道:“对我的过往,师父可算是知根知底了。可我对师父的过往,却是知之甚少。总感觉有些内疚、有些不关心师父。”

“这次,正好我们师徒两都有空,不如,师父也将你的往事,和徒弟说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