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20章 不敢踏出的一步

第420章 不敢踏出的一步

“再加上,你修习的功法,乃是草木经残篇。天生的,便是被真正的草木之体克制。本来就是平分秋色的实力,如今,再度被削弱一分。”

“这样的你,如何能杀得掉她?”

慕白说这些话的目的,虽然,是为了打消草菅胜谷蹚这趟浑水的心思。

但是,她的话,却是实实在在的大实话。半点也没有添油加醋。

能够和吞噬了整个魔族的月清影,相互抗衡,而不落下风。神无情的实力,绝对已经处在人皇的巅峰之境了。

人皇巅峰的草木之体,再配上神剑青玄。神无情能够爆发出来的战力,谁也不能真正知晓的。

“你说这么多话,无非就是觉得,我杀不了她,反而有可能被她杀!”

“亦或者,我就算能杀了她。日后,也会被弈倾天这个晚辈斩杀!”

“既然你这么认定了,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

草菅胜谷缓缓起身,脚下林海一阵波涛。若翻腾的心海,不歇!

见草菅胜谷要离开,慕白大声道:“你为什么一定要冒这个风险呐?!”

“就算你最终得到了青玄!”

“就算你最终获得了草木之体!”

“就算你最终打败了那个人!”

“可是,之后呐?”

“之后呐?!”

“青玄不是凡剑!青玄的主人,也不是凡人!他们都有着他们注定的天命存在。”

“你若是得到了青玄,你就不得不承担起,它所要肩负的使命!”

“你能承受得起吗?”

林海波涛起伏,带出阵阵的哗啦声。

树冠上的两人,彼此却是相对无言。

沉默。

半响。

欲有所得,必有所舍!难道不是这样吗?草菅胜谷在心中低语了一声。

随即,他脚步轻轻踏响,伴随着话音落地,“小白,你问我,为什么非要冒这个险?”

“其实,我一直就很想问你,你又是为什么,总是这般的不信任我呐?”

不信任我?

不信任我??

话音落地,慕白心中一颤。整个人,都是微微愣住了。

她张嘴想要说“不是”,草菅胜谷却是已经带着一丝回忆,缓缓说道:“当年,她便是因为不相信叶无名,不肯跟着叶无名走!”

“才会导致后来,缥缈雪峰借机屠戮问剑宗,更是害的叶无名的师父,在问剑宗山门之前战死。”

“而之前的你,也是这样。现在的你,还是这样。不愿意相信我!”

“你们都是宁愿畏惧着,那虚无缥缈地未来。也不敢越雷池一步,试着走出新生!!”

慕白面色有些发白,她定了定神,说道:“当年,雪疏梅姐姐,不是不相信叶无名,她只是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而连累叶无名亡命天涯,一生都是过着担惊受怕的生活。”

“而我,也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想要保护你,不想你冒险······不想你过多的承担,那些不属于你的不必要的责任。”

“你们一片好心。可,最终的结果呐?”草菅胜谷头也没回,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慕白神色愣住。结果呐?

结果?

那样的结局,还算是有结果吗?不如没有结果啊······

“想要得到什么,就一定要自己努力去争取。若只是一直畏缩不前,脚下的路,它是不会自己走的!”

草菅胜谷回头,淡淡地看了慕白一眼,袖袍微摆。

话音、破风声,随着潇洒模糊的身影,渐渐被风吹散······

只留下慕白静静的站着,未动。

脚下的路,却是一如既往地,向着远处的青山,蔓延着。

紫色峡谷中,师徒两静静坐着。

一人说。

一人听。

话音停息之后。

半响。

嘴角含着古怪笑意的弈倾天,才有些奇奇怪怪地说道:“所以说,我们师徒两,算是有着一个共同的敌人了?”

而且,还都是因为一个女人的缘故,才结下了这个仇。

师父您老人家,是因为爱人的关系。

而我,却是因为要偿还一份恩情,兑现一份承诺。

听弈倾天这般说着,叶无名目光微转,疑惑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你也和······”

在叶无名有些肯定的眼神下,弈倾天有些无奈地点点头,道:“师父是因为师娘的原因,才和缥缈雪峰结仇的。”

“而我嘛?因为一些比较特殊的原因,和缥缈雪峰之间,怕是注定是敌非友了。”

除非、除非,他们肯放弃追回失落的两件神弓,以及两大神诀。

最后,再交出那一对残害迷魂谷前辈的男女,任由弈倾天处置!

或者,弈倾天乖乖交出神弓、神诀。再废了自己的识海,磨灭自己的记忆,确保神诀不会外流。

只有这两种方式,才能化解双方之间机缘巧合之下,结下的仇恨。

不过,现在看来,这两种方式,怕都只是天方夜谭了······

听见弈倾天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猜测,叶无名有些为难地皱了皱眉。

缥缈雪峰,可不是好惹的!

得罪它,会付出怎样惨重的代价,他可是有着亲身体验啊······

微微顿了顿话音,叶无名便是接着说道:“缥缈雪峰之人,为人处世,虽然冷漠无情。”

“但是,他们好歹身为西剑域正道的领袖势力,应该不会光明正大地对付你吧!”

这句话,叶无名说得不甚自信,很是有些心虚。

弈倾天轻轻一笑。光明正大地不会对付自己吗?

这可未必!

“就算他们不会光明正大地对付我,暗地里下黑手,怕是也免不了的。”

弈倾天眉梢划出一抹讥讽的笑意。

叶无名有些无言之间。弈倾天话音带着淡淡的讥讽,继续传了出来。

“十几年前,他们为了探知问剑宗诛邪洞的秘密,就能干出,暗地里派出师娘混入问剑宗,这种事。”

“而在师娘的身份,暴露之后,他们更是冠冕堂皇地,借着师父师娘之事,理直气壮地大举入侵问剑宗,企图一举覆灭问剑宗,独自占据诛邪洞。”

“最后,若不是问剑宗背后势力,极天剑阙,出面。怕是,这问剑之名,早在十几年前,就是湮灭在历史的潮流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