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21章 个人私事

第421章 个人私事

“十几年前,他们就是如此。( 小说”

“十几年后的今天,他们仍旧贼心不死,暗中联合罗刹鬼宫,甚至还和魔族合作,就是为了打开了诛邪洞,谋夺古佛心。”

“师父,你说,像这样唯利是图、不知情义、无耻至极、不仁不义的肮脏宗门,他们有什么事情,是干不出来的?”

问剑宗之事,暂且不论。

在更加长远之前,迷魂谷那位前辈,在自家里,被自己人,阴谋害死!

可是,之后呐?

雪峰非但没有替她复仇,反而为了遮丑,肆意扭曲那位前辈死亡的真相。

残忍的抽取玉骨的行动,更是被他们美化为,那位前辈为了报答宗门,自己临死前的遗愿!!

这天下间,还有比这更加无耻的事?

无耻的人吗?!

这样的宗门,还能顶着正道领袖的名头,亘古不落到现在,也真是奇迹中的奇迹了!

弈倾天话中讽刺意味,毒辣至极,毫不留情。

叶无名却是有些尴尬地咳嗽了几声,“这个、这个,这话说的有些难听了吧。”

“缥缈雪峰的人,也不都是这般坏心肠的都市修真庄园主最新章节。他们之中,也有心肠很好的人的。比如说······”

弈倾天面色微愣之后,话音一转,将叶无名的话接了下来。

“比如说师娘她老人家,那就绝对是大大的好人一个。这一点,我绝对相信!”

“肮脏的淤泥之中,更容易生长出圣洁的莲花的。”

“是不是这个道理啊,师父?”

随着死亡之月不断地逼近天痕大陆,天地之间,一种异样的气息,便是缓缓随之诞生了。

天地,在变。

身在这片天地的人,或者物,也是不断地,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变化。

就如此刻的诛邪洞内部。

白色炽热的火海之上,咕噜咕噜声,不停的响起。带出的透明火焰气泡,有些不安分地,一个接着一个冒出。

火海旁,一袭青衫的神无情,目光静静地落在异常的火海上,柳眉微蹙着。

天地的变化,再也没有谁,比她感受地更加深切了。

半响,她轻喝一声,脚步向前微微一踏。

身化青色流光,倏忽一声,便是没入火海之中。

不见了人影。

火海世界中。

梵白看着乍然出现的神无情,眉头微微一挑。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嗯?你和人交过手了?而且,还是和你同级别的高手?”

梵白扫了神无情一眼,随之,诧异之色便是在他面上现出。

“难道,弈倾天剿灭魔宫的这一战,出现了什么变故不成?”

不然,怎会连你这个后手,都是动用了?

梵白诧异。神无情轻轻点了点头,简略地说道:“之前的一切,都是进行的很顺利。”

“只是,在最后围杀蝶······月清影的关键时刻,有第三者意外出现,救走了月清影。而且······”

说到这里,神无情眉头拧得更紧了,似乎非常地不悦,甚至是愤怒!被同伴背叛的愤怒!

“而且什么?”

梵白询问道。

神无情舒了舒眉头,语气重新变得淡淡起来,“而且,那意外出现的第三人,很可能······就是南宫世家之人!”

梵白神色微微一震。

神无情却是紧接着说了下去,“不是正统纯粹的朱雀赤炎血脉,而是变异的朱雀紫炎血脉!”

“嗯?”梵白神色凝重起来,“南宫世家?南宫无赦的后人吗?”

他低低自语了一声,随即,沉沉道:“不管是朱雀赤炎,还是朱雀紫炎血脉,都是南宫世家嫡系一脉,才能代代继承的血脉之力。”

“既然,来人身怀朱雀紫炎之力,那对方是南宫世家嫡系一脉的身份,就错不了了足球皇帝全文阅读!”

“只是,我还是有些不相信,南宫世家之人居然会帮助魔族之人。”

“他们身为南宫无赦的后人,和魔族之间,应该水火不相容才对!怎么会救魔族之人?”

“真是不解啊!”

梵白自言自语着,皱眉沉思起来。

一旁的神无情,不言不语,好似根本就不关心这些事情一般。

梵白扫了她一眼,问道:“近些年来,天痕大陆发生的重大事情,你比我知道的要清楚。”

“你可知道,南宫世家嫡系一脉,是否有人叛逃了,或者流落在外的?”

神无情轻轻地摇了摇头,“南世家之事,我也不是很了解。”

我也不想了解。

在心底,接了这么一句。神无情继续说道:“这次来诛邪洞,除了告知你,南宫世家之人的意外出现之外。我还有一件事,准备询问你。”

“个人私事。”神无情顿了顿,强调地说了这一句。

既然是个人私事,那就自然法不传六耳了。

“哦?你有事情,要问我?”梵白挑了挑眉。

难怪方才,你一直有些漫不经心地,原来,在想着其他的事情啊!

“说吧!是么事情?能够替你解答的,我一定替你解答。”

你神无情,可是这一代的草木之体,青玄,更是化作了你的心脉。

未来的你,将要承担起,属于你的责任。

我现在能帮你多少,就帮你多少吧!

梵白心中这般想着,不由微微叹息了一声。

神无情却是根本没有在意,她话音仍旧很淡,好似在说着家常话一般,“我听说,修习草木经之人,对你们佛门至高无上的空之本源,有一定地克制作用,可有这回事?”

话音落地。梵白眉头一拧,眼神骤然凌厉起来,紧紧锁定着神无情的双眼。

在梵白若刀锋的目光逼视下,神无情眼波不动,淡得几乎狂风都是吹不起一点褶皱。

气氛。

冷然。

近乎,窒息!

好大一会儿,梵白面色才微微缓了下来。

他的眉头,却是皱的更紧了。

神无情不应该和佛门高层有仇,那么,她问这问题,只会是他心中突然泛起的另外一种可能了······

他没直接说出来,只是解释了神无情的问题。

“佛门至高无上的空之本源,乃是磨灭一切的无上大道,修炼到最后,就连自身都是能够磨灭的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