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22章 草木与无情

第422章 草木与无情

“因为空,所以,才有无限可能的存在。所以,才能无所不容。”

“而草木经······我虽然没有修习过,但是也知道,历代的草木之体,都是继承了青玄的部分特性,个个都是近乎不死不伤的存在。”

“这与空之本源,又是截然相反的对立。”

梵白看着神无情,话音带着一丝波动。

“因为走了生与死的两个极端,所以,草木经和佛门的空之本源,自然的,就是成了相生相克的存在。”神无情了然地轻笑了一声。

她目光落在悬浮在半空中的古佛心,嘴角微微翘起,“也就是说,草木经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克制这颗无主的古佛心,克制它自身蕴含的空之本源喽!”

“你果然,是想要教授弈倾天草木经!”梵白眼中神色,微微一震。

他想到了这个可能,却是不肯相信!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应该知道才对!”

梵白震动。神无情却是松了一口气,淡淡道:“怎么就不可能了?”

梵白冷哼一声,道:“你是这一任的草木之体,你会不知道,草木之体和草木经的特性?”

“历代以来,草木之体,同一时间,只能出现一个圆心最新章节!独一无二的一个!!而能够真正掌控,完整草木经文的,也只有草木之体的存在。”

“想要第二个人掌握完整的草木经,除非,对方成为草木之体。”

“也就是上一代的草木之体,死!”

“这个道理,你不懂?”

梵白目光冷冷:“你要是想要教授弈倾天草木经,可以!”

“那就拿你的命,来换!”

对于梵白的冷言冷语,神无情却是淡淡一笑,轻声道:“你说的这些,我岂会不懂?”

“若是,我只是单纯的草木之体,草木经只能单传的独一无二特性,我自然是打不破的。[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梵白疑惑地看了神无情一眼,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单纯的草木之体?”

梵白不解。神无情看着他,淡淡说道:“我的确是草木之体。可是,我却没有炼化青玄······我也不是它的主人。”

你神无情,不是青玄的主人?!

“不可能?!”梵白好似听到了,一个已经被公开的谎言一般,满脸的不相信。

他指着神无情,大声道:“你怎么可能,不是青玄的主人?你若不是,那你又是如何能够动用青玄的?”

“而青玄,又是怎会心甘情愿,乖乖的成为你的心脉所在?”

“那可是你的心脉,你性命所在之地!!它可就是等于是你、是你······?!”

话说到这里,梵白面色却是猛然呆愣住了。只觉得脑海中,一道雷霆霹雳炸响,轰得整个人都是有些晕乎乎的。

他目光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神无情,颤抖着声音说道:“你、你······?!你不是神无情?!”

接下来的二字,梵白怎么也是说不出口。他怎么也不敢相信!!

“你错了,我是神无情,千真万确的神无情!”

神无情看着梵白,眸子中却是闪过了一丝淡淡的哀伤之色······好似亘古之前,便是存在着,一直流传到了现在。

青玄!

鬼夜叉被三代请去商量事情,邀明月和鬼绝两人,也是随着鬼夜叉去了。而神无情自从魔宫一现之后,便是再也没有现身人前。

神秀峰上,便是只剩下了弈倾天一人,孤单单的,伴着有些冷冷清清的花草。

冷清。

却又安静农门稻香全文阅读。

这便是登上神秀峰的冷霜和飞雨两人的第一感觉,也将是最后一次体会这般感觉了······

“这一次,多谢弈师弟相助,帮我救出了小弟。”

冷霜看着眼前不曾熟悉过的少年,真诚地感谢道。她身旁,飞雨也是抱拳,表着谢意。

弈倾天轻笑一声:“冷霜、师姐飞雨师兄,你们不必这般客气。冷孤寒是我为数不多的一个好友,我救他,不是分所应为之事吗?”

“再说,这次救人之事,也只是举手之劳,算不得什么大事。”

举手之劳?

弈倾天说得轻描淡写,冷霜和飞雨两人,却是知道,此次行动之中蕴含的风险。

他们虽然没有参与大战。但是,却也知道,此次魔宫被灭,弈倾天可是居功甚伟。

以身犯险,卧底魔族!

这般事,可不是谁,都能够做到的!

也不是谁,都能轻易,就敢去做的。

一个不小心,被发现了,一刀断头,那还是最为痛快之事。

怕就怕,被魔族酷刑折磨着,甚至魔化,那可就是真正的生不如死了。

心中这般想着,两人脸上的感激之意,不减分毫。

反而,更加浓重了几分。

三人又是随意地聊了片刻时间。

直到弈倾天的神色,突然微微一动,落入了飞雨眼中。

他有些关心地问道:“弈师弟,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弈倾天收敛了面上诧异之色。

他顿了顿,便是向着冷霜、飞雨两人说道:“冷孤寒回来之后,我还没去看过他,冷霜师姐回去后,还请代我向他问好。我改日,再去看他。”

话音轻轻传出,冷霜、飞雨两人,面色微微一愣。随即,不由自主地变了变。

“弈师弟的话,师姐我一定带到。那、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冷霜、飞雨两人,对视了一眼,看了看弈倾天,便是脚步匆匆地离开了。

神秀峰,再度陷入沉寂之中。

一阵风,却是随着冷霜、飞雨两人的离开,缓缓吹入了神秀峰峰顶。

带着一股淡淡的玫瑰花香,一波波地荡漾而来······

“既然来了,就现身吧。”

弈倾天站起身来。

来人未现,那股熟悉的气息,却是已然扑面而来了。

就在弈倾天话音落地的一刹那。

天际一线间,紫红光华,乍然映射而出,一道飘然的身影,由远及近,倏忽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