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23章 爱别离(一)

第423章 爱别离(一)

弈倾天看着这一幕,脑海中,不由闪过一些过往的记忆片段。

这一幕,与他在迷魂谷中,看到的那一幕。可不是就是像极了!

弈倾天心中念头,盘旋未落。

来人话音,却是已经带着淡淡的讥讽意味,砸碎在地面上。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弈倾天,还真是玩得好大的手笔啊!”

足落地,现出花弄影的人影来。

弈倾天看了她一眼,没有针锋相对地反驳。也······没有说话。

对此,他只有无言。仇若是不可解,何必去解?

他和月清影之间,甚至,他和魔族之间,有着不可调协的矛盾冲突,如何去解?

死结,难解海图神权最新章节!······那就斩!

一刀斩下去,死结,就不再是结了!

弈倾天罕见地没有和她斗嘴,花弄影有些不适应地挑了挑眉,道:“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

弈倾天顿了顿,真诚地对着花弄影说道:“这次,多谢你了。”

“谢我?谢我什么?”花弄影心中微微一跳,目光若有若无地避开了弈倾天的眼神。

弈倾天轻声说着:“我会分身之术的事情,想必,你也是知道的······”

他停了停,接着道:“而通过这次情况看来,月清影似乎对这件事,并不知情。( 无弹窗广告)也就是说,你对她隐瞒了这件事。”

这一次攻入魔宫的计划中,如何事先在魔宫里面埋下一颗棋子?可谓是最为重要的!

因为,之后,让四大宗门一开始便是占据上风的五灵噬元阵,便是需要能够接近魔宫而不被防备的人,才能完成。

所以,也可以说,弈倾天的一气化三清,便是起到了这至关重要一环的要素。

若是这一点,事先便是暴露了,要成功完成卧底行动的几率,便是要小上了许多······

这便是弈倾天谢意的由来。

而花弄影,显然也是明白了弈倾天意思。即便这一战,她算是······没参与。

“不必谢我。就算我说了,就算月清影知道了,也不一定会起到作用的。”

花弄影暗地里松了一口气,随即目光带着一丝惊奇之色,落在弈倾天身上。

“因为,就连我,之前也只是以为,你的分身之术,只能够幻化出虚体而已。”

“却是决然没想到,你那分身之术,居然能够化出实体。”

“这一点,怕是整个天痕,都不会有人能够想到。如果,你没有事先告诉对方的话。”

花弄影毫不掩饰自己的赞叹之色。弈倾天顿了顿,却是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

“月清影不知道我的分身之术,总比她知道要来得好。”他笑了笑,接着说道:“以防万一嘛!”

以防万一?花弄影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气氛。

沉默。

半响。

她才若有若无地看了弈倾天一眼,淡淡道:“这一次进攻魔族,你选的倒是一个好时机啊。”

弈倾天身子微微一顿。

随即,他便是有些漫不经心地说道:“秋天到了,果子熟了,自然就是采摘的时候了。哪里由得我自己去选?”

“这一切,都是顺其自然,水到渠成而已。”

弈倾天说得漫不经心。

花弄影回得也是轻飘飘的。

她轻轻的哦了一声,戏虐笑道:“这个顺其自然、水到渠成的时机,刚好便是撞上了,我不在魔宫的时候,这还真是巧合啊我的幻想世界全文阅读!”

“难道,不是某些人特意选的吗?”

花弄影带着一丝肯定的语气,说着话。弈倾天也是非常肯定地回答道:“不是。绝对不是特意选的。”

对待魔宫这样的庞然大物,每一步,都得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弈倾天怎会有随心所欲操纵一切的能力?

花弄影也太高估他了吧!

“真的不是?”花弄影笑意暗了下来。

弈倾天看了她一眼,说道:“我定下计划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你会不在魔宫。”

“所以说,你的本意,是打算覆灭魔宫的同时······连带着我,一起除掉?”

花弄影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弈倾天,好似要深入弈倾天心中一般。

弈倾天轻轻地笑了一声,嘴角缓缓勾起,划出一抹顽皮的笑意。

“我一开始,是准备将你打晕的。若是你在魔宫的话。”

弈倾天没有回答花弄影的问题,却是这样说道。

打晕吗?花弄影眉梢有些雀跃地挑了挑。

既然要多此一举地打晕一个人,那就自然没了杀人的意思······

“你能打晕我吗?”花弄影蹙了蹙眉,带着一丝挑衅的笑意地挑起了下巴。

弈倾天无奈一笑:“尽量吧!再说,这世界,也不全都是靠实力说话。”若是双方实力不存在压倒性的一方。

花弄影轻轻哼了一声。她可不认为,弈倾天靠着他的实力和智慧,能够打晕她······

弈倾天却是不知道花弄影心中所想,他顿了顿,面上现出一抹迟疑之色。

想了想,最后,他还是开口道:“这一次,对于暗夜君王之事,我只能说抱歉了。还有魔族之事,我也无话可说。”

他也是见到,魔族覆灭、暗夜君王战死之事,好似对花弄影没有什么影响,这才开口的。

若是花弄影一见面,便是对他大打出手,视他为仇人,他反而会放心一点。

可是,如今······这种不正常的情况,才叫人担心啊!

听到弈倾天的话,花弄影面色微微一愣,目光落在弈倾天脸上。

对方藏在眼底深处的关心之色,让她心中微微一软。

她顿了顿,开口道:“立场不同,你没必要向我道歉。而且······”

“而且,有一件事,我一直忘了和你说。”

“暗夜君王,其实不是我的亲生父亲,只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我才让他顶着我父亲的名头。”

“说到底,他也只是我的一个属下而已。”

“更何况,他也不是死在你手中。我就算要报仇,也该找月清影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