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24章 爱别离(二)

第424章 爱别离(二)

花弄影缓了缓话音,便是接着说道:“至于魔族之事?”

“若是覆灭一个魔族据点,就能够换来月清影的成长,这笔交易,在我看来,可算是再划算不过了。做了又何妨?”

说到最后,花弄影面上,闪过一丝冷酷之色。

好似天下苍生、芸芸众生,在她眼中,和挥手可灭的蝼蚁,根本没有区别一般。

帝王一怒,伏尸百万!

说得,便是此刻的她!

弈倾天没有说话。心中惊讶之意,却是翻腾起来。

覆灭一个魔族,就是为了促进月清影的成长,这才叫真正的大手笔啊!

“现在看来,这盘棋,花弄影虽然没有参与进来,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真正的赢家,却是她,而不是我!”

吃一堑,长一智!

再度回归的月清影,定然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便是,花弄影舍弃魔族之后的所得!

心中念头翻覆着,弈倾天微微挑了挑眉,疑惑道:“既然,暗夜君王不是你的亲生父亲,那你的······父亲呐?”

该不会和我一样,是个孤儿吧!

弈倾天心中有些古怪地想着。

他却是没注意到,在他话音落地的一刹那,一缕淡淡的哀伤之色,在花弄影面上一闪而逝。

那是深沉的痛!

这抹怎么也是掩不住的哀伤,只是昙花一现,便是被花弄影面上的妩媚笑意掩盖,不露一丝痕迹······

“怎么?打听我的父亲大人,难道、难道,弈弟弟你,准备向你的未来老丈人提亲?”

说着话,花弄影玉手轻移,向着弈倾天面上摸了过来,宛若调戏。

弈倾天挥手打开对方探过来的手臂,心念一动,便是冷冷一笑:“提亲?那也要你能找到弈倾天的父母才行!”

“哦?弈倾天的父母?”花弄影奇异一笑。

这句话,从弈倾天嘴中说出来,怎么听,都是别扭得很啊!

“也就是我的父母。”弈倾天不咸不淡地加了一句。

花弄影笑了笑,“怎么?你想要我替你查清身世?”不用查了!我已经有百分之六七十的把握确定,你就是那人的儿子。

只不过,这个消息,还是不要告诉你的好。

花弄影心中所想,弈倾天不知道。他只是戏虐一笑:“这么急着想替我找父母,莫非,你就这么想要嫁人?”

话中意思,便是花弄影急着,想要让弈倾天娶她。

这句话,带着浓浓的激将意味。

却是弈倾天,故意为之的。

对于他的身世,他知之甚少,只有梦境中短短的一些片段。

他只知道,他父亲,是一个能够斩出紫色刀芒的绝世刀客,以及他父亲手下,那一批宛若杀手的黑色兵卫的存在。

至于他母亲,他倒是见过对方半面容颜。

若是,见到,若能,见到,也许,他还能认出来······

想要调查清楚他的身世,自然需要一个庞大的势力帮忙才行,而魔族,便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或者说,花弄影便是很好的一个选择。他也信她。

可惜,弈倾天的激将法,注定会失败了。

花弄影知道弈倾天心中所想,再加上,她基本确定了弈倾天的身世,自然不会因为弈倾天只言片语的激将而恼羞。

她轻轻笑了笑,转移话题说道:“我这次来找你,只是单纯的为了见你一面而已。”

突然转变的话题,让弈倾天眉头微微一挑。

“也算是离别前,最后一次的见面了。”花弄影却是接着说道。

“你要离开这里?”弈倾天面色微愣,随即轻声问道。

“嗯。”花弄影点点头,接着说道:“更加准确的说,我是要离开西剑域。”

离开西剑域?弈倾天问道:“准备去哪?”

“南世家!”也算是回家吧!花弄影眼中露出一丝回忆之色,静静地说道。

“南世家吗?”弈倾天低声自语了一句。

这个时机离开,是为了避免死亡之月那一日陷入尴尬的境地,还是为了其他?

“怎么?听到我要离开,心里不舍得?”花弄影收起眼中回忆之色,调侃笑道。

弈倾天轻轻一笑:“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们也算是生死患难的朋友了,你要离开,我有些不舍,不是很正常的吗?”

生死患难吗?还真是啊!

花弄影好似想到什么,微微挑了挑眉,“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句话,可是说错了!”

“草木无情?有时候,就连一块石头、一柄剑,都能产生感情,何况草木呐?”

嗯?这话什么意思?弈倾天皱了皱眉。

花弄影却是没给弈倾天思考的时间,接着说道:“就此别过吧!我相信,日后,我们还会再见的。而且,说不得,就在南世家哦!”

“你就这么确定,我会去南世家?”弈倾天奇怪地看了花弄影一眼。

他在西剑域待得好好地,一定要去南世家?

“一定、应该、可能会去吧?”花弄影俏皮地笑了笑。

风起之后。

人影茫茫。

只有暗香,轻轻浮动着。

以及安静落在石桌上的一个玉盒,那是花弄影赠给弈倾天的离别礼物。

那是半滴,幽蓝的泪。

“你、你,就是青玄?!这、这,怎么有可能?!”

诛邪洞内,梵白面色有些呆滞,手指头颤抖着,指着神无情。

他怎么也是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活生生的女子,会是太古时期那柄古老冰冷的神剑青玄!

他怎么也是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对他而言,只是女娃般存在,会是太古时期那柄震慑群魔的神剑青玄!

只是,不敢相信,不代表,这就不是事实!

梵白不敢相信。神无情却是感叹地淡淡道:“乾坤最是莫测,世事最是无常。”

“在这片浩瀚的星空下,有什么事情,会是不可能的?”

不可能,只是存在于你现有的认知中而已,仅此而已······

拨开迷雾,便能见到,无限的可能!

内心虽然有着七八分相信神无情所说,但是,梵白面上,却是仍旧抱着怀疑之色。

他看了看神无情,有些艰难地问道:“当年,青玄不是被用来镇压蝶魔神吗?怎会、怎会,成为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