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25章 宿敌,轮回

第425章 宿敌,轮回

蝶魔神?

这个久违的名字,在神无情体内无常形之毒,被驱除干净的那一刻,便是宛若从亘古前回归了,不断地激荡着她的心绪。

陷入回忆之中,神无情没有说话。

她微微眯起的双眼,却是闪过了一丝愤怒之色,宛若小孩子被欺骗了一般的愤怒。

一旁,梵白有些自言自语地说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会导致青玄再临寰宇,而蝶魔神······”

“当年的事情,我知道。”被梵白的自语声打断回忆,神无情幽幽叹息着。

“你知道?”梵白眼角一跳,“你是在开玩笑吗?”

“虽说,几大神剑之中,就数青玄神剑,最为灵性十足。”

“但是,说到底,它也只是死物而已,怎会记得那时候的事情?”

梵白面上明显的就是不相信,心中却是不由自主地微微一跳。

神无情淡淡地扫了梵白一眼,“你也知道青玄最为灵性十足。”

她顿了顿话音,便是接着说道:“最初用来镇压蝶魔神的青玄,的确只是一柄灵性十足的神剑。”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因为青玄特殊的材质,剑体可以自主地化纳天地之间的灵气,再加上······蝶魔神为了脱困,刻意地引导青玄成长。”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青玄终于开始产生了一点灵智,最初,只是堪比婴儿般的存在,后来,逐渐地便是成长到七八岁的孩童般的程度,接着······”

“接着,它便就成长成了你?”梵白面皮微微**着。s173言情小说吧

神无情却是淡淡地否定道:“接着,便是没有接着了。它没有继续成长下去······”

梵白还想问,神无情却是自顾自地说了下去:“青玄自诞生灵智开始,见到的第一个生灵,便是蝶魔神,对她,自然有着依赖亲切之感。”

“即便,蝶魔神身上的天魔气,让它厌恶。”

“长久岁月的朝夕相处,这种依赖亲切,便是愈加的浓郁了起来。到最后,青玄更是将蝶魔神视作母亲般的存在。”

“至于人族赋予它的使命······最初还只是一件死物的它,又怎会记得?”

听到这里,梵白心中肯定的把握,再多了几分。

他嘴角有些抽搐地看着神无情,“所以、所以,你就将她放了?”

说这句话时,天知道,梵白心中,泛起了什么复杂的感觉!

神无情不知。所以,她很坦然地说道:“放了。”

见神无情这幅,任它天崩地裂,我自不起一波的态度。梵白有些无语了,“你、你、你,可真是······”

他指着神无情,却是根本无话可说了!

神无情眼帘半阖,“青玄被蝶魔神花言巧语地欺骗,释放了对方。随之,换来的,却是蝶魔神脱困之后的反镇压。”

“就算蝶魔神在被镇压的岁月里,功体重创。但是,一柄无主的神剑,又怎会是对方的对手?”

“那、那,你······青玄,是怎么逃出来的呐?”梵白有些疑惑地问道。

神无情扫了他一眼,淡淡道:“青玄······没有逃。”

“多少年来视作亲人般的存在,一夕之间的背叛,让它一怒之下,便是自我崩解了剑体······”

“那之后的事情呐?”梵白有些急切地问道。青玄居然崩解过?!

神无情摇摇头:“之后的事情,我也就不知道。”

“当时,青玄崩解,碎成无数的碎片,释放出来的能量,卷着青玄的残体,流入虚空乱流之中。”

“而蝶魔神······结局怕是不会比青玄要好。”

神无情说完,梵白摸着下巴,微微陷入沉思中。

半响,他才说道:“青玄,乃是集结整个天痕之力,铸造出的最为巅峰的杰作之一。再加上,它已经产生灵智。即便崩解碎裂,想必,也会下意识地自我组合起来。”

“因为青玄剑体,能够自主地吞噬天地灵气的缘故,在之后漫长的岁月里,它能够得到天地造化孕育,化出人形之体,也是能够解释的。”

“所以,你自小便是无父无母的存在?”梵白看了看神无情,问道。

神无情点点头:“我是三代捡回来的孤儿。”现在看来,也不能说成是孤儿了。

既然无父无母,何来孤儿一说?

或者,这片天,这片地,便是生她养她的父母······她,就是天地之女!

是真正的天之骄女!

“这就能够说得通了。”梵白心中琢磨着,自言自语道:“既然青玄能够得天地造化,孕育出你。”

“那么,想必,当时被青玄崩解重创的蝶魔神,也不见得会死。”

“所以,她也是出现了。”

“而且,冥冥之中,属于宿敌的那种奇特感应,让青玄的轮回体,也就是你,和蝶魔神的轮回体,来到了一处所在。也就是问剑宗!”

“而那个蝶魔神,想必就是这段时间以来,一直搅风搅雨的那位叛出问剑宗的弟子,月清影吧!”

神无情点点头,缓了缓话音,有些沉重地说道:“她的记忆,非但已经复苏,而且,她的天魔器,太阴魔镜,也是再度回到她手中。”

“现在的她,只差魔体解封,便能够再现魔神之威了!”

天魔器,太阴魔镜?

听到这件足以媲美神剑青玄的魔兵,梵白眉头不由自主地便是紧紧皱了起来。

天魔器在身的魔神,和单纯的魔神,又是一个不同的概念了······

看来,这一次,麻烦还真是够大的啊!

就是不知道,西剑域峰、峦、宫、阙四大主宰势力,知不知道蝶魔神再临寰宇的消息。

而且,除了蝶魔神,是不是还有其他的魔神,也是脱困而出了······嗯?

心中念头想到这里,梵白眉间的皱起,瞬时凝固起来。

他的整张面孔,此刻看起来,便像是雕刻的石雕一般,愣住了。显得生硬至极。

神无情有些诧异于梵白的变化,“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