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26章 乱世征兆

第426章 乱世征兆

“没、没什么不对,我只是、只是,想到了一些其他的事情而已。”梵白有些心不在焉地回应着。

说着话,他心中,却是泛起了惊涛骇浪。

太阴魔镜伴随着蝶魔神的降临,已经再现尘寰。

那么,天相九柳的出世,又是意味着什么呐?

梵白不解。或者说,不愿解!

他的心念,却是不由自主地落到自己的识海中。

在那里,一柄泛着银白色璀璨光泽的古朴长剑,像是滔滔江河一般,贯穿着他的整个识海。

也封住了他大部分的力量!

只是,这柄若江河的长剑之上,一条幽黑的锁链,魔气滔天之间,却是柔软地锁在了剑鞘和剑柄之上,宛若能绕指柔!

这是一柄,不能出鞘的剑!

这是一柄,斩断过天相九柳一柳的诛邪之剑!

这柄剑,是许久之前,那位不世剑客天诛的佩剑,诛邪!

青玄、太阴魔镜、天相九柳,还有天诛的诛邪,这些凤毛麟角、一生难得一见的神器,如今,却是接二连三地纷纷现世······

这是天下大乱的征兆吗?

梵白强制按压下心中的波动,看了看神无情,开口道:“死亡之月的降临之日,便是在两天之后,到那时候,你的功体,以及青玄的力量,将会被压制到极点。”

“而蝶魔神,借助死亡之月的力量,她的魔体将再度解封,死蝶之力会暴涨。”

“此消彼长之下,你根本就是胜不了她的。”

天时,被对方占据着,想要胜,谈何容易!

这些,神无情显然也是知道的。

可是,她心中却是没有畏惧,“蝶魔神,是被青玄释放出来的,而我,也算是青玄的第二次生命。”

“这个责任,必须由我来背负。”

“这也是青玄和蝶魔神之间,注定的宿命一战,我避不开、逃不了······”

神无情目光看向虚无的空间,随即,话音有些缥缈的响起,“就算天时被她占据了,那又如何?”

“地利、人和,不都还是在我们这一边吗?”

“我不是孤身一人,在战斗,你们都会站在我身后,不是吗?”

说这话时,神无情目光没有落在梵白身上。

闻言,梵白却是只有无奈一笑。

若是蝶魔神魔体解封,就外面那些真灵、人皇级别的修者,能算得了什么?

到时候,除非他能够及时脱困,才能压制住魔体初步解封的蝶魔神。

而这一切,又得全部依靠,弈倾天能否,快速及时地炼化古佛心······

“小天破除你的封印之事,我还是有些担心······”神无情收回目光,看着梵白,有些担忧地道。

梵白也是皱了皱眉。

炼化古佛心之事,可不是什么能够打包票、保证一定能够成功的事情。

一个不小心,就是身死道消,消散天地之间······

他微微沉吟了片刻,随即沉沉道:“墨香木,已经被鬼绝送来了,如今,再加上身为青玄的你,可以教授弈倾天草木经,以及弈倾天他自己掌握的那门奥妙玄术。”

“炼化古佛心,不说一定能够成功。但是,成功的几率,也是足有七八分了。”

剩下的二三分,就靠老天爷的安排了。

梵白却是有些惋惜地自语道:“若是能够得到南塘溪的寒冰纯水,和妖界的鱼龙内丹,炼化的把握,绝对就能提升到九分以上了。”

“真是可惜啊!”

天都峰之上,从阴暗地牢中走出的封罗宇,被阳光照耀着,他有些厌恶地眯了眯眼睛。

“咂咂!可真是有些可惜啊!”

长久待在黑暗之中,适应了片刻光芒的他,有些垂涎地舔了舔嘴唇。

在他眼底深处,浓重的惋惜之色,更是毫不掩饰流淌而出。

就好像,摆在他面前的一只白白的大鸡腿,无端地就是被玷污了一部分,让得饥饿的他,不能吃个全饱一般。

“封天都的功体,遭到弈倾天的封印,这几日来,更是不断地被弈倾天的封印之术消磨着力量。”

“他一身真灵九重天的修为,尽数被我吞噬干净了,居然,也只是堪堪将我的修为恢复到,我之前经脉没被废的真灵一重天!”

“真是可恨啊!!”

“不过,我的修为,虽然还只是真灵一重天。但是,加上魔族少主赠送的邪功封剑十三,我的战力,比之过往,已然更上一层楼了。”

站在阳光底下的封罗宇,低低自语了几声。

随即,他回转过头,目光在身后的地牢入口,微微停留了片刻。

最后,便是毫不犹豫地转移开来。

不留恋!

不留情!

他与封天都之间的父子情,早在封天都百般折磨着他,抽髓般抽取着他体内封印之力的时候,便是消弭的一干二净了。

剩下的。

只有仇!

只有恨!

而如今,封天都的功力,已然被他吞噬的一干二净,成了一个真正的废人。

就像是当初的他一般。

他留着封天都苟延残喘,也只是为了,让对方慢慢品尝着绝望!

慢慢得等死而已!

心中念头,只是一闪而过。随之,封罗宇眼底阴沉之色,缓缓浮现而出。

“死亡之月,即将降临。我的任务,也该抓紧时间进行了。”

“如今,天都峰的阵基所在,我已经从封天都口中得知。而太虚宫那边,有慕容韵在,倒是不用担心。”

“五大阵基的两处所在,我已尽数得知,只要等到五月初五那日的午时,破坏掉这两处阵基,便算是完成了一个约定。”

“只是,现在,难办的是,问剑塔那边的事情······”

心中想到这里,封罗宇眼中阴沉之色,更加浓郁了几分。

“三代那个老不死的,有事没事都是守在问剑塔塔门之前,我想要不被察觉,登上第七层,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三代不离开,这件事便是无法完成······嗯?”

“蝶大人誓要铲除四大宗门,以报仇雪恨,若是能够找到一个合理的理由,将三代以及四大宗门之人聚集在一起,那便是一箭双雕之计了。”

“该如何呐?”

“有了!”

封罗宇眼中,诡异之色微微闪现,带着一抹不可掩饰的兴奋。

“只是,为了不让弈倾天怀疑我。”

“这件事,看来,还需要慕容韵替我去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