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28章 明天会是热闹的一天,不是吗?

第428章 明天会是热闹的一天,不是吗?

钟声敲响!

瞬息间,黑白双色的符文锁链,便是在弈倾天身上显现出来了。

黑、白,不一样的颜色。刚阳、森冷,不一样的气息。

截然不同的符文锁链同时化出,却是宛若一体般的交织缠绕在一起,螺旋着,游走在弈倾天身周。

嗤啦一声。

草木经化出的青色符文锁链,若鼎立的三足的一般,有些不甘示弱地冲入黑白的世界中。

瞬时,三色光华,同时大盛起来。

在一片迷蒙之中,三种截然不同的气息,开始缓缓地融合起来了。

青色锁链更是一阵晃动,慢慢的裂解成无数的青色光点,像是水滴一般,没入黑白螺旋锁链之中。

点点荧光,在黑白之上,亮起!

在弈倾天陷入感悟之中的同时,一旁的神无情,身上也是猛然起了变化。

随着太极玄心诀经文显化天地,她的身体内部,属于一气化三清的经文气息,像是蝉儿复苏一般,蠢蠢欲动起来。

而她的整个人影,远远看去,更是有些恍惚起来了。

两道相同的虚影,不断地被拉开,然后,再度汇聚到神无情身上。

好似,这一刻的她,身体中,要走出两个一模一样的神无情一般。

而在这不断的拉开、回复的重复中,那两道被分离开的虚影,也是逐渐的有些凝实起来了。

神秀峰之上,层层变故,发生的时候,远处的小缥缈峰,也是起了波动了。

在矗立的冰峰不远处,安然躺着的草菅胜谷,双眼一睁,便是猛然站起身来。

“这是、这是草木经在天地显化了?!”

体内残缺的草木经符文锁链,像是饥渴的贪狼一般,不动的晃动着,带动着草菅胜谷的身体亦是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他面上愤怒之色闪现,“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草木之体不死,草木经如何显化天地?!”

“神无情有青玄护体,近乎不死不灭,谁能杀她?!”

低吼了几声,草菅胜谷的气息,缓缓平复了下来。

他身后游丝不动,周身却是自有剑气纵横,“只是动用了草木经,就能给我这般剧烈的震动吗?看来,上一次无常形之毒给神无情带来的帮助,不是一点半点啊!”

“明天,将会是我最后的一次机会,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了······”

低声说完这最后一句话,草菅胜谷双眼一闭,再度倒在了林海之上、

“这一次,不是你的浴火重生,便是你的坠落无间了。”

她目光眺望着远处的神秀峰,眼中,担忧之色,若水波,一层接着一层······

绵绵不绝!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弈倾天紧闭的双眸,猛然睁开。

璀璨的青色光华,闪现的同时,他周身的符文锁链,亦是缓缓没入他体内。

带动着虚空,微微一颤!

“这是什么经文,好生奇妙啊!”弈倾天面上欢喜之色,掩饰不住。

他一直落后于衍道修为的武道修为,在参悟的短短时间内,便是再度突破了几个层次,已经逼近真灵巅峰的衍道修为了。

在弈倾天身前,神无情顿了顿,便是有些漫不经心地说道:“我也不知道。梵白只是说,这篇经文,对你炼化古佛心有所帮助而已。”

弈倾天眉头微挑,随之,便是舒展下来。

对于神无情的话,他倒是没有多少怀疑之处。

他更是没想到,自己此刻体悟修习的,就是梵白提及过的草木经。

因为,梵白说过,只有在草木之体死亡之后,草木经文,才会显化天地,重新择主。

如今,修习草木经,成为这一任草木之体的神无情,安然地站在他身前,那么,他修习的自然不可能是草木经了。

这不是很简单的道理吗?

弈倾天是这样想的。也是对的!

见弈倾天没有怀疑,神无情暗地里松了口气。

随之,她手掌一翻,“这是小韵托我交给你的。”

一张大红的帖子,被神无情拿着,递给了弈倾天。

“慕容韵?”弈倾天眼中露出疑惑之色,他可不记得,自己和慕容韵有什么特别深的交情。

“嗯?什么东西?”接过帖子,弈倾天翻开之后,快速扫了一眼。

随之,他眉梢便是缓缓挑了起来,“五月初五吗?啧啧!这可真是一个好日子啊!”

“一个是问剑宗前任掌教之女,一个是问剑宗天都峰峰座之子,不早不晚,这两人非要挑着死亡之月降临的日子成亲,可真会选啊!”

弈倾天话中,毫不掩饰浓浓的讥讽意味。

神无情目光从喜帖之上移开,“你觉得,封罗宇会作怪?”

弈倾天点点头,“有点。”

封罗宇经脉被废之后,诡异地再度踏上修炼之途,一直便是弈倾天心中的一点疑惑之处。

如今,碰上这般巧合之事,他怎能不感到奇怪呐?

神无情却是不赞成弈倾天了,“有些事情,你有所不知。”

“这桩婚事,虽然早在几月之前,便是定下了,但是,由于封罗宇成了废人,以及封天都之事,这桩亲事,其实,双方都是心照不宣地解除了。”

“而日前,再度提及此事的,不是封天都,而是小韵!”

慕容韵提出的?弈倾天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神无情脑海中,却是浮现出慕容韵的身影,她不由微微叹息道:“封天都落在封罗宇手中,怕是也活不长了,而封罗宇自己,全身经脉被你所废,修行之路,算是被你斩断了。”

“整个天都峰,已经没落下去了。势单力孤又是成了废人的封罗宇,日后,在问剑宗的日子,怕是不会好过。”

“小韵想要保护他,主动提及亲事,想要借助慕容华的威慑,保护封罗宇免受欺辱,不也是合情合理之事吗?”

弈倾天微微沉吟了一会,“慕容韵那个丫头,的确是个痴心不改的傻女人,她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道理。”

“倒是、倒是我有些多心了。”弈倾天叹了口气。

“她特意邀请你,你去吗?”神无情目光落在弈倾天身上。

弈倾天肯定道:“去!怎么能不去呐?这般热闹之事,怎么能不去呐?”

错过这次机会,还能不能见到你们这些熟悉的面孔,那可就是未知数了······

怎能不珍惜?

“小韵那丫头,深受三代的喜欢,这一次,她的婚礼,怕是他老人家也会出席,其他三大宗门之人,想来也会齐聚问剑一堂。”

这会是很热闹的一天,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