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29章 繁华声中,天崩地裂(一)

第429章 繁华声中,天崩地裂(一)

云层,乍然被撕碎之后,天际,瞬时,便是闪耀出无尽璀璨的光明。

却是,足以夺目!

好似,回光返照般,这一天初生的骄阳,却是释放着最为夺目的光华。若,要在短短时间内,将今天的热与光,一股脑地释放干净一般。

就是在这般瞩目的情景之下,一场堪称盛事的婚宴,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条理有序得,宛若它能够一直走下去一般。

从晨曦开始,那些遍布在问剑宗周围的大小势力,便是鱼贯而入,络绎不绝的迈入了问剑宗。最后,在太虚宫的周围,层层地落座。

将整个太虚宫,里里外外,严密地包围了几大圈。

这一次,慕容韵婚宴的声势浩大,比之一年前问剑宗的外门大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有着问剑宗一举灭绝魔宫的雄伟战绩在前,眼下,就连之前和问剑宗齐名的其他三大宗门,都是一下子被问剑宗给比下去了。

周围的小世家、小宗门,哪里会不赶紧地借着这个机会,来巴结问剑宗?

即便,这般举动,很有可能,会得罪问剑宗的老对头,烈阳门和天岱山。

但是,这些人根本就是不在乎了。

巴结住了猛虎,还需要顾忌小绵羊的感受吗?

这不是笑话吗?

而就在这些大小势力都是来的差不多的,接近正午的时候,姗姗来迟的三大宗门之人,便也是开始陆陆续续地现身问剑宗。

他们的待遇,自然比之外围的这些势力,要好上许多。

直接就是由着问剑宗前任掌教,今天婚事的主角慕容韵的父亲大人,慕容华,引着进入了太虚宫。

这些平时不怎么能够见得到的几大宗门巨头,齐齐现身。甚至,就连皇者三境的老祖级别人物,都是一下子全部冒出来了。

登时,便是让得太虚宫周围的大小势力,一阵窃窃私语起来。目光皆是带着好奇、忌惮以及一抹巴结羡慕之色,投射在众人身上。

人皇高手,他们可是一辈子都是没见过啊······

而等到弈倾天和神无情两人,联袂而来的那一瞬间,这些低低的窃窃私语声,瞬息之间,便是乍然停息了下来。

轰的一声!

更大的喧哗声,便是蓬勃爆出。

好似,这些人千万年没有说过话。这会儿,得到说话的机会,便是一股脑的全部倒了出来。

弈倾天眉梢微微挑了挑,便是淡然地随着神无情,第一次踏入了太虚宫。

而在他身后,那些窃窃私语声,却是毫不停息的响起了。

“这少年、这人,该不会就是······他吧?!”

“弈倾天!!”

“他、他,就是传闻之中的那个妖孽弟子,轰动四大宗门之人?!”

“就是那个,最近一举灭绝了魔宫的弈倾天吗?!”

层层的猜测,带着浓重的震惊、讶异,以及兴奋等各种复杂的情绪,响起。

“这人,一定就是弈倾天了!你们没有看到,他身旁那个青衫女子吗?”

“整个问剑宗,身穿青衫的,只有今天的新娘慕容韵······和那位大人,也就是神秀峰的峰座大人,神无情!”

“有这般风华绝代风姿的,也只有那位无情峰座大人了。”

“而能够和神无情并肩而行的,细数整个问剑宗,怕是也只有无情大人的师父,三代老前辈,还有一个,就是这个传闻之中的弈倾天!”

“他、他,怎么会这么年轻?”有人惊呼不解道。

旁边,登时有人讽刺反驳道:“年轻怎么了?年轻,就不能成为强者了吗?”

“君不知,现今魔族的那位领袖大人,就是叛出问剑宗的弟子,月清影吗?”

“那个月清影,也只是比弈倾天大不了几岁,如今,却能够统领一大魔宫势力!”

“要不是有弈倾天与她抗衡,对方想要灭绝周围哪个势力,她会做不到?”

“月清影?难道,就是当初与弈倾天并列问剑宗外门四秀,冷月天江,排名第二的月,月清影?!”

“正是!”

“问剑宗······啧啧!可真算是一块风水宝地啊!弈倾天那一届的外门弟子,不知道出了多少天才妖孽之辈。”

“不说弈倾天和月清影这般,妖孽非人的弟子。就单单提及那冷孤寒,他那一身修为,早就不知道超越了多少老一辈的修者。”

“还有那江不凡,闭关几月,再出,听说,修为也是暴涨的厉害。”

“除了弈倾天这一届的弟子,他们之前的几届,崭露锋芒的那些弟子,也是不少啊!”

“天战榜榜上有名的冷霜,以及现任代理掌教的飞雨,还有那叶非叶,这些人,哪一个,不是能够独当一面的天才弟子!”

“可惜的是,冒出这么多天才的同时,也出了月清影这个大魔头,也够问剑宗头疼上一阵子了。天道还真是公平啊!”

“切!就你,还天道地道的,不会脸红吗?”

“哎呀!哥们,给我留点面子啊!我等这一生,怕是都只能在入道四境挣扎了,也只能嘴上说说天道巅峰,过过嘴瘾。你又何必搅了兴致呐?”

“那倒是!”

“怎么样?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如何?”踏入太虚宫之后,神无情脚步一缓,突然问道。

“不怎么样。”弈倾天目光在人群中扫视着,有些漫不经心地说道:“比起这种万众瞩目,我倒是宁愿一直和你在神秀峰之上,清静地生活着。”

话音落地,神无情好看的柳眉,不由轻轻一挑。

话随口说出之后,弈倾天的面色,才不由微微一愣。

随之,他坦然地说道:“我要是能够,一直与世无争地待在神秀峰之上,岂不就是说明,大家都是安安稳稳地过着日子。”

“而这种和平的生活,不也是所有人愿意为之付出全部,以及期待的吗?”

这句解释,怎么听,都是有种多余的味道。

神无情淡淡地嗯了一声,表情淡淡。

她自己都是没察觉,她嘴角缓缓勾起的一缕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