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39章 永夜,死亡

第439章 永夜,死亡(锁链封心)

诛邪洞外,人魔双方,你来我往,各有胜负的交锋着。

一如,此刻,诛邪洞中,那颗宛若死物一般的古佛心,和弈倾天之间的拉锯战。

随着轻轻啵的一声响起,包裹着古佛心的那层蓝色薄膜,哗啦一下,便是碎裂成无数的星光碎片。

骤然璀璨一亮之后,便是消失无迹。

蓝芒消散天际,璀璨的光华,却是丝毫没有减少。

失去了寒冰纯水力量的抵抗,古佛心的光华更胜。刺眼的金芒,像是金铁融化的金汤一般。

倏忽一下,便是将弈倾天整个人,包裹了起来,化作了一个金人。

那股似曾熟悉的磨灭之力,再现!

在失去寒冰纯水的过滤作用之后,古佛心的空之本源,好似被大坝阻拦许久的怒江一般,卷着滔天的海浪,在弈倾天识海中,翻覆起来。

搅动风云!

弈倾天身影不动分毫。

他的识海中,随着庞然佛气的涌入,却是微微起了变化。

一旁,被五灵噬元阵压制的梵白,有些紧张地站起身来。

他目光,落在好似褪去了一层皮的古佛心。

那股熟悉的璀璨光华、气息,让得他眼睛微微一眯,不肯流露出一丝表情来。

“第一阶段,总算是过了。”

他感叹了一声,随即沉沉自语道:“接下来,才是最为艰难的时候。”

“希望、希望,你能坚持住吧!”

而在梵白这句带着希冀的自语声,落下的一刹那。

弈倾天识海的变化、识海中的反抗,亦是,轰然爆出了。

这爆发,来的太强烈!

以至于,无尽的佛气,无尽的带着空之本源的佛气,还未来得及,在弈倾天识海中稍作休息,安家落户。

便是,被尽数驱赶了出来。

像是江河倒灌一般,再度,回涌到古佛心之中。

这一幕,看得梵白眉头一挑。

嗯?这是什么情况?难道,炼化出了什么变故不成?

吞吐出佛气,不吸纳古佛心的力量,如何炼化古佛心?

梵白疑惑。

下一刻,他的面色,便是不由再变了起来。

佛气被压逼着,驱逐离开弈倾天的识海,拖着淡淡金色的尾巴,就像是彗星一般。

而在这淡淡的尾巴后面,却是涌现出了更加庞然骇人的所在······

空间中,锁链拖动的声音,缓慢地响着。

一声一声的金铁敲击声,好似都是能够清楚地分割开来。

因为太慢,所以,便是显得格外的沉重。

格外的肃穆!

佛气还未完全消散干净,拖着的尾巴,越来越细,越来越淡。

却是,眷恋地不肯离去。

招摇着,对着弈倾天,好似在勾引着。

又好似,在挑衅着某些东西。

而锁链声,依旧清晰缓慢。弈倾天的眉心,光华渐渐蠕动着,却是缓缓开启了。

黑、白双色的锁链,横出!

响起的,却是亘古之前的钟鸣声,一波一波······

这是弈倾天体内,太极玄心诀化出的符文锁链。

之前,便是一直潜伏在他体内,勾勒着一个单纯的黑白世界!

死寂!

只是,如今,这符文锁链,虽然,依旧是那般荒凉的黑白之色。

但是,在锁链的周身,却是有着一层淡薄的青芒,缓缓旋转着,若星云······

给这死寂亘古荒凉的黑白,带来了一丝生机。

黑白符文锁链,探出弈倾天的眉心之后,仍旧是缓缓拖动着,笔直!

好似根本就是不受佛气的激将一般,锁链却是若光线延伸一般,在空中架起了一座长桥。

铁锁横江而立,一头连接着弈倾天眉心处,一头最终扎入到古佛心的表面。

青色弥漫。这锁链,就好似成了一个参天大树一般,欲扎根在古佛心。

欲扎根在灭绝一切的太阳之地。

梵白眼中震惊之色,不受抑制地流淌而出。

在符文锁链出现的那一刹那,他便是察觉到了一丝异常亘古的气息。

他越是观察那黑白符文锁链,越是感受到一股震撼人心的心惊。

那种气息,在他过往的岁月里,在他认识的人,认识的属于他那个时代的人之中,也只有寥寥几人身上才显露过。

那是超脱的气息!

横江锁链扎入古佛心,却是不能深入进去。

包裹着锁链的青色雾气,微微一晃,便是顺着古佛心的表面,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像是树根分叉,又像是血管一般,逐渐地在古佛心之上,蔓延开来。

最后,将整个古佛心,再度包裹起来。

这一次,不似之前那般地单纯对抗,而是······主动吞噬!

这,才是,应对古佛心之前挑衅的······挑衅!

同是亘古存在的挑衅!

死亡的白色雾气,因为月清影的出现牵引了死亡之月光华的缘故,显得更加浓郁了起来。

带着淡淡的湿润,微凉。

而隐藏在雾气中的猩红目光,因为雾气的更浓、更白,反衬之下,便也是同样显得更加血红、更加刺目起来。

密密麻麻地,点缀在这片空间中的血红眸子,一瞬不瞬,宛若凝固了,始终紧盯着一个方向。

那里,是她,是她们,欲杀之人的方向。

那里,将会是一切的终点。

梵白的封印之地,正道人士,也许能随意进入。

但是,魔族之人,妄图进入,却是会直接遭到镇压。

当初,弈倾天陷入诛邪洞,梵白将弈倾天卷入封印之地。花弄影心急之下,便是想要闯入封印之地。

最后,她却是被古佛心,和诛邪逼退。圣芒更是险些就是,将手握天相九柳的花弄影,给斩杀了。

由此可见,这封印之地,对于魔族之人的极度排斥。

或者说,是古佛心和诛邪,对于魔族宿敌,有着那种随着他们主人流传下来的不灭的厌恶,和······杀意!

而如今,死亡之月降临,这种杀意,虽然不减分毫。

甚至,很可能更加浓烈。

但是,古佛心和诛邪,已经没有那种能力,那种······能够抵御魔族进入封印之地的能力。

死亡之月的死气压制,是一方面原因。

而弈倾天全力炼化古佛心的行为,便是另一方面的原因。

炼化古佛心,便是等同于废除了,古佛心针对魔族的力量。

只要弈倾天足够强,强到,古佛心不得不全力反抗他······为了不被磨灭!

从而,没多余的力量,抵挡魔族!

而这,也正是,外界猩红杀机,等待的原因。

等待的时机。

破入封印之地,斩杀弈倾天的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