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44章 永夜,死亡

第444章 永夜,死亡(人之门)

便如同地下众人的眼中,能够看到的,全然都是喜悦之色一般。

都是极致的一种情绪。不含杂质!

却是注定了,会有一种情绪,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会变成它的反向极端······

天空之上的“人”字,光华渐渐的开始黯淡下去,看起来,就好像要消失一般。

越来越黑暗起来,便如同,所有人此刻眼中的颜色······

映照的,皆是幽黑,虚无的黑暗!

光华黯淡下去,不是因为,“人”字要消失,而是因为,它正在裂解。

不是再度拆分为三道笔画,而是沿着一撇一捺的分明线条,被强力地拉扯开来。

分明的线条,被拉扯裂开之后,露出的,便是背后的黑暗。

背后的虚无空间!

天空像是一张画卷一般,顺着中心的那个“人”字,被强行的,撕裂成了三大块,卷着皮儿,翻了起来。

越撕越大!

最后,露出的黑色,便是一个大大的三角形,一个以着“人”字三个顶点构成的三角形,一个虚无通道。

门,这端,站着的,是他们这些,努力求生的人。

门,那端,有着,能够救他们脱出死地的生机。

这端,那端,便是,此岸与彼岸。

度的过程中,充满着无尽的不可知、不可预料······

生与死,仍旧是不可知的!

然而,三代等人心中,却是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紧张,虽然还有,但是,却是要少上许多了。

毕竟,眼下的这种局面,比之之前的毫无希望,总算是多了一线曙光了。

传送阵开启,眼下,三代等人要做的,便是等待。

等待,门的那端,有人来救他们。

等待,门的这端,他们能够不被杀死。

“你们以为这样,就能存活下去吗?”

月清影心中冷冷自语一声。

前一瞬,她的眼中神色,微微变化了一下。只是,一直专注于人之门的众人,没有察觉到而已。

心中念头这般落下,月清影的人影,亦是缓缓落下了。

带着滔天的魔威,和冰冷的死气!

“都给我去死吧!”

面容冷然,月清影单掌一翻,魔掌,瞬时若巨山一般,向着大地拍落。

“大家小心!”

鬼夜叉提醒了一句,便是身化一抹黑色流光,纵跃天地,向着月清影,奔袭而去。

其他之人,皆是尾随着鬼夜叉,横渡虚空。

凌厉剑招,幻化而出,流光飞泻,向着月清影斩落而去。

“破!”

“化!”

手中太阴魔镜轮转,映照着月清影,在天地间,幻化出无数不辨真假的镜像分身,齐齐向着众人奔去。

以一人之力,抗衡四大宗门,最为巅峰的所有存在。月清影,面色丝毫不变。

她眼中蔑视之意,更是浓得,能够滴出水来。

“啵!”

“啵!”

天空之上。

众人散落八荒,围成一个球形。

道道攻击,无死角地,向着天上地下,攻击而去。碎裂了道道的镜像分身。

炸裂了,一个又一个的月清影。

依旧无血!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鬼夜叉手中鬼火,轰击而出,在天地,炸出一片绿色的鬼域。

瞬息间,却像是被压迫的气球一般,再度,被无数的月清影,填充了进来。

杀之不尽!

三代看了看自己眼前一样的景象,有些无奈苦笑道:“只能尽量支撑下去了。”

“传送阵已经开启,若是剑阙能够抽出力量,来支援我们的话,等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就会来了,所以······”

“所以,我们还必须,被这月清影,继续玩弄一段时间?”

鬼夜叉捏住一个月清影,狠狠地揉碎。

这种,好似斩杀空气的感觉,当真是,不爽透顶了!

三代无奈点点头,嘴唇动了动,欲说话。

然而,月清影的话音,却好似无处不在一般,传了出来。

“你们不会被我玩弄很久的,因为,接下来的时间······你们只能等死!”

冷然中,带着戏虐的话音,传出后。众人心中,微微一跳。

虽然,他们不知道,月清影话中意思,却是无端地,有些心惊肉跳起来。

三代想到了某种可能,眼睛不由微微一眯。

他看了看,天空之上,稳若金汤的人之门,说道:“你若是想要破坏这人之门的话,我劝你,还是不要白费心思了。”

传送阵,涉及到的,乃是空间。

想要破坏一个传送阵,除了以绝强的力量,直接碾压空间碎裂虚空,就好比天荒山脉那道跨域斩出的刀痕的主人,一刀撕裂空间那般。

就只有另外一种方法,那就是,以空间力量,破碎空间力量!

而如今的月清影,虽然得到死亡之月力量的加持,实力增长的很快。

但是,说到底,她也不过还是处在人皇之境,还没有达到那种,能够破碎虚空的强悍境地。

她想要以着一己之力,碎裂人之门,自然是妄想。

想要撼动问人剑勾勒出的人之门,那得需要,多么庞大的空间力量?

又需要多少的空间石,承载这些空间力量?

她月清影,也是何来这么多的空间石?

所以,三代根本就是不相信,月清影能够破碎人之门。

这,只会是白费心思!

他是这般想得。然而,月清影却是嘻嘻一笑:“白费心思吗?大家不都是说,有付出就有回报吗?我既然花费了心思,那就不会是······白费!”

三代挑眉。空间中的无数月清影,却是密密麻麻地包围住了所有人,也是······遮蔽住了他们的视线。

遮蔽住了,天空之上的那座人之门!

“你觉得,为什么之前你们开启传送阵的时候,我只是骚扰你们,而等到你们成功开启传送阵之后,我却是全力攻击你们吗?”

“甚至,不惜被你们这些蝼蚁,破碎了我一个又一个的镜像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