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43章 永夜,死亡

第443章 永夜,死亡(妖王裂地)

地面一片狼藉,只有夜影低低的喘息声,压抑地响起的。

她心中一切的疯狂,好似在方才的那番铺天盖地的轰炸之中,完全的宣泄出去了一般。

让她压抑的心灵,得到释放的同时,精气神,也是微不可查的漏泄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方才的疯狂,是因为,眼前已然见不到人影的冷孤寒。

还是那个,屡次挫败她,夺了她的少主的弈倾天······

她也不想知道!

如今,她只想杀了弈倾天,终结这一切。

事后,她是生是死,她都是不在乎了!

“我说过,若是不能让你付出代价,我便誓不为魔······”

在心底,缓缓对着自己说了这么一句,夜影缓缓拾起手中血刃,脚步一踏一响地,向着诛邪洞走去,走向那个终结之地······

“挡关的我,还未死,你就这样,想进去吗?”

熟悉的声音,若惊雷一般,在夜影耳边,炸响开来。

冷孤寒?!

他怎么可能还没死?!

怎么可能?!

她心中疑问!

她不信!

所以,她抬头看向,那个被轰出不知多深的大洞。

洞内没人。

没有那个熟悉的人影。

没有冷孤寒。

“白骨碎神·裂地!”

低沉话音响起的同时,被轰击而出的坑洞之中,爆出一股惊天的力量,由着洞内深处,轰击而出。

顿时,整个坑洞的顶部,以及四周,皆是被掀了起来,向着四周,炸飞开来。

露出里面的一道人影来。

模模糊糊,却是顶天立地!

枪尖杵地而立,无匹的枪芒,却是搅动天地,风云之力被拉扯着,被白骨碎神吞噬,在人影上方,形成一个庞然的漩涡。

而漩涡之中,一头额头处长着独角的青牛,缓步踏了出来!

在一声裂地的哞哞叫声中,独角青牛狂奔而出,向着夜影袭来······

“这是、这是,妖界的妖王之力吗?”

心中只来得及,响起这个念头,夜影手中的血月,便是哗啦一声,破碎成漫天的碎渣。

整个人,更是被一股沛然的妖气轰中,像是被顶飞了一般,跌落到无尽的死亡雾气之中,不见人影······

不辨生死!

“哞哞!”

俯首甘为孺子牛!虚空中,还未消散的独角青牛,却是没有俯首,反而,仰头对天,哞哞叫了起来。

那双沧桑的眸子,看着天空,看着那轮死月,透露出一股执着、一股冷然!

虽然内敛。

却是,自有其锋芒!

仰天叫了几声,独角青牛的目光,又是在几个方向,微微扫了扫。最后,才落到杵着白骨碎神,半跪在地上的冷孤寒。

独角青牛低沉地叫了几声,随之,在冷孤寒微微波动的眸光中,化作了一道青色流光,再度没入到白骨碎神之中。

冷孤寒微微咳嗽了几声,泣出的血色,他却是,没有看上一眼。他的目光,落在白骨碎神之上。

好大一会儿,他才横枪一扫,依靠着长枪,靠在了石壁之上。

若沉默的大理石雕。

默默!

不弃!

天痕五大域,其中,只有西剑域,以剑为名。自然,是有着它的来由的。

除了不世剑客,天诛,第一次的降临寰宇,便是出现在这里以外。

还有一个原因。

便是,四大主宰势力之一的极天剑阙,以剑闻名,以剑行走天下······

一宗之剑,便能,命名一域。自然,剑阙的剑招,也是不容小觑的存在。

便如同,此刻缓缓开启的传送阵。

剑碑之上的剑痕,受到三代手中的同源剑气刺激,虽然只是前辈之人留下的无根之源,然而,在这一刻爆发出来的力量,还是让在场所有人,心中都是不由自主的震动起来。

秋叶飘零,落在湖面上的,在船桨搅出的漩涡中,打着转儿。映照着阳光,有些炫目。

就像是此刻,在空中不停旋转的黑色剑碑一般。

在旋转的过程中,剑碑之上的三道剑痕,愈发的璀璨起来。

越来越亮,映衬之下,好似,剑痕逐渐的变得有些深刻起来,要入木三分,刺透这剑碑······

刺破这苍穹一般!

三代的面色,早就是变得如同他的白眉一般,雪白了。

汗水流尽之后,他面上残留下来的盐粒,在死月之下,微微泛着银光。

就像是日光下的吸血鬼一般,脆弱得,碰一碰,就能碎裂成漫天的飞灰。

周围其他之人,比之三代,也是好不到哪里去。

个个,面色都是有些病怏怏的。眼中透露出的光华,炽热的,却是可以灼伤人。

传送阵,不好开启!

三代,不好受!

他们,也不好受!

就在这短短的片刻时间里,月清影不停骚扰之下,他们的外围一层防御,已然要被对方突破了。

被月清影残忍杀害的真灵修者,十根指头,已然数不过来了。

血腥的气息、紧绷的神经,再加上,月清影不断增长的实力,早就是将众人的心灵和肉体,来回不知道摧残了多少遍了。

所以,他们虽是疲惫不堪。饱受折磨的精神,却还是显得有些亢奋的。

在三代体内元气挥霍一空之后,剑碑之上的三道剑痕,便是如同书卷之上,墨汁勾勒的一个大大的“人”字,拆解成三道笔画之后,倏忽一下,就是飞上了天际。

若游龙一般,若飞剑一般,在天际游走了几圈,最后,重新组合成,一个大大的“人”字!

亮的刺目!

亮的,要裂开这天!

大局,似乎已定。

月清影负手站在天空,不再出手。

“极天剑阙的问人剑?可真是熟悉的气息啊······”

她看着天空上,隐隐间开始变化的巨大“人”字,低声自语着。

她眼中,却是全然看不到担忧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