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42章 永夜,死亡

第442章 永夜,死亡(星月争锋)

血月再临,一片肃杀!

夜影,横空而立,面对着诛邪洞。内里散发出来的紊乱气息,本来应该,让得她心中,喜意蔓延。

然而,她的面上,却是难看的发黑。

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这个,挡在她身前的男子!

背后的白骨碎神,在惨白的死气映照下,显得愈发的白,白得透明!冷孤寒右掌轻轻地按落在枪柄之上。

夜影的出现,让他缓缓站起身来。

枪尖,随着他身影的立起,慢慢地下斜着,指地之后,便是······

一人。

一枪。

挡关!

死月之下。

血月之前。

白骨挡关!

夜影手掌微微一动,血刃孤鸿,轻轻滑落而下,被她握在掌心。

紧紧地,带着滔天的血煞气息!

她脚步,轰然向前一踏。

天地轰鸣间,肃杀气息,荡漾而出!

“冷孤寒,身为我手下败将的你,如今,还妄想挡我之路吗?”

枪芒不动,冷孤寒冷静的目光,若死水一般,“这人世间,谁能不败?谁能常胜?”

谁能不败?

谁能常胜?

一败,一胜,说得,皆是夜影!

昔日,她,会胜。那么,今日,她······就能败!

“想要败我?那也要看看,你的实力如何了?”

气势冷然,夜影手中血刃,猛然散落,若折扇开启一般,化出几轮血月。瞬时,飚射而出,向着冷孤寒斩落而来。

冷孤寒身影不退,不动!

单臂持着白骨碎神,横扫而出,枪芒凌厉。

顿时,火星四射开来。

一枪扫开对方的攻势,冷孤寒手中白骨碎神不停,顺势,轰然向着地面,砸落而下。

枪尖轰落在地面之上,一股巨力,向着地底,爆射而下。

像是音波一般,向着地层的四面八方,辐射而去。

天地一震,被扫荡出一片清明!

地下,一道血芒,被压迫着,冲出地面的同时,一道枪芒,紧随其后,轰击而出!

爆炸之声,在天际轰然再开。平地惊雷起!

明面的杀招!

致命的暗招!

皆是被冷孤寒一枪扫开,夜影面色,不由微微难看起来,心中感到有些棘手起来。

让得她,对冷孤寒,更加忌惮起来。

让得她,对弈倾天,更加暗恨起来!

魔宫一战,在地牢之中。

弈倾天的两道分身,分别施展出的剑招八极封天,以及衍术圣莲灭罪。没有轰击在月清影身上,皆是被她和六翼蝠王,中途拦截住了。

当时,弈倾天急于追杀月清影,也是没有查探她们二人的生死。

而最终的结果,便是,六翼蝠王直接被弈倾天轰成渣渣了。

而她夜影,虽然侥幸不死,但是,功体也是受到极大的重创。

一身人皇之境的修为,现在,也是无奈的跌落到真灵巅峰了。

真灵巅峰修为的她,对上点亮了四颗道宫九星的冷孤寒!夜影心中,还真是没有必胜的把握。

只是,即便这是一场胜负参半的战斗,她也不能败!

因为,这是一场不能败的战斗。

心中这个念头落下的时候,夜影的身体,已然伴随着血月,再度横斩而出!

血色刀芒旋转着,带出滔天的血波,铺天盖地地向着冷孤寒,倾覆而下。

熟悉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的那一刹那,冷孤寒大喝一声。

眼中寒芒一闪之间,臂膀微微一动,白骨碎神,已然闪耀着冷芒,瞬息向着前方轰了过去。

枪芒锐利!

点在血波之上,便是如同轰击在玻璃之上一般。

血波破碎!顺着轰击而出的冲击波,倾覆而下。

而血色消失的同时,一柄散发着嗜血光华的血刃,刀锋偏冷,轻轻一带,便是向着冷孤寒的脖颈,划了过来!

毫不留情!

刀锋逼人而来,冷孤寒眼中水波不动,长枪轰然一竖的同时,空着的左掌,猛然拍击而出,轰落在枪柄之上。

枪身倏忽一弹,便是扫在刀芒之上。

铿锵之声,乍然响起!

一招过后,两人身体,皆是不由自主地倒退开来。

地下岩石,随着两人的倒退,像是被龙卷风卷起的草皮一般,泛着浪头,紧随着两人,倒翻而起。

场面,顿时,陷入一片黯淡、迷蒙之中。

隔着被巨力竖起的岩石墙壁,冷孤寒眼中光华,冷静的可怕。

他目光只是微微一闪,白骨碎神之上,璀璨的星芒,便是跃跃欲试,化作四颗星辰。

缭绕在枪尖之上,滴溜溜转动着,带出一连串的火花闪现而出。

“陨落星辰!”

一枪轰击而出,便是星辰在前,也是能够陨落!

“血月斩!”

两人,虽然不能看见对方的身影。

但是,这一刻,好似心有灵犀一般,皆是向着同一个方向,极招同时轰出!

星、月交锋的一刹那,顿时,草木皆吹,巨大的冲击波,以着交锋点,向着地下,轰然贯穿而去。

山道被轰出一个巨大的缺口,碎石哗啦啦地,滚落而下,像是坠落无底洞一般。

轰鸣声中,一道血色人影,顶着爆炸的余波。

一刀,再度斩出!

天际,悬挂的死月,在这一刻,微微一亮,好似,更加明亮了一分。

而夜影手中的血刃孤鸿,血芒更胜!

在天地间,划出一道无匹的血色匹练,轰然一声,便是斩落在,冷孤寒横挡而出的白骨碎神之上。

下一刻,便是无尽的血色洪流,浩浩荡荡地,向着诛邪洞,轰击而去。

携带着,冷孤寒不停倒退开来的脚步。

以及,嘴角泣出的那刺眼的血色!

一招轰退冷孤寒,冷孤寒退一步,夜影便是进一步!

她脚步在天地踏响,一如她此刻的话音。

“手下败将,永远,都是手下败将!”

“冷孤寒,你胜不了我的!”

身受重伤的她,的确是胜不了冷孤寒。

但是,如今有着死亡之月的协助,冷孤寒,又岂是他的对手?

一语落下,夜影手中血刃,再斩。

无尽的血月,化纳着死月的力量,不停的轰向冷孤寒。

若,一波接着一波的浪头一般,冷孤寒脚步不停地,倒退开来,持着白骨碎神的双臂,即便微微颤抖着,却是,没有下压一分一毫。

嘴角血色不停流出,他的眼中,却是丝毫不见狼狈之色,反而愈加的璀璨夺目起来。

若星辰!

轰隆!

“还不死?”

轰隆!

“你还不死!”

轰隆!

“你怎么还不死啊?!”

轰隆!

轰隆!

无匹的力量,伴随着毫不停息地斩击,若九天银河一般,不停的宣泄在冷孤寒的身体上。

他的身影,已然无路可退,背部紧紧贴在了,洞口一边的石壁之上。

伴随着,夜影状若发狂地轰击,一道裂痕,在他背后石壁上浮现,随之,又是一道。

最后,密密麻麻地,若干涸的大地,裂开的巨大缝隙一般。

然而,这些久经梵白佛火炙烤的石壁,却是,没有崩碎开来,而是随着夜影的轰击,不停的深深凹陷了下去。

冷孤寒整个人,便是如同陷入海绵之中了一般,不断的被轰着没入其中。

最后,人影已然彻底看不见了!

唯有空气中,残留地一些血腥气息,证明着他的存在······

“还不死吗?!!!”

人影已是不见踪迹,夜影却好似,还没苏醒过来一般,再度轰击出几十道刀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