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41章 永夜,死亡

第441章 永夜,死亡(剑招启阵)

绝望之际,这块意外出现的剑碑,着实让得众人士气一震。

一线曙光,好似出现!

一旁,鬼夜叉的目光,落在三代手中。

在那里,一块三尺高、一尺宽,不是很厚,通体泛着温软黑色的石碑,静静地浮现着。

厚重中,一丝丝的空间之力,荡漾而出,将周遭的空间,紊乱扭曲开来。

这块石碑,既然,被三代称为剑碑。

自然,是和剑有关。

不仅,是和极天剑阙有关。也是,和剑招有关。

而鬼夜叉的目光,与其说,是落在整块的剑碑之上。不如说,是落在剑碑面上的三道浅浅印痕。

或者说,浅浅剑痕!

这三道剑痕,便是代表着,三式剑招

三式,只有真正的极天剑阙的弟子,才能修习的剑招。

便如同问剑宗之中,唯一会三式剑招之一的三代。

三道剑痕是剑招的同时,亦是一道传送阵!

一道剑招勾勒的传送阵!

天空之上。

死月之下。

月清影罕见地,没有继续干扰三代等人。虽然,三代等人看似放松,却依旧防备着她。

她不是不想干扰,只是,之前,和此刻,都是有着,更加吸引她目光的存在而已。

她的目光,自从飞鱼出现之后,便是一直落在了对方的身上。

直到飞鱼随着邀明月离开,她的目光,虽然收回了,却还是,带着一丝沉思回忆之色reads;

宠经沧海。

良久。

她才微微感叹了一声:“时间过得还真快啊!”

随之,她又是有些讥讽地,自语着:“妖界九大妖王之一的后人,居然,生活在人类世界中,而且,还认了一个人类为主人。”

“这,还真是,讽刺极了!”

“若是让御天神龙知道了这等羞辱之事,他还不得气得,从九巍山的坟墓里,跳起来!”

“呵呵,跳起来也好,也好让我······一报当年之仇!”

冷然说完这一句,她眼中神色,便是尽数收敛了起来。

她的目光,随之,便是再度投射到眼下,投射到三代等人身上

“极天剑阙的剑招,的确算是不凡的存在。”

“只是,落在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手中,却愣是一点皮毛也是学不会。”

“真是埋没了它!”

“关键时刻,也只能,被你们当做求救的传送阵,来用。”

“这般无能的后辈,可真是丢尽了风无相的脸啊!”

月清影目光落在剑碑之上,眼中异彩放出的同时,话中讥讽意味不断。

三代和鬼夜叉,对视了一眼,皆是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惊之意。

对方,居然只是一眼,就看出了,剑碑之上,刻画了极天剑阙的剑招!

而且,她谈起极天剑阙剑主,风无相的时候,更是气势泰然地直呼其名,这种姿态······

好生霸道啊!

这个月清影,到底是谁啊?

三代不解。

鬼夜叉也是不解。

他们两,也不知道,是幸运?

还是,不幸?

因为害怕三代等人,得知了月清影的真实身份之后,会完全丧失战意。

所以,梵白和弈倾天,都是选择,没有告诉众人真相。

所以,在场众人,知道月清影蝶魔神身份的,怕是,也只有神无情一人而已。

这也就造成了,此刻,三代等人,心中的震惊与不解。

不过,震惊,归震惊。

需要求救的

“前辈,还有无情丫头,以及各位同道,此次,还需麻烦你们,替我护法,这传送阵,需要以相应的剑招刺激,方能开启。”

“而这个开启的过程······万万不能收到惊扰,否则,我会受到剑气反噬而死,而剑碑,也会同时毁去。”

三代目光有些凝重:“成败尽在此刻,望众人,切莫大意啊reads;

错嫁倾城后!”

众人闻言,皆是有些沉重地点了点头,身影一闪,便是有序地,散落在三代的周围,围成了两层防御。

最里面的一层,乃是神无情和鬼夜叉,两大人皇巅峰强者。

而外围的,则是几大宗门,残存下来的真灵修者。以及,烈阳门和天岱山,唯一的两位人皇三重天的老祖。

层层防御布下,三代也是不再迟疑,手中剑碑,被他竖着,猛地杵在地面上。

像是木桩子一般,被深深钉落在土地之中。

他的手中,更是亮起锋芒剑气。

剑光逼人之间,只见,剑碑之上的三道剑痕,亦是微微亮了起来,应和着三代手中的剑气。

传送阵,即将开启!

天空之上,月清影目光落在被层层保护的三代身上,眉头微蹙着。

死气入体,她的魔体解封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只是,想要达到轻而易举地,蔑视在场所有人的程度,还是需要一些时间的。

而等待的这段时间,却是足够三代开启传送阵了

这,可真是有些头疼啊!月清影指尖轻轻按了按眉心。

魔体解封之后,就算风无相降临问剑。她也是,丝毫不惧的。

忌惮,还是有的。

所以,这传送阵,能不开启,还是不要开启的好。

心中这般想着,月清影嘴角,缓缓勾起一抹诡异笑容。

她目光缓缓落下,似有似无地,看着神无情。

“你们在这里,开启传送阵,为着未来的生机,求救。可是,你们这些人,想过眼前的危机吗?”

她话音淡淡,鬼夜叉众人,心中却是微微一震。

月清影能够想到他们这些存在,又怎会,想不到弈倾天?

以及,那个能够扭转局势的魔佛梵白呐?

她能够亲自出手对付他们,那么,用来对付正在破封的弈倾天的人,又怎会少的了?

一念至此,人心,便是微微浮动起来。

见此,月清影面色,微微一喜。

只要有破绽,她就能见缝插针,裂解这个防御。

而就在她欲动手之际,神无情淡淡的话音,却是随之传了出来,让人安心下来了!

“你能够不忘记,对付小天。”

“小天又怎会没有预料到,你要对付他?”

诛邪洞外的战斗,谁胜谁负,还犹未可知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