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46章 永夜,死亡

第446章 永夜,死亡!(死气与神诀)

唯一的,或者,更准确地说,唯二的希望,之一,人之门的被破,对三代等人,足以造成一种沉重的打击了。

在他们众人不知道,剑阙已然有着一个绝顶的高手万里奔袭而来。

以及,弈倾天破封之事,仍旧,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毫无动静的情况下。

这种,若死月一般,死气沉沉的绝望,便是来得,有些理所当然的。

就好似此刻,梵白心中,渐渐蔓延开来的那种情绪。

那是,刚刚拾起希望之后,希望瞬息破灭的绝望

封印之地,梵白眼中倒映的,尽是一片惨白之色。就好像他的佛火,白琉璃莲花净火一般,白得透明。

白得无暇。

然而,这种熟悉又不熟悉的白,带给梵白的,却不是温馨暖意。

而是,无尽的寒冷。

彻骨

因为,这不是他的白琉璃的白,而是死亡之月的白

封印之地上方的那片火海,在月光投射而下的那一刻开始,便是已然被洞穿开来了。

像是,屋顶上,开出的一个天井一般。不大,却是足够某些东西,浸染进来了。

相似的白,带着截然不同的森冷寒意,投射而下。

应该在地下留下的月色,没有一丝浪费,尽数的,落在了古佛心下的弈倾天身上。

像是渗入泥土之中的血色一般,渐渐地,主动融入弈倾天体内。

因为,月光不断被吸收的缘故,死亡之月和弈倾天之间,搭建的这座白玉般的光桥,便也是,缓缓流动着,像是水银之河一般。

亘古地流着

死月之力,川流不息缓缓地,渗入弈倾天的眉心之中。

随之,又是从弈倾天的眉心处,荡漾而出,若水流被牵引一般,流淌到,连接着弈倾天和古佛心的黑白符文锁链之上。

好似受到相似的死气之力滋润,螺旋的黑白符文锁链之中,白色的锁链,缓缓亮了起来。

慢慢地,更加璀璨起来。

一时间,居然,将黑色都是映照的,有些泛白。

而外围的青色雾气,更像是要被蒸发气化一般,微微向着外围逸散着,渐渐地变得稀薄起来了。

死月,有所变化。

弈倾天,有所变化。

符文锁链,有所变化。

自然地,被符文锁链包围的古佛心,也是有所变化。

盘根错节,攀爬在,整个古佛心表面的青色线条,早就是变得惨白无比。

像是,一根一根尖细的玻璃管一般。

里面流淌的,则是凉如水的月光,以及金黄色的血液。

一者,想要通过符文锁链,流淌到古佛心内部。一者,却是想要流到弈倾天体内。

截然不同的色彩。

截然不同的气息。

在冲突的激流之中,便是,不可避免地缓缓混合了起来。

最后,便是

“噗嗤”

紧闭着双眸的弈倾天,身子微微颤抖中,一口鲜血不可抑制地,便是喷了出来。

墨香木的气息,虽然让他陷入深层的感悟之中。

但是,外界发生的事情,他还是知道的。

死气入体,抗衡佛气,本来,就是他的一个预备方案。

是他准备在草木经各大手段都是施展出后,还不能炼化古佛心的时候,动用的。

而他的这个想法,在之后的实践中,也被证明,是正确的。

他,也是一直在这样做的。

一丝一缕的窃取死亡之月的力量,只要把握好一个度,对正道人士,能够造成极大阻碍的死气。

对他弈倾天而言,则是炼化古佛心的无上利器。

然而,这个一直就是被弈倾天把握好的度。

在之前的某一刻,却是,突然变化了起来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死亡之月的力量,为什么一下子会突然暴涨这么多”

心神沉寂,弈倾天努力压制着,体内对这股死气的渴望。

佛气与死气的交锋,激荡化出一阵阵的剧烈波动,通过符文锁链,渗透他的识海,再蔓延至他的周身。

给他带来,彻骨的痛。

就像是,有着无数细小的钉子,砰砰锵锵地,敲击在他的每一寸。

每一根骨头上一般

剧痛

人之门的破碎,迸发出来的空间力量,不仅摧毁了虚空之道,也是让死亡之月,察觉到了弈倾天化纳死气的行为。

所以,才有了这一刻,无尽的死气,灌输入弈倾天体内的情形。

死亡之月的死气,对弈倾天而言,有着无比的吸引力。

而他弈倾天,对于死亡之月,也是有着,某种莫名的吸引力。

让得死亡之月,甫一察觉到弈倾天的存在之后。诞生的第一个想法,便是要吞噬,或者说,同化掉弈倾天。

这些,弈倾天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

他只知道,如果,他再不能采取一些动作,没有被古佛心磨灭掉的他,怕是就要在佛气、死气的争斗中,被震碎成无数的渣渣了。

心中念头一转,弈倾天狠了狠心,猛然放开,身体对死气的抵制。

随着弈倾天的动作,月光光柱,微微一凝滞,随之,便是以着更加迅猛的速度,若奔腾的江河一般,倒灌进弈倾天体内。

黑白符文锁链,瞬息,一阵晃动。

白芒大盛

只是一眨眼的时间,黑色光华,便是再也看不见了,完全的,便是被月光包裹住了。

白芒,像是层层推进的波浪一般,沿着符文锁链,蔓延到古佛心之上。

最后,轰然一声,便是扩散开来。

死气,将整个古佛心,都是笼罩住了。

受到浓郁死气的刺激,古佛心上下跳动了起来,带动着弈倾天的整个身子,都是不停的上升起来。

刺眼的金芒,微微酝酿之后,便是光华乍破。

金光刺破云层,爆射而出

巨大的波动,轰然炸响轰得弈倾天,整个身子都是摇摆不定。

气浪四处扫射开来,轰在五灵噬元阵之上,荡起了阵阵涟漪。

内里,便是目不转睛,一瞬不瞬地看着弈倾天的梵白。

以死气,完全压制佛气吗

你能承受得住,这么多的死气吗

在梵白心中有些担忧的自语着的时候。弈倾天的双眸,已然睁开。

他眼睛四周的眼白,好似得到死气滋润一般,微微扩散开来,将瞳孔的黑色,缓缓吞噬着。

随着,最后一点乍然亮起的黑光,白瞳再现

而且,还是有些失控的白瞳

风浪被激起,荡漾着弈倾天满头白色发丝,猎猎飞舞着。割裂着空气,发出嗤啦嗤啦的布匹裂开声。

“天宁可荒。”

“地静可荒。”

“万物皆荒。”

悬浮在半空中,弈倾天白发飘飘,眼神冷漠,嘴中微吐话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