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47章 永夜,死亡

第447章 永夜,死亡(幻境与现实)

话落。

天地,霎时,变幻!

火海、梵白,封印之地所有的一切,好似不断被拉离开来的远景一般,逐渐的消失在,弈倾天的世界中。

最后,只剩下他,以及他面前的这颗古佛心。

还有天空中,若亘古的,死亡之月!

天上,死月照耀,幻境,因此,便是显得更加真实。

神诀,荒字诀,在死亡之月的力量催逼之下,好似才真正爆发出了属于它的力量一般。

随着弈倾天剑指的轻轻按落,无匹的死气,化作剑气,呼啸而出,轰然斩落。

气势威猛,若力劈华山一般。

即便,轰击的所在,只是一颗看似柔软,毫无防御的心脏。

死气剑芒,轰击而下。

“嗤啦!嗤啦!”

就在剑气割裂空间的那一刹那,古佛心之上,亦是同时爆射出,无匹符文印记。

在半空中,幻化出,道道金色卍字印记,像是巨山逆袭一般,向着天空轰去。

森冷,清圣。

死气,佛气。

剑气,符文。

一死,一空。

不同的力量,碰撞在一起,爆出的惊天之力,瞬息间,便是在弈倾天的世界中,搅动风云起来。

飚射而出的气劲,不断扫荡着,弈倾天的幻境空间。

割裂出,一道又一道的,黑色巨大裂缝。像是,血色变黑的巨大伤口一般。

随之,又是被死亡之月,无尽的死亡之力,再度修复。

在这一往一来的破碎修复之中,弈倾天眼中的白芒,更加璀璨起来。

白发化作三千丈,横扫而出!

根根皆是带着死气锋芒,向着古佛心,缠绕而去。

噼里啪啦的鞭打声,骤然密集地响起!

柔软的发丝,在这一刻,好似成了,可以鞭打天地的无上神器一般。

而古佛心,便是如同万古骄阳一般,吞噬化纳着一切。

双方的争锋,不停息!

不分胜负!

现实世界中,弈倾天的肉体,在不断的震动中,却是缓缓裂开了······

幻境之中,白瞳白发的弈倾天,好似感受到,现实中的肉体,遭到破碎一般。

他皱了皱眉,随即,手中动作不停,荒字诀,全力催逼的同时。

另外一股,强大,相似却是有别于荒字诀的力量,隐隐间欲爆发了······

幻境世界中,死亡之月,悬空而立。弈倾天身影不动,气息荡漾间,一条时间长河,却是缓缓浮现而出。

被弈倾天踩在脚下,缓缓流向着未知之地,流向过去未来······

他眼神冷漠,盯着古佛心。

下一瞬。

他嘴唇轻启,话音,便是缓缓流淌而出了。

“古往今来。”

“亘古洪荒。”

一股冰冷欲埋葬一切的力量,在幻境之中,缓缓荡漾而出。

雪花,飘零而下!

就在这股力量,要轰然爆发而出的时候,幻境之中的弈倾天,眉头再度一皱。

这一次皱眉,却是他有些痛楚,有些不快,有些遗憾地皱起了。

“不能彻底磨灭炼化你······那就收服你吧。”

现实世界中。

弈倾天,和古佛心相对着,浮立在虚空之中。

两者的情形,皆不算多好。

因为肆无忌惮吞噬死气的缘故,弈倾天白瞳再现,整个人,更是完全化作了一片惨白之色。

若死月一般。

只是,此刻的他,身体之上,却是浮现出,一条又一条红色的线条。

那是,肉体崩裂的血痕。

密密麻麻的,将他整个人的白色,都是割裂出,一条又一条的白线。

让得他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是,一团白色、红色的线条交织在一起,组合成的毛线人一般。

凄惨至极!

而在弈倾天对面的古佛心,也是好不到哪里去。

金色的古佛心,表面上,白色死气剑痕,纵横交错地密布,深深嵌入古佛心之中。

这颗小太阳一般的古佛心,此刻,像是被冰冻出一座座山脉一般,肆虐在古佛心之上。

两败俱伤!

战况再持续下去,也许,会是一死一伤。

而五灵噬元阵之中的梵白,早就是坐不住了。在弈倾天身上血痕,浮现不久之后,他便是,将他体内残留的佛气,尽数催动起来。

佛气被催逼到他的食指之上,最后化作的琉璃之色,随着他的一指点落。

轰然之间,便是落在了,死亡之月洞穿的那道光柱之上。

“指琉璃!”

一指之下,琉璃万物。

便是指琉璃!

梵白残存功力,全数轰击出的一指,落在光柱之上。

登时,变化,便是开始产生了。

光柱之中,缓缓流动的死气,速度,缓缓降了下来。

最后,好似遭到冰冻一般,在微微一滞之后,便是完全静止了下来。

连接着,弈倾天和死亡之月的这条通道,瞬息间,便是冻结住了。挂在天空之上,好似成了一条粗大的冰柱一般。

做完这一切,梵白松了一口气,有些狼狈的软倒在地。

封印死亡之月的本源力量,可不是简单的。

为了弈倾天,他可算是,拼了老命了。

而在失去死亡之月源源不断提供的死气之后,弈倾天的白发三千丈,像是草地上的雪原消融一般,不断地褪去雪色,最后化作披散下来的黑发。

眼中白瞳,褪去的那一刹那,弈倾天的识海中,响起哐当一声碎裂声。

荒字诀构建的幻境,哗啦一声,便是碎裂成漫天的星光。

黑白符文锁链,亦是寸寸崩解开来。

好似,这种两败俱伤的局面,便是结局。

“无论如何,总算是,保住你的一条命了。”

梵白看着气息逐渐平稳下来的弈倾天,随即,又是看了看半空之上,伤痕累累,却仍旧未完全炼化的古佛心。

他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然而,一道有些痛苦的声音,却是有些欢快地响了起来。

这是弈倾天睁开眼睛,说得第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