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48章 永夜,死亡

第448章 永夜,死亡(宿命一战)

“人皇三重天吗?也不怎么样嘛!”

月清影吹了吹手掌边缘的几滴血珠,若少女吹起蒲公英一般,轻描淡写。

平淡。

在她脚下,一具无头的尸体,却像是傀儡一般软倒在地,脖颈之中······血流潺潺。

染红了大地,也是染红了······幸存者的眼眸。

惊惧、愤怒、悲哀、绝望,各种不一的情绪,在众人心中,蔓延开来。

“月清影,你该死啊!!!”

眼见老友死在自己的眼前,烈阳门的老祖,怒火暴涨,直直烧上九重天。

气势,轰然一震间,他整个人,已然化作一个巨大的火球,向着月清影洞穿而来。

“不可啊!”

在众人有些焦急地阻止声中,火球拖着长长的尾巴,灼烧着空气,发出嗤啦啦的声音。

最后,在几人绝望,几人蔑视的眼神中。

轰然之间,便是撞击在了月清影的身体之上。

“哼!就这点实力,也敢对我出手,真是不知死活!”

月清影不屑地冷哼一声,她随手一掌,拍出,轻飘飘地,按落在火球之上。

灼热的烈火之气,在她白皙的掌心,没能留下一点点的痕迹。

反而,被压迫着,不断的凹陷了下去。

道道狰狞的裂痕,开始在火球之上浮现而出。

眼见月清影,轻描淡写地便是挡住了自己的攻势,火老儿心中,绝望不可抑制地蔓延开来。

伴随着绝望,燃起的,是他心中最后的疯狂。

他身子轰然一旋,赤色的火焰,在瞬息间,居然再度暴涨了起来。

“就算不能杀你,就算不能伤你!我也要你,因为我,而狼狈!”

愤怒的话音,传出的那一刹那。

月清影面色微微一变,身子稍稍往后一撤。

然而,火老儿的速度,却是比之她更加快了几分。

“嗤啦!”

火球裂开,向着四方炸裂开来。同时,一柄炙热的长剑,带着势如破竹的威势,发出了流星一击!

一击轰来,月清影面色再度一变。

她后退的脚步,不再动弹,并指为剑,随之,便是轰然洞穿而出。

雷霆般,轰击在烈焰之剑上。

瞬时,道道龟裂,在剑身之上,浮现而出。随之,被月清影轰然再度拍落的一掌,轰碎成漫天的红色。

化作道道火舌,向着四处,串游而去。

“老夫不甘啊!!!”

漫天的火烧云之中,陨落的,又是一代人皇之境的强者!

至此为止,四大宗门,残存下来的人皇强者,已然,只剩下问剑宗的三代、叶无名和神无情,以及罗刹鬼宫的鬼夜叉。

而其他的真灵修者,除了,之前便是被三代喝退下去的慕容华、蓝枫羽等人。

其他之人,差不多,都是死在月清影的手中了。

四大宗门整片地界的大大小小实力,在死亡之月降临的几个时辰之内,已然是被月清影一人屠杀殆尽了。

“决战的时候了!”

“你做好准备了吗?我的老朋友!”

月清影寒冷的话音,还未落地。

一道无匹的剑芒,已经轰然斩裂天地而来。

长空之上,顿时,被划出一道长长的青色长河。

浩浩荡荡!

“哟!这么等不及了?”

月清影身影向上一纵,双掌,同时微微向下一压。

魔掌滔天!

按落大地,轰击在剑芒之上,劲风顿时四处扫荡开来。

“这一战,只属于我和你,其他几只烦人的苍蝇,我想,还是把他们赶走好了。”

化解开来神无情愤然一剑,月清影面色不动,手中太阴魔镜,旋转开来。

在天空之上,化出层层光镜,错落有致地,分散在空间之中。

镜像分身之术,再出!

顿时,天地之间,无数的月清影,再度幻化而出,遍布八荒空间。

像是一堵堵的墙壁一般,将面色愤怒的三代、叶无名以及鬼夜叉三人包裹了进去。

天地,瞬时一空。

只剩下月清影的本体,还有,她对面的神无情。

以及天空之上,宛若亘古的死亡之月!

“现在,就只剩下,你我两个人了。”

“安静了,你也可以放心大胆的施展出你的手段,而不必担心,被三代这些人,看破你的身份了。”

“你说,我是不是,为你考虑的很周到啊。”

月清影嘴角微微挑着,看着神无情的目光,刻意地流露出,一丝不似看人的光泽。

神无情面色却是古井不波,她手掌轻轻按落在自己的胸口。

“三代他们,能不能够看透我的身份,我从来,就是没有在意过。”

“看透了,怎样?”

“没看透,又能怎样?”

“再说,我也不是青玄,我是······神无情!”

话音落,神无情手掌按落的地方,青芒,开始弥漫开来了。

光华笼罩之中,一柄青色的长剑,像是逐渐地,从她身体中抽离出来一般,被神无情缓缓拉了出来。

“铮铮!”

剑鸣之声,乍然作响。天地风云变色,搅动着无尽的天地之力,化作一个巨大的漩涡,灌输入青玄之中。

剑芒,慑人!

一旁的月清影,她手中的太阴魔镜,在青玄出现的那一刹那,便是不安分的跳动了起来。

黑色的镜面之上,在死亡之月的照耀下,微微晃动荡漾着。

一只,又一只的白色蝴蝶,开始蔓延而出了。

魔神之力,再现!

“蝶舞天涯!”

过往的回忆,像是破碎的梦境一般,在脑海中闪现而出。月清影轻喝一声,便是杀招斩出。

无数的白色死蝶,沾染着点点的月光。

翩翩飞舞之间,化作一柄滔天的魔刀,轰然向着神无情斩落。

这一刀之下,便是死亡!

刀芒只是一瞬,便是已然贴近神无情面前三寸。

厌恶的死气袭来,神无情脚步轻挪,手掌一旋,万千剑气,轰然爆射而出的同时。

剑招,画地为牢,已然直奔月清影而来。

“画地为牢?”

“这天痕,都是困不住本座······你,能奈我何!”

月清影脚下死气凝聚,轰然一跺,滔天的光柱,便是瞬时洞穿而下。

碾碎万千剑气的同时,更是继续向着下方轰落,光波之力,直直轰击在神秀峰之上。

顿时,偌大的一个神秀峰,轰然一声中,便是被贯穿出一个骇人的大洞。

遥遥望过去,远处的小缥缈峰,隐隐若现。

“今天,本座倒是要看看,青玄的本事,你学到了几分!”

一脚踏碎画地为牢,月清影手中杀招,不停。

“千蝶影!”

她手掌微微向下按落,刀气,瞬间裂解开来。

万千蝶影,毫无征兆的散落天地。

包裹住神无情的同时,四只森冷的翅膀,带着死气的刀锋,噼里啪啦地,向着神无情斩落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