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52章 堕身葬灵的老人(22)

第452章 堕身葬灵的老人(22)

不远处的鬼夜叉,面色也是微微一变。

在几人不一的神色之中,只见,自问剑宗创立便是屹立在此地的问剑塔,像是一座直插云霄的山峰一般,被一股无形之力,硬生生地拔了起来。

轰炸空气的同时,问剑塔的速度,却是丝毫不慢,微微一闪之后,便是若垂天之翼一般,降临在了三代的上方。

塔基部位,落在三代渺小的掌心之上。

顿时,剑气凌霄而起!

只是人皇三重天的三代,在这一刻,却是若有着擎天之力一般!

“问剑塔的存在,除了为问剑宗培养出色的弟子,以及在危急时刻向剑阙求救之外,还有一个用途,那就是······”

手持着,与自身极度不相符的问剑塔,三代和问剑塔在这一刻,给人的视觉冲击力,便是十足的。

他脚步轰然向着前方一踏,剑气再度暴涨了几分。这最后一个用途,他没有说出来。

但是,在场的所有人,却都是已然在他的行动之中知道了。

“玉石俱焚吗?”

一股不属于三代的力量,不断的透过问剑塔,灌输到三代体内。

压逼着三代的肉体,发出嗤啦嗤啦的声响,血线,不断的飚射而出!

然而,就是这般境地,却是仍旧不能让蝶魔神动色分毫。

“我之前便是想说,人皇如何?”

“地皇如何?”

蝶魔神目光蔑视地,扫过三代几人,她伸手指了指,天上悬挂的死亡之月。

“有它在。”

“这一天的十二个时辰之内,我,便是不死的存在······”

“你!”

“你们!”

“奈我何!”

蝶魔神袖袍微摆,一股惊天的气浪,顿时,轰击而去。

撞击在问剑塔之上,被一股骇人的剑意,瞬时米分碎开来。

问剑塔丝毫不动,但是,手持着问剑宗的三代,身体上的剑痕,却是再度多了几道。

血色像是一条条的小河一般,顺着他的这个活水源头,不断的流淌而出。

看着这一幕,蝶魔神嘴角讥讽笑意,更盛,“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这股不属于你的剑意,怕是,你也只能出一剑吧!”

“无论如何,一剑之后,我不会死。”

“而你,三代,却是会······血枯灵碎而死!”

“三代,这般赌注,你敢赌吗?”

蝶魔神眼中蔑视意味,毫不掩饰。

在她身为人类那段日子里,人类之间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贪生怕死的种种丑相,她算是,挨个儿地见了个够。

普通人,不能安然度过!

低级修行者,也不能安然度过!

皇者三境的修者,亦是不能坦然赴死!

那种舍己为人,慷慨赴死,为拯救世人而牺牲自己的存在,她这辈子,上辈子,两世加起来,也不见得,能够看到一个。

她可不相信,三代会牺牲自己!

然而,世事莫测,人心,谁又能猜得透呐?

三代周身的血气,散发地更加浓密了,他却是丝毫不在乎。

他看了看远处的叶无名,又看了看蝶魔神,最后有些感叹地说道:“我老了。”

“我,已经老了。”

处在人皇三重天的三代,在修为处在人皇之境的修者之中,实际上。算不上多年迈的。

然而,此刻身受重伤的他,在伤后,再度不要命的施展太虚神劫·堕身,血气流逝之下,让得众人看上去,猛然发现······

三代,真得,有些垂垂老矣。

在失血过多之后,三代的面色,有些昏暗,死气沾染之下,更是翻起了一条条的褶皱。

几人无言中,他继续接着说道:“早在十几年前,我便是老了······”

这一句话中的老,却是别有所指。

“当年,雪疏梅······混入我问剑宗,窃取了诛邪洞的秘密。”

“事后,因为无名的缘故,那丫头,又是要叛出缥缈雪峰。”

“最后,反而,被雪峰,以此为借口,悍然入侵问剑宗,老夫、老夫······”

三代背对着叶无名,自言自语着,面上却早已经是老泪众横了,“······老夫为了、为了所谓的宗门大局,却是害得无名的师父,老夫的师弟,战死山门之前!”

“这件事,成了老夫这一生之中,最为磨灭不掉的痛!”

“今日之事,完全就是十几年前那件事的余波,当初,老夫选择错了,害了几人······”

“今日,老夫不愿再错!”

“老夫这条命,即便换取不了你的性命,也要,为他人争取一线生机!”

说到最后一句话,三代面色猛然一红,体内血气,好似在一瞬之间,便是全部被逼至体表一般。

让得他整个人,看上去,像是失去了人皮一般,红彤彤的一片。

叶无名还未动弹。三代话音已然传出,“无名,这一生,老夫愧对你们师徒两,也是愧对了······师父。”

“所以,你一定要活下去,好好活下去!替我向你的师祖,说声对不起······”

话音落地,三代猛然大喝一声,“太虚神劫·堕身!”

一语落地,三代全身,瞬时崩解开来。

血雾,还未逸散开来,便是被一股无形之力牵扯着,尽数收拢起来。

化作一柄刺目的血剑!

“一剑问人,苍生可屠?”

手中剑诀起,三代身前血剑,轮转之间,潇洒的一撇一捺,便是长空划出,化作一个大大的血色人字!

人字甫一出现,便是若雷霆一般,向着蝶魔神轰去。

若符文一般,轰然之间,便是轰击在了,蝶魔神翻掌挡出的太阴魔镜之上。

“砰!”

冲天剑意爆出,剑风呼啸间,蝶魔神整个人,被轰击着,不断倒退开来。

虚空之中,三代身影一震,血光,在空间乍然一闪,再出现时,三代已然来到蝶魔神上方的无尽虚空。

他轻喝一声,抡起手中的问剑塔,便是轰然砸落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