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53章 怒火(23)

第453章 怒火(23)

问剑塔之上,符文璀璨的亮起,刺激着,问人剑化出的人字,轰然膨胀开来!

最后,化作半亩地大小,悬浮在蝶魔神头顶上方。

像是一座小山一般,向着她压逼而来。

“轰隆!”

随着一声,震天动地的轰鸣声,响起。

整个问剑塔,像是雷神持着铁锤一般,轰然砸在了人字之上。

震动之中,剑意,再爆!

蝶魔神胸口气息,微微一滞。她冷笑一声,刚想要反击。

三代的怒吼声,却是愤然传出。

震天慑地!

“月清影,问剑宗不曾负你!而你,却是负我问剑宗!!”

“今天,老夫,即便不能杀了你,也要让你······”

“一尝问剑的怒火!”

怒吼声之后,便是更加的疯狂!

“太虚神劫·葬灵!!”

堕身,堕得,乃是自身肉体血气!

以不入轮回,永久消散天地,为代价,发出自己毕生最为强悍的一击······

这一击,凝聚的,乃是人之一世的力量!

这,便是禁术,太虚神劫·葬灵的终极力量异界生活助理神!

在这股凝聚了这一生的力量,涌现而出的时候,三代的实力,便是再度砰砰的暴涨起来。

先是,堕身!

再是,葬灵!

这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能够,将问剑塔中的,那股不属于人皇之境的剑意,给引爆出来。

这便是,三代牺牲自我的意义所在!

而在三代的这番动作之后,整个问剑塔,也是开始微微颤抖起来了。

好似,内里有着一个庞然的怪物,要破封而出一般。

一旁的鬼夜叉,面露骇然之色,她伸手一抓,将叶无名抓在手中。

随之,身影一闪,便是远远退开战团的风暴方位。

“这就是,剑阙高人,留下的问人剑意吗?”

在鬼夜叉这个方向看去,三代和蝶魔神的那片空间,被剑意、血气,魔气轰击着,紊乱地,像是随时要破碎开来了一般。

最上方的三代,一脚轰击在倒竖的问剑塔塔基之上。

剑意不休!

从他脚下的问剑塔上,不断涌出。

最后,顺着塔尖,不断轰击在,最下方蝶魔神身体上。

太阴魔镜化出的护罩,在问人剑意之下,被割裂着,发出嗤啦啦的摩擦声。

火花四射间,三道骇人的裂痕,开始在魔气护罩之上产生。

由上而下,看过去,便是一个大大的“人”字!

远处的鬼夜叉,尚且能够感受到,那股骇人的剑意。

近距离,正面承受三代攻击的蝶魔神,感受,自然是更加的真实。

她心中敬佩之意,流淌的同时,兴奋之色,却也是在眼中不停闪烁着。

这场战役进行到这里,其实,双方心里,都是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正道一方,在死亡之月消失之前,是注定杀不了蝶魔神的。

不被杀!

或者说,减少伤亡。

而蝶魔神的目的,则是借助正道不断的压逼,促进自身魔体解封的速度,加快吸收死亡之月力量的速度。

双方目的不同,所采取的手段,却是不约而同的一致了。

都是一步一步地释放着自己的力量,慢慢压逼着敌人!

蝶魔神不能压逼地太紧,防止正道人士太快的崩溃了,对她魔体的解封,起不到最大的作用。

而三代等人,也是乐得继续拖延下去,只有这样,才能将伤亡降到最低!

虽然,现在看来,幸存者,比之战死者,已然是微不足道了。

心中这般想着,三代的肉体再崩。

整个人,已然看不出一丝人形的样子了,远远看过去,便像是一团模糊的红色能量团一般。

浮现在问剑塔基,不断的融入问剑塔之中,催逼着,那股惊天的剑意!

“嗤啦!嗤啦!”

剑意凛然,化作一波接着一波的剑风,冲击着蝶魔神,带起的,却是,她眼中极度的疯狂之色。

感受着,体内那股蠢蠢欲动的感觉,像是春蚕苏醒一般,发出簌簌的声音,蝶魔神猛然大喝一声。

她手中太阴魔镜,幽光大放,魔气护罩轰隆一声中,再度膨胀了几分。

轰鸣声响起,庞然的问剑塔,居然硬生生地,便是被蝶魔神压逼着,顶起来了几寸。

像是烙铁一般烙印在魔气护罩之上,闪烁着红芒的人字印记,随着魔气的暴涨,也是渐渐颤抖起来。

好似,要被压逼着,从裂痕之中飞出去一般。

眼见这一幕,远处的鬼夜叉,面色微微一变。

她低声和叶无名说了几句,在叶无名欲言又止中,一掌将对方送离开了。

叶无名离开之后,鬼夜叉却是没有立即出手,相助三代,而是原地盘腿坐在了虚空。

她周身那股不断变淡的鬼气,随着她双眸的闭上,像是海纳百川一般,急速向着她体内倒灌而去。

眨眼的时间,鬼气,便是消散的近乎一干二净了。

气势,震天慑地之间,也是露出了鬼气之后,那张久违人世间的面容······

这边,鬼夜叉解开化纳了,因为某种原因,常年笼罩在身体周围的磅礴鬼气。

另外一边,在蝶魔神不断增长的实力压逼下,三代,也是要走到他人生的最后一步。

“呼啦!呼啦!”

蝶魔神单掌贴着太阴魔镜,顶在问剑塔塔尖之上,脚掌在虚空轰然一跺。

空间炸响的同时,问剑塔便是宛若擎天之柱一般,开始向着天际云霄,耸立而去,速度越来越快!

最后,便是在长空之上,拖出一道长长的黑色通道。那是问剑塔,急速蹿升的残影。

而在这些残影周围,一层细密的血气,弥漫着。便是三代堕身葬灵的血气灵魂之力。

整座问剑塔,被蝶魔神一手擎着,直奔天际而去!

直奔死亡之月而去!

像是要被送入,死亡地狱中一般!

高空之上,死气愈发的浓郁起来,已然看不清人影的三代,却是悠然一笑,“月清影,我说过,我会让你,一尝问剑的怒火的!”

“这一次,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以剑阙弟子的名义,向你斩出的一剑!”

“虽死犹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