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54章 怒火(24)

第454章 怒火(24)

长天一喝之后,三代整个人便是如同流水一般,轰然之间,便是完全没入问剑塔之中。

与问剑塔成为了一体!

黑色的塔身,在三代这一生的痕迹沾染下,泛起了一层层淡淡的红芒。

在九天云霄之上,就像是一根,射日的长矛一般!

这一根长矛,没有射日。

“这一击,只为荣耀!”

“只为,诛魔!!”

塔身之中,传出三代声音的同时,整座问剑塔,光华已然大放起来。

被蝶魔神顶着上升的塔身,好似再度承载了无上的天地之力一般,被天神轰然一锤,敲击在了塔基之上!

轰隆一声中,问剑塔在长空猛然一滞之后,便是以着更加迅捷的速度,反向向下冲击而去。

破空!

炸响!

蝶魔神体内气血,轰然翻腾起来,若这长空炸响的惊雷一般。

噼里啪啦中,血色流淌而出!

无比凝实的剑意,在她猝不及防之下,在她身体上留下道道深可见骨的剑痕。

宛若耻辱的印记一般!

蝶魔神眼中阴沉之色,流淌而出。

魔体解封的她,除了被宿敌神无情伤过之外,三代是第一个,真正伤到了她的人类。

这一点,让她,着实有些受不了。

找死啊!!

就在蝶魔神欲动之际,三代的话音,却是再度传了出来,带出惊天风雨!

“这一击,才是我问剑的,真正怒火!!”

随着三代这句话落下,不知存在了多久的问剑塔,像是地震之中崩坍的高楼大厦一般,轰然一震之后,便是崩解开来。

塔身崩解,炸开的气势,更猛reads;!

更烈!!

无数的碎片,轰炸开来,向着四方扫射开来。

顿时,以着三代为中心,问剑宗一宫四峰之地,像是被无数利箭猛烈洞穿一般,发出巨大的轰鸣声。

一座座的山峰,不停的崩碎开来!

被塔身碎片扫过,削平了山头,洞穿了山脉,留下千疮百孔的痕迹。

“轰隆!!”

整个问剑宗,在这一波毫无差别的攻击中,瞬时,千疮百孔,完完全全地,成了一片废墟之地。

而崩碎了塔身的问剑塔,却是没有就此消失。

失去了塔身这一外层的掩埋,整个问剑塔,像是褪去了玉璞的宝玉一般。

熠熠生辉之中,一柄散发着冲天剑意的光剑,浮现而出了!

其上,有着清晰可见的血色脉络,浮现在上,宛若活物!

“原来,那个所谓的高人,不是在问剑塔身上烙印了剑意。”

“而是,直接,在塔中,留下了一道剑意······”

蝶魔神眼中闪过了然之色的一瞬间,这一道锋芒的剑意,便是在三代血气灵魂之力催动下,瞬时,向着蝶魔神洞穿而来。

剑下人字印记,像是遇到真正的主人一般,越发的璀璨起来,光华刺激着魔气护罩,发出咔嚓咔嚓的裂解声。

裂痕,不断地在护罩之上,蔓延开来。

最后,整个护罩只是坚持了一瞬,便是宛若莲花盛开一般,哐当一声,散成三瓣,露出内里的蝶魔神!

展开四翼的死蝶!

“嗤啦!”

剑意轰落,蝶魔神眼中凝重之色,开始流淌。

她背后四翼展开,浮现在身前。

片片惨白的蝶翼之上,皆是有着一块圆形黑色斑点。

正是太阴魔镜!

四翼上下交叠在一起,黑色斑点,自然地重合在一起。像是拱手施礼一般,被蝶魔神向前一推,便是挡在了这一道问人剑意之前。

无上剑意!

滔天魔威!

两者甫一接触,便若是一山一海撞击在一起一般。

山崩的同时,海水翻覆,震荡出一道一道深海深沟,吞噬着一切!

永夜的世界,猛然一亮reads;!璀璨地,像是冉冉升起了一轮曜日一般。

光华,只是乍然一亮,随之,便是逐渐地,开始黯淡下去了。

风暴,却是丝毫没有停息的迹象。

在剑意、魔威轰击的中心上方,一股巨大的漩涡,浮现而出。

漩涡底部连接着,被轰炸出来的空间塌陷,上方,则是源源不断地,吞噬着天地之力,向下灌输着,填埋着空间的塌陷。

整个天地被搅动着,在这一瞬······失了颜色!

已然将自身鬼气完全吞噬化纳的鬼夜叉,站在远处,仍旧是能够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吸力,从着爆炸之地传来。

她功力运转周身四肢百骸,双脚紧紧抓在虚空之上,这才稳住了身形。

“好强大的剑意,这是、这是,一代的剑意?还是,二代的剑意?亦或者······”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鬼夜叉面上,现出一股浓重的忌惮之色。

让得她被毁的容颜之上,愈发的狰狞起来。

疤痕,像是一只只蜈蚣攀爬着,很是骇人。

只是,这一刻的她,却好似一点也不在意了。

因为,有让她更加在意的存在。

疯狂化纳着天地之力的漩涡,就像人一样,也有吃撑到了的时候,整个漩涡,在吞噬了不知道多少庞然的天地之力之后,也是有些吞噬不下了。

远远看过去,这个漩涡,便像是一个倒竖的酒瓶。只不过,瓶身被撑着膨胀的有些臃肿。

最后,随之嗤啦一声,若气球放气的声音,漩涡之中的天地之力呼啦一声,便是涌向漩涡倒竖的瓶颈,像是炮弹一般,被轰了出去。

轰击在那一点惨白之上!

轰击在了大地之上!

天地动摇间,只见,一道硕大的光束,直直洞穿了大地。

宛若,要将整片大陆,轰穿一般。

一阵又一阵的冲击余波,卷着大地,翻起一层又一层的波浪,最后,不停的轰击在四峰之上。

随着砰然一声,大厦倾覆的声音,矗立问剑许久的四峰······

倒坍了!

轰碎了!

塌陷之中,空间被不断扭曲着,天地好似被折叠了一般,光线穿过其中,无形却是若有形一般,深深陷入这片泥潭之中。

就是这般紊乱的空间之中,那只惨白的死蝶,摇摆着,四翼不断碎裂着,化作了点点白光,逸散在天地之间。万古帝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