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56章 二代降临(26)

第456章 二代降临(26)

“轰隆!”

死亡之刀斩落,随之响起的,却是铿锵有力的剑鸣声!

天际,裂痕,再现!

冷峭人影浮现间,冷然话音,亦是随之,缓缓响起······

“一剑问人,苍生可屠?”

“屠!!”

语落,无匹剑气,顿时,自天际直直轰落而下。

“嗤啦!”

璀璨的“人”字,好似,从九天银河之上,坠落下来一般。

刺穿空间,倏忽之间,便是轰击在惨白的死气刀芒之上。刀剑之气,交接,顿时,便是轰炸开来,向着四面八方涌去!

轰炸之力,化作冲击波,席卷开来,却是被来人轻描淡写的一袖卷起,直直送上了天际。

在云霄之上,炸碎无数云层,盛开了一场灿烂的烟花。

而就在这烟花之中,来人,若是绝世的剑仙一般,身影,缓缓自天际降落了。

“敬畏我的人,都称呼我为二先生。”

“亲近我的人,则称呼我为老二,而我······”

“所谓二代,便是问剑宗守护者的第二代······”

话音,落地。人影,亦是落地。

没有惊起一丝烟尘,却是,在在场所有人的心湖上,惊起了涟漪,波动着!

二代?

二代?!

“二代吗?那个死得骨头渣子都是不剩的三代,和你,又是什么关系?”

蝶魔神懊恼地看了一眼,被二代护在身后的神无情两人。

随之,她便是带着一丝挑衅意味,看着二代,看着这个,眉梢好似都能刺破苍穹的青年人。

或者说,白发青年人。

亦或者说,有着一副青年面孔的白发老者?

有些紊乱的感觉,在蝶魔神眼中产生,这一点发现,让得她眼中忌惮之色,更浓!

能够给此刻的她,带来这种诡异感觉的存在,无一不是,地皇之境的绝顶高手。

而且,还是那种,随时可以迈出最后一步,跨入当今,天痕最为巅峰之境的存在!

这般恐怖存在,她怎能不忌惮?

有时候,巅峰之境的高手,并不可怕。

因为,处在巅峰,所以,便是代表着极限。

而这种,随时可以跨入巅峰之境,却是因为某些原因,始终徘徊在大道门前的,能够忍住实力、权势、名誉所带来的诱惑,始终不肯踏出那一步的。

他们,才是,最为恐怖的存在!

因为,他们有着无限的可能!

在如常人一般吃饭的时候;

在慵懒欲睡泡澡的时候;

在街上闲晃逗着儿童的时候;

在遨游天地尽显风姿的时候;

在奋力一指点向敌人却被对方轻而易举地扫开的时候······

在任何一个时候!他们只要灵机一动,便能一步跨入那天堂之境。

便能平步青云,直直登上九重天!

而那时候,便是他们送敌手入地狱的时候!

眼前这个,一眉一笑皆是透着无上剑意的二代,便是这种恐怖存在,蝶魔神如何不惊讶?

如何,不震动!

她那一句,带着挑衅意味的试探,问出口之后。

瞬时,二代天生便是扬起的剑眉,再度一扬,“我那个笨徒儿,死了?”

他话音不变,但是,任谁都是能够听出,他话中彻骨的寒意。

而这种寒意,体现在天地之间,便是成了令人胆寒的剑意!

剑风呼啸间,二代不容蝶魔神再开口,继续说道:“是你杀的?”

虽是疑问的口气,从二代口中说出来,却是让人觉得,他只是在重复着,一件无比肯定的事情而已。

“那你,可以去死了!”

话音落地,二代招呼不打一声,并指为剑,抬手便是,一道剑气爆射而出!

剑气咻的一声,瞬时,便是洞穿了蝶魔神的肉体!

猝不及防之下,即便有所防备之下,也是避不开的一剑,就是这般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轰击在了蝶魔神身上!

剑气穿过肉体,蝶魔神身子还未察觉到疼痛,微微一滞之后,便是轰然一声,擦着地面,向着后方倒射而去。

半途中,血花,才悠悠然地,在她胸口盛开,化作,好一朵鲜艳的梅花!

而直到这时候,剑气之中,蕴含的剑意,才在蝶魔神的伤口处,爆发出来。

像是撕扯着废纸一般,在她体内,肆虐着。

支离破碎着蝶魔神肉体的同时,一股难以掩饰的羞辱感觉,在她心中爆发了!

“该死啊!!”

“我要让你死啊!!!”

狰狞的嘶吼,在这一刻,显得是那般无力。

然而,却又是那般地坚决!

二代懒得看对方一眼,废人还有什么好看的?

他刚要转身,鬼夜叉却是急急提醒道:“二代,快一剑斩了这个魔女,这魔女若是不能一剑斩了她的本体,在死亡之月下,她就是不死的!!”

急急话音传出,二代眉梢再挑,剑意,瞬时弥漫而出,然而······

“方才,你们已经错失了最佳的,也是最后的一次斩杀我的机会!!”

“还要多谢你们的提醒,之后的这半天内,我是不会再现出本体的了。”

“就让我的幻影,和你们玩下去吧!”

痛意中,带着一丝得意的话音,传出之后,天际,死亡之月,光华再盛!

无数黑影,闪烁而出,像是一个倒扣的锅盖一般,罩在了天际。

死亡之月的光华,投射其间,便是反射出无数个月清影的人影,皆是带着讥讽的笑意,和挑衅意味。

“嗯?这是······”二代目光落在天际之上的黑影上,眼中,璀璨光华爆出,“太阴魔镜?!还是······太阴魔镜!!”

察觉到二代话音中的凝重意味,鬼夜叉眉头一挑。

水极之力和鬼气混杂的力量,在她体内冲突着,让她浑身,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一股巨大的疼痛。

她却是忍着问道:“二代,这件兵器,你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