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57章 杀神再临(27)

第457章 杀神再临(27)

二代皱了皱眉,扫了鬼夜叉和神无情一眼,“我和你,剑阙和鬼宫,可都不算是好朋友,好到可以,为你们解答问题的程度。”

闻言,鬼夜叉面上的疤痕,还是更加狰狞了几分,不知道是痛得,还是被气得。

说完这一句话,二代顿了顿,接着,却是解释了起来:“总之,这是一件很麻烦、很麻烦的兵器就是了,多余的,你自己回罗刹鬼宫好好查资料。”

在此之前,四大宗门这片区域,可算是,被各方的主宰势力,联手封锁起来了。

大家目光,都是紧盯在,诛邪洞的几件宝贝,以及破封之事上。

自然地,落在魔族身上的眼光,就是少了。

而被派遣到四大宗门的第一批高手,鬼夜叉、慕白等人,修为虽然已入皇者三境,但是,在主宰势力中,还算是年轻一辈。

太古时期的魔神,肆虐天痕,无数风华绝代的前辈,为诛魔,抛头颅洒热血的故事,他们或许有所耳闻。

但是,具体到,能够认出魔神,能够认出魔神的天魔器,那确实有些难为他们了巨星重生之豪门娇妻。

这也是蝶魔神,在死亡之月尚未降临之日,便是敢屡次动用太阴魔镜的缘故。

而认得的人,要么,如同老怪物梵白一般,被封印着出不来。

要么,就是如同神无情一般,本身,就是主宰势力志在必得之物。

她说出来的话,谁会相信?

这不是明摆着的离间计,借刀杀人吗?

种种缘由之下,最后,便是导致了现在这种局面······

二代来到问剑宗之后,这才发现,自己面对的,很可能就是,一个不知多少年前就被镇压了,又不知怎么回事再临寰宇的老怪物······

真正的天魔一族,而且,还是天魔一族的魔神

有时候,知道的越多,便越是不能轻松起来,就像是这一刻的二代。

他头也没回,只是简单嘱咐道:“你们两,保护好自己,这个人、这个魔,不是你们能够对付的······”

他顿了顿,好似感觉很棘手一般,“你们还是退出问剑宗,带着幸存者,离开吧,这里,你们还是别待了。”

“听话!!”

最后,好似还不放心一般,二代这次,直接转身,嘱咐了一句。

随即,他身上冷冽剑意,顿时冲霄而起,向着天际的太阴魔镜,冲去。

一瞬之后,便是响起,噼里啪啦的轰鸣爆炸声!

杀伐不休!

“以自身牵制对方,就是为了让我们脱困?”鬼夜叉面上泛起凝重之色。

“这个魔女,到底、到底,有着何种身份,居然、居然,让二先生这般忌惮!”

“我们现在,还是按照他的要求,将幸存者联合起来,撤出这里的战团吧!”

战到现在,烈阳门和天岱山两大宗门,可算是死伤殆尽,近乎,全军覆没了。

而蓝枫羽和烂柯寺的几位长老,在之前,便是被三代派了出去,收拾度化那些被感染的死尸,以及拯救幸存者,反倒是,侥幸保住了一条命。

叶无名也是因为三代的自我牺牲,而活了下来

其他的人,都是死的死、伤的伤、失踪的失踪。

整个问剑宗的废墟之地,经过几次剧烈的轰炸之后,那些侥幸不死的人,现在,生死怕是也变得不知了。

若是等到二代和蝶魔神真正打出火来,怕是问剑宗这块废墟,还要被翻上几番。

到那时候,被余波波及的人,还不知道,会多上多少呐!

心中想到此处,鬼夜叉和神无情两人,身影一动,就是准备离开,找寻众人而去。

然而,就在这一刻,天际白色死气,被一剑破开超级下载系统。

随之,雾气中,一道春意盎然的身影,浮现了。

“杀戮是天性,”

“灭绝是魔性,”

“贪婪是人性,”

“草菅人命,乃是我草菅胜谷的任性!”

话音落,青色人影,缓缓,自死亡雾气中,走出了。

背后五尺长剑,像是一个棍子一般,横搁在他的腰际。

细长的剑,却是带着森冷的杀意!

“留下草木经和青玄,我便不为难你们。”

“想必,这个地方,你们也不喜欢,继续待下去吧?”

草菅胜谷微微皱了皱眉头,周遭的死气,因为他残缺草木之体的缘故,带给他的,便是格外强烈的厌恶。

所以,他毫不拖泥带水,直接伸出手来,向着神无情讨要。

或者说,索取!

索命

!!

鬼夜叉体内元功,微微一动,却是闷哼了一声,脸上露出痛楚之色。

草菅胜谷见此,淡淡道:“鬼夜叉,若是之前,你没有动用,你那不纯的水极体,说不得,你还有,和我一战之力。”

“只是,如今的你,怕是,随便来上一个人皇中期的修者,就能一剑灭了你。”

“所以,我劝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我可不想杀你。”

带着警告意味,说了这几句话,草菅胜谷目光,再度看向神无情,意思很明显······

你自杀?

杀意微微蹿升之间,神无情目光微微波动,说道:“草木经,我可以交给你······”

神无情却是接着说道:“但是,青玄不可以给你!”

好似听到很奇怪的笑话一般,草菅胜谷嘴角轻轻咧了咧,“草木经交我,青玄不给我?哈!哈!”

“身为草木之体的你,难道不知道,草木经的传承,只能由上一代的草木之体的灭亡开始吗?”

既然,你都要死了,还想要留着青玄?陪你下葬?

这便是草菅胜谷话中的意思,然而,神无情却是一点儿也不感觉好笑。

她只是淡淡的说道:“我这么说,只是因为,交出草木经之后,我不会死,而交出青玄之后······我必死。”

“因为,我还不想死,至少······现在还不想死。”

“所以,两样之中,我只能交出草木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