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58章 被迫再战(28)

第458章 被迫再战(28)

“不会死?”草菅胜谷啧啧叹道:“神无情,你这是得有多大的信心啊,才能够说出,这般自信的话来。”

“这自古传承下来的铁律,会因为你的一句话,而被打破?”

“铁律,常人自然是打不破的,但是······”神无情手掌轻轻按落在自己的胸口。

青芒浮现间,她淡淡道:“制定铁律的人,却是可以改变铁律。”

话音落,剑芒现!

生机盎然的青翠光华中,剑芒吞吐着,感受着自己体内残缺的符文锁链不停震动着,草菅胜谷面上,自然地现出错愕、震动之色。

却不是因为符文震动带来的,而是眼前这个,让自己体内符文不受控制地震动起来的东西······

剑芒虽是不停闪烁着,然而发出剑芒的,却不是一柄剑,而是一枚心脏!

一枚苍翠的心脏!

就这般,从神无情胸口飘出,最后,悬浮在半空之中,微微闪耀着。

映照着,在场的鬼夜叉和草菅胜谷两人,面色表情有些怪异扭曲起来。

“这就是青玄?”

“······还是说,青玄的本体,就是一颗心脏的模样?”

明明就是已经确定,眼前这枚心脏,便是青玄,草菅胜谷,却还是有些难以置信地开口问道鬼医圣手。

能够让他这个修炼了草木经残篇的存在,体内符文震动,眼前之物,怎么可能不是青玄?

只是,青玄,会是一枚心脏?!

这也、这也,太疯狂了!!

虽然,草菅胜谷没有见过亲眼见过青玄,但是,宗门典籍、他得到的残缺草木经里,都是有所提及青玄,。( 好看的小说

青玄,那可是一柄神剑!

一柄诛魔的神剑啊!!

“很奇怪,青玄怎么会是这般形态吧?”神无情手掌探出接住心脏。

宛若绿色宝石的这枚心脏,在她心念一动间,微微一阵变幻,瞬时,便是幻化成青玄剑体的模样。

神无情手持着青玄,在几人疑惑间,淡淡道:“因为,它本就是这幅形态。”

闻言,草菅胜谷眼中神色震动,眼角不可抑制地跳动起来。

一旁,鬼夜叉缓缓转过头,瞪大着眼睛,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神无情。

青玄、青玄,本就是神无情的心脏?!

这、这,怎么有可能?!

他们两人张了张嘴,想要问。

然而,神无情却是看着草菅胜谷,接着说了下去,“许久以前,青玄曾经发生过一次剑体崩解,你能够修习到草木经的残篇,想来,应该便是和那一次的崩解造成的余波有关。”

“说起来,你我,也算是有缘。”

“所以,如果你想要修习到完整的草木经,我可以教你。”

“但是,青玄,就是我的心!就是我的命!”

说完这句话,神无情便是沉默了下来。青玄剑体之上,青芒,却是更加璀璨起来。

听完之后,草菅胜谷眼波微微动了动,他定定地看了神无情一会儿,眼中流露出一瞬的迟疑之色。

最后,好似想到什么一般,那抹迟疑,瞬间便是消散开来,化作了冷漠以及······

杀意!

“对不起,草木经,我一定要得到。”

草菅胜谷右手后撤,搭在了游丝上,剑芒,逐渐的涌动起来,“所以,你还是,交代你的遗言吧!”

话音落地,剑锋露出半寸,满鞘的春色,再也压制不住,蓬勃溢出,在半空中,化作滔天的杀意,直直向着神无情两人涌来。

杀神拦路!

杀神拔剑!

在神无情、鬼夜叉相继重伤的情况下,这种局势,当真算是致命的无双轮回最新章节。

然而,就在鬼夜叉脸上变色的同时,神无情却是淡淡一笑,青玄剑芒逼人而出。

“我给你选择,只是因为,我不想再冒险了,死亡之月下,你我这种修习了草木经的存在,皆是随时随地会突然死去的存在。”

“所以,能够避免战斗,自然就是避免······”

“不过,你若是想要一战,那就······一战吧!”

青玄光芒闪耀间,神无情全身的脉络,像是被点亮了一般,发出了青色光华。

透体而出之后,便是化作一道凝实的符文锁链,缠绕在神无情持剑的手臂上,蔓延而下。

最后,将神无情和青玄锁在一起!

一人。

一剑。

顿时合一!

神无情体内干涸的元气,像是泉水再遇生机一般,汩汩冒出了!

无尽的生机之力化出,在神无情体外,撑起一个两人大小的青色护罩。

隔绝外界死气的同时,一股滔天磅礴的春意,以着更加凶猛澎湃的气势,向着天上的杀意冲击而去。

草木之力蓬勃爆发!

登时,便是让得草菅胜谷身子微微一晃,向后倒退了几步开来。

两人,一者,乃是草木之体,一者,乃是残缺的草木之体,天生便是有着压制作用。

然而这般压制,却是没能让草菅胜谷,继续退步下去。

他冷哼一声,腰际的游丝,逐渐地出鞘了······

一寸。

两寸。

三寸。

剑锋每一次的展现,草菅胜谷身上的杀意,便是越浓一分。

在五尺长剑的剑锋,锋芒毕露之后,草菅胜谷身上的杀意,已然宛若实质一般了。

粘稠着,像是满树桃花被捣碎之后,化作的浆液一般。

红色中,自然地透着血腥的杀意,反扑向神无情。

气势震动间,鬼夜叉身体一震,脚步一闪,便是避开了两人。

从她的角度看过去,可以清晰地看见,以着神无情和草菅胜谷两人为中心,一个磅礴的青色光罩浮现而出。

像是一个小世界一般,消磨着外界的死气,发出嗤啦啦的声音。

青色的气流,更是,在护罩之内,你来我往地蹿来蹿去。

带起的震动之力,轰击在两人身体上,却是爆出了更加强烈的波动。

两人虽未出招,但是,这简单的气势交锋,却已然成了生死之争。

胜者,便是,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