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59章 光明,短暂

第459章 光明,短暂(修剪)

就在神无情和草菅胜谷两人,陷入生与死的交锋之中,一股宏大磅礴的佛气,却是宛若从亘古之前走来一般,轰然爆发了出来。

让得交战的神无情和草菅胜谷两人,以及一旁紧张的鬼夜叉,身体都是不由微微一震,不约而同地将视线投向某一处,那里······

正是诛邪洞的方向!

遥遥望向诛邪洞,佛气冲天而起,很快地,便是遮蔽住了一方天地,渲染着惨白的死气,亦是泛着温暖的金色。

就像是秋日清晨,白雾之中透过的初阳光辉一般

本来,应该给人带来希望的。

然而,在这一刻,却是让得草菅胜谷心中的寒意,像是一瞬冻结的冰河一般。

冷得他整个人,都是打起了哆嗦。

“不好!慕白!!”

草菅胜谷惊呼了一声,随之,他顾不得可能遭到反噬的下场,元功瞬时一收。

另一边,神无情心中,亦是泛起了一丝担忧,在草菅胜谷气势收敛的同时,苍翠的符文锁链,便是已然顺着她的手臂游走一圈,没入她的身体之中。

随之,她挥手将青玄纳入体内,纵身一跃,便是向着诛邪洞的方向而去。

后边,草菅胜谷和鬼夜叉两人,紧随其后。

这般庞然的佛气,破云而出,到底是魔佛梵白破封而出了······

还是,古佛心出世了?

两种不同的可能,却是很可能代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结局重生之妖孽人生最新章节。

谁能不关心?

至少,现在的神无情和草菅胜谷,便是关心。

非常关心!

时间,稍稍,往前推移一些。

就在二代强势降临问剑宗,随之以着一人之力,压制着蝶魔神的时候,草菅胜谷和慕白两人,也是趁着神无情重伤的大好时机,开始,由暗中走了出来

草菅胜谷这边,为了他自己的目的,选择了半路拦截神无情。后续的,便是两人的气势之争。

而慕白那一边,则是为了积攒功劳,得到宗门,或者说,得到宗门内某些人的认可,而选择赶往诛邪洞。

夺取古佛心!!

当然,有可能的话,取了天诛的佩剑,诛邪,那更好了!

“这般时机,应该是炼化古佛心,最后的关键时刻吧!”

行到诛邪洞的慕白,感受着洞外逸散的佛气,心中的第一想法,便是这样的。

“的确是最后的关键时刻了,所以,你若是想要进去的话,只有打倒我!”

冷静无波的话音,在死寂的空间中,缓缓响起。

随即,死亡雾气之中,背负着白骨碎神的冷孤寒,缓缓站起身来了!

“砰!”

一枪横扫,云破天清!

战意凛然!

一人一枪,再挡关!!

慕白轻咦了一声,脚步未动,目光,却是落在了冷孤寒的身上。

落在了,青年被额上碎发稍稍遮掩住的一双眸子上。

那双眸子,冷静地,让人害怕!

好似在平静的冰河之下,却是埋藏着一座蓬勃愈发的火山一般。

截然不同的气质,混合在对方身上,却是带出了另类的一种美

一种震慑人心的美!

心中微微波动,慕白的脚步,却是开始往前踏了。谁也不能挡她的路!

脚步声响起的同时,她的话音,亦是开始传出了,“古佛心,我势在必得。”

“你让开,我可以不杀你。”

这般非凡之人,杀了,岂不是太过可惜了?

慕白脚步继续向前踏过去。

因为冷孤寒和夜影之前一战被震碎残留下来的碎石,横亘在她身前,自然就是成了阻碍霄琼华全文阅读。

所以,随着慕白一步一步向前踏过去,这些碎石,便都是化作了飞灰齑粉,消散在天际。

宛若,没有存在过一般。

因为挡路,所以,被磨灭!

而在这些碎石的尽头,便是冷峭而立的冷孤寒。

让开这条道,便是生!

挡着这条道,下场,便是和这满地的碎石一般!

灰飞烟灭!!

“白骨碎神·裂地!”

脚步轰然往前一踏,在冷孤寒的冷喝声中,枪芒再度狠狠扎入地底,天际风云之力,滚滚而来,被搅碎之后,被白骨碎神吞噬化纳着。

漩涡之中,独角青牛再现!

这,便是冷孤寒的选择!

妖王之力,甫一出现,一瞬之后,便是轰然降临在慕白身前。

独角之上,滔天的妖气,宛若一道闪电一般,瞬息之间,便是劈在了猝不及防的慕白身上

一个不入人皇的家伙,居然能够爆出这般力量?!

一个人类的青年,体内怎会暗藏着这般骇人的妖气?!

他又是,怎会具备这般妖王神力?!

独角宛若利箭一般,轰在了慕白身上。

这短短的时间内,慕白心中,便是闪过了万千的念头。

“轰隆!”

随着一声轰鸣声炸响,天地死气,再度被扫清出一大圈。

宛若净土的世界中,一端,站着杵枪而立的冷孤寒,独角青牛为伴。

世界的另一端,站着气息更冷的慕白,她身上的一袭白衫,在寒意透彻之下,好似显得更白了。

像是褪去了,一些不必要的感情一般,就像是此刻她退后了一步的脚步······

没受伤,却是退了一步!!

“呵呵!前些日子,一个不入真灵的弈倾天,让我只敢出一招,便是乖乖退去。”

慕白语气平淡,带着一丝回忆的说了起来。

她周围的空间中,却是开始下雪了。

“今日,一个不入人皇的冷孤寒,一招之下,让猝不及防的我,退后了一步。”

“这天上,还有着一个,能够抗住二先生剑意,而不死的魔女······”

慕白抬头看了云层遮蔽的天际,随之,目光又是落在了冷孤寒身上,“你们问剑宗的妖孽,是不是出得有些太多了。”

“这,可不好!”

“我还是,给你们木秀于林的问剑宗······修剪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