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60章 一指一掌(2)

第461章 一指一掌 2

话音落,雪花飘!

“咻!”

半空,一朵雪花,被慕白弹指射出。

薄薄的六棱雪花,缓慢的,在空间中,划出一道白色气流,宛若一条有形的锁链一般,落在了慕白的指尖。

而雪花,则是,若刀锋一般,被遥控着,斩向了冷孤寒!

“喝!”

雪花飞斩而来,缓慢地,能够看清每个棱角,然而,冷孤寒却是避不开。

这一刻的他,速度好似也是受到寒意冻结的影响一般,挥击而出的枪芒,就像是蜗牛在爬一般。

“轰隆!”

枪芒,没能扫飞雪花。

然而,在慕白有些讶异的神色中,本该洞穿冷孤寒心脏的雪花,却是硬生生地,被冷孤寒一枪扫动的细小漩涡,影响了分毫。

最后,轰的一声,洞穿了冷孤寒的左肩。

最后,若沙尘暴推移一般,迅速地冻结了,冷孤寒的整只左臂

寒意透心而来,冷孤寒不由闷哼一声,张嘴,便是吐出了一口寒气。

眼见随手一招未能解决冷孤寒,慕白眉头微挑,有些不耐烦了,功力一提,便是臻至人皇一重天。

她刚想要出杀招,一道震慑人心的眸光,却是轰然击入她的心中,让得她身体微微一颤。

眼中惊骇之色露出的同时,慕白抬起的手,却是再也落不下了。

她目光微移,落在了冷孤寒裂地之招散去之后,仍旧浮现在他身体周围的独角青牛之上,眼中一片不解和震动。

本是无形幻化而出的青牛,这一刻,在冷孤寒生死之际,却宛若妖王再临天地一般,凭借着一股气势,便是震慑得慕白,不敢再下杀手了。

心中念头微转,慕白便是了然,冷孤寒定然是得了妖界某位大能的传承,受到对方的庇护。

不敢再对冷孤寒出手,但是,并不代表着,她就进不去诛邪洞。

“妖界和佛门,乃是宿敌,水火不相容,我虽说是进去夺取古佛心,但是,也可以说成,是针对魔佛梵白而去。”

“这位妖王残存下来的意志,应该不会阻拦我吧!”

慕白心中念头,微微转过,随之,她便是避开冷孤寒,向着诛邪洞进入了。

果不其然,那只独角青牛,只是淡漠地扫了她一眼。随之,便是继续化纳着天地之力,为冷孤寒疗伤。

慕白心中一喜,脚步不由加快了几分,身影一闪,便是要进入诛邪洞了······

“走得这么快,是急着去投胎吗?”

惨白之色带着火热的气息扑面而来,慕白心中一惊,还未踏入洞内的身影,猛然便是向后退去。

同时她单手在虚空一抓,剑碑楼之上的神兵,雪絮,携着漫天的雪花,再现了!

“喝!千堆雪!!”

已然猜出来人的身份,慕白心中惊骇无比,出手,便是自己的至极之招!

漫天风雪,夹杂着死气,打着漩涡,化出一堆堆白雪,向着来人碾压而去。

这一招,不求伤敌!

一瞬!

“哼!敢对我出招,还想走!”

白色火焰弥漫中,人影不现,一根手指,却是缓缓伸出了。

琉璃色的手指,不受阻碍的,穿过了千堆雪,随之,便是轻轻落在了雪絮之上。在慕白有些惊恐的眼神中,爆发的,便是指琉璃!

一指之下,皆是琉璃!

“咔嚓!咔嚓!”

本就是寒气十足,宛若雪花冰块的神兵,雪絮,在这一刻,好似再度被冻结了一般,微微膨胀中,剑体之上,发出刺耳的裂解声了。

伴随着的,便是宛若蛛网一般的裂缝,像是冰块被重物轰击之后留下的裂痕一般,散发着七彩之色,留在了雪絮之上

裂痕,亦是留在了慕白的身体之上。不过,不是七彩的了。

而是,血腥的狰狞血痕!!

“轰!”

一指震裂雪絮,梵白皱了皱眉,好似有些不满意一般。

他大袖一摆,像是拍苍蝇一般,将慕白拍击跌入死气之中,不见了人影。

击飞慕白之后,梵白目光在四处扫了几眼,不屑地冷哼一声。随之,这才将目光落在了冷孤寒身上。

或者,更准确地说,落在了冷孤寒身边的独角青牛身上。

梵白看着对方,挑了挑眉,有些诧异地说道:“你没死?”

这句话问得很是亲密,好似这一人一妖,在许久之前,便是老朋友一般。

然而,独角青牛眼皮一抬,只是淡淡地扫了梵白一眼,淡得,近乎无视!

甚至,蔑视!!

在梵白眉头再挑之间,独角青牛却是倏忽一下,化作一抹流光,再度没入白骨碎神之中,只留下一闪而逝的光晕。

梵白眼睛微眯,目光落在了白骨碎神之上。

定了定半响之后,他面上才露出一抹恍然之色,“原来是这样吗?死而未死,不去死,是说,还有生机存在吗?”

他心中低声呢喃了几句,多少年未曾真正出现过的欢喜之色,在他面上现出了。

因为突然变好的心情,所以,他的话音,便是显得不再咄咄逼人,“躲在暗处的老鼠们,都给我滚出来吧!”

梵白目光再度向着诛邪洞四周扫了几下,话音虽高,但是,却是没了那股浓密的杀机。

因为没有杀机,所以,有些所谓的高人,便是没了敬畏之心,便是存了侥幸之意。

梵白话音落地半响,不说人影出现,就是半点声音,都是没有。

这个发现,让得梵白眼中寒光乍然一闪,“小兔崽子们,看来,对前辈还有敬畏之心的你们,对我这个前辈的前辈,就是没了忌惮了······”

冷然话音中,梵白手掌一抬,体内佛气一震,怒佛一掌,便是轰然拍击而出。

在半空一闪之后,化作四道凝实的掌印,轰向了四个方向。

“轰!”

掌力轰落,顿时,四道碰撞声,几乎同时响起。

伴随的,还有四声轻微的闷哼声,不可抑制地传出。

梵白冷笑一声,脚步踏响的一瞬。几道惊慌失措的声音,同时响起了!

“魔佛大人,还请息怒啊!”

“阴冥王,奉宫主之命,特来迎接魔佛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