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66章 不存天痕的图(8)

第466章 不存天痕的图(8)

诛邪洞坐落在问剑宗,已经很久了。久远到,可以追溯至,梵白的那一个时期了。

因为久远,所以,经历的风吹雨打,便是格外的多!

早在燃犀被弈倾天斩杀的时候,诛邪洞,便是被两人的交战余波,在头顶上,轰出了一个大豁口。

短短几月时间之后,在今天过去的短短几个时辰内,诛邪洞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包裹着山洞的山体石壁,在各方能量波的轰炸之下,洞开了,一个又一个的大洞。

千疮百孔得,就像是马蜂窝一般。

又如同,土包之上,被硬生生地,钻出了许多的通道一般。

遍体鳞伤!

死亡之月的光华,顺着这些大大小小有些不规则的豁口,缓缓流淌着。

像是,一条条银色河流一般。

因为半球形的山体上,洞口开得位置不一,各个方向都有。所以,月光流进来之后,便是自然而然地交错在一起。

将整个洞内,尽数照得有些惨白,倒是,没有一丝阴暗的感觉。

置身于其中的司雪,也没有感觉阴暗。

只是,无端地,有些发冷。

即便,她给人的感觉,便是冷得刺骨。

洞内的甬道不长。再加上,梵白已然脱困,此地,已然没了那股白色火焰散发的炽热之气。

司雪,更是地皇之境的衍道大师reads;。

所以,她没有用多长时间,便是走完了,这一段在之前的封罗宇眼中宛如没有尽头的绝望之路。

通道尽头的那片火海世界,此刻,却是已然没了。

沧海桑田,火海干涸之后,自然而然地,便是留下了一个巨大的坑洞。

在坑洞之上,几条横江锁链连接着两岸,上面挂着二十五个孤单单的囚笼,在月光下,摇摆着,显得,很是惹人注目。

然而,司雪此刻的目光,却是没有落在,这吸引人目光的存在上。

因为,在坑洞地下,有着更加吸引、狠狠抓住她眼球的东西。

图案很大!像是一个巨大的盖子一般,将整个坑洞的底部,遮盖的严严实实。

圆形双色图案的周身弧线,紧紧抵着石壁。

好似,随时准备着,随着山壁的膨胀而膨胀一般。

司雪看着这一幕,心中无端的一跳,生出一个古怪的念头来······

“若是没有限制,这古怪的图案,难道,还能遮天蔽日······封天不成?”

她低声嘀咕了一句,摇摇头,将自己脑海中荒唐的念头,甩了出去。

“好简洁、简单的图案,又好似,蕴含着某种特殊的韵味。”

“这般特殊的图案,为什么,我没有见过呐?宗门之内,好像也没有记载过······”

阴阳鱼在图案之上游走着,速度越来越快,司雪紧盯了一会儿,便是感觉到,脑海中传来一阵眩晕的感觉。

她心神一震,眼睛仍旧是睁得大大的,但是,头颅却是猛然一扭。

同时,身子更是急速向后退去,像是被人一拳轰出去的一般。

等到图案在视线中消失之后,司雪才不可抑制地闷哼了一声,面上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

“好可怕的存在!我只是简单地看了几眼,居然就能对我的识海,造成这般压迫!”

“不愧是、不愧是,古佛前辈和天诛前辈,布下的封印手段,当真是了得!”

这般通天的手段,也只能是古佛这般佛门高僧,天诛这般世外高人,才能布置的出来。

司雪心中这般想着,脚步再度向前走了几步。

这一次,她没敢多看阴阳鱼,只是简单的一瞥,却是发现,之前还在游走的阴阳鱼,这一刻,却又是静止了下来。

好似,她之前看到的一切,都只是幻觉一般。

真是古怪啊reads;!越是发觉古怪之处,司雪,越是不敢探究。

她蹙眉想了一会儿,随即,玉指伸出,在眼前一横!

雪峰的绝学,一指遮目,瞬时化出。

在她眼前,荡起一层白色的涟漪,像是一条江河,泛滥在她眼帘一般,遮住了她看世界的目光。

也是遮住了,阴阳鱼投射到她眼中。

彻底地隔绝了自己的视觉,司雪才松了一口气。

她轻喝一声,跃下坑洞的身影,缓缓降落了。

能够在一瞬之间,让司雪骇然退步的太极图案,在司雪脚步落下的时候,却是丝毫没有给司雪带来阻碍。

司雪只感觉一股奇异的感觉,从脚下扫到头上,像是,身体缓缓浸入温泉之中一般。

等到温暖的感觉,蔓延到头上,她的整个人,已然没入太极图,降落到封印之下的世界。

察觉到气息明显的转变,司雪抬手,解开衍术一指遮目。

紧绷的身体,却是显示着,她内心,仍旧没有丝毫的放松警惕。

眼帘睁开,眼前景象,落入司雪眼中,她眉头一挑,还未说话。

一道平静的话音,却是已然先她一步传了出来。

“来夺古佛心的?”

盘腿坐在地上的弈倾天,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气息强悍的司雪。

目光无波,若平整的地面一般。

司雪眉头微蹙,身上的寒气,不由自主地,便是微微逸散了出来。

熟悉的气息,瞬时,勾起了,弈倾天脑海中一些熟悉的记忆。

在司雪欲说话之际,弈倾天又是抢先一步开口了,“你是缥缈雪峰的人?”

这会儿,司雪没有再准备说话了。

然而,她抬手间,一道寒芒,却是凝聚成冰霜长剑,随着她手臂的探出,已然向着弈倾天眉心点去。

在她看来,弈倾天接二连三地打断她的问话,无非是想要拖延时间。

而当下,她最拖延不得的,就是时间!

所以,她不准备说话了!

也不准备,给弈倾天说话的机会了。

寒芒点出,刺骨寒意,夹杂着单纯的没有针对性的杀意,在弈倾天瞳孔中,急速地放大了起来。

只是,就在这点寒芒,距离弈倾天眉心毫厘只差,再向前递上一分,好似就能将弈倾天彻底冰冻绝杀的时候。

却是突兀的戛然而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