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67章 失去平衡后的灭罪(9)

第467章 失去平衡后的灭罪(9)

“你是迷魂谷那人的传人?”

说这句话的时候,弈倾天眉眼之间,一片平静。

应和着,时不时在他身体上,闪烁而起的金芒,显得很是神圣、温和,以及······

慈悲!

然而,司雪却是感觉到,眼前这个少年,好似对她产生了杀意。

而且,还是针对性的!

手中寒意收敛,司雪蹙眉间,好似重复弈倾天的问话一般,看着弈倾天说道。

这句话问出口之后,弈倾天温和的面上,骤然升起了一抹讥讽笑意,“你觉得我是她的传人,那么,我就是她的传人。”

“而且,我也认为,我就是她的传人。”

“你就不是她的传人!”

弈倾天话音落地,司雪眉头蹙得更紧了,一抹戾气,在她眉间,缓缓升起。

弈倾天不惧,司雪肯定他和迷魂谷那人之间的关系。因为,他答应过那人,会为她讨回一个公道。

而他自己,肯定他和那人之间的关系。则是为了不忘恩。

之后,弈倾天直言,司雪不是那人的传人。那么,她司雪还能是什么?

婢女!

而且,还是一个无良!

寡恩!

薄义的婢女!

这便是弈倾天话中的意思,直刺司雪心中的疤痕!

“承认是她的传人,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司雪面色冷冷。

之前,阴冥王也是嘲讽过,她比之那人差了许多倍。

嘲讽过,她只是一个婢女。

那时,她很生气!

却是没有,现在这般生气。

因为,现在同样的这一句话,不是从无关之人口中说出的。

而是,从那人的传人,口中说出的我的第三帝国。

也就是相当于,从那人口中说出的,她怎能不生气?

司雪面色冷然,弈倾天却是淡淡地看了对方一会,随即,他开心地笑了笑,“你生气了。”

这句话,弈倾天说得无比肯定。

面色冷冰冰,看不出一丝怒气的司雪,嘴角一挑。一抹不屑的笑意,流淌而出······

“只是,你有何资格生气?”

司雪的讥讽话音,没有说出口。便是被弈倾天骤然变调的冷漠话音,堵在了喉咙里。

“你能有今日成就,只是得了好的机缘,有了一个视你若亲姐妹的好主子,你这才阴差阳错地飞上了枝头,做了那只凤凰。”

“说到底,你本来就是一个婢女。”

“至少,你曾经便是一个婢女。”

“这点,如何说不得?”

弈倾天眼中讥讽笑意,伴随着他冷然的话音,像是刀片一般,削在司雪身上。

将她身上,那层看似坚硬,实则脆弱不堪的遮羞布,割裂的支离破碎。

露出得,便是往日的不堪、背德!

“我能说得,你却听不得,一切,只是因为你心虚!”

“因为你知道,你的地位、你的权势、你的成就,甚至你的丈夫、你的家庭······”

“你的一切!都是背叛了那人,背叛了你自己的良心,而换取的!”

弈倾天话音冷冷,一股晦涩的波动,却是随着他的话音,微微荡漾而出,波及到司雪身上。

让得司雪,眼中光华紊乱起来,嘴中不停说着“不是的”“不是的”。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

看着嘴中呢喃自语的司雪,弈倾天嘴中刺激话音不断,心念,却是落在了自己的识海中。

在弈倾天一望无际的识海空间中,比之以往的单调,此刻,却是多了几种气息。

盘旋在识海半空中的太极神图,仍旧缓缓转动着。

只是,在八卦方位,却是起了变化,多出了,八条黑白交织的符文锁链。

在青色雾气缭绕间,向着太极神图的上方,斜斜聚拢。

最后,交织在太极神图中心的正上方,将封印梵白的古佛心,牢牢锁住了。

金色的光华,更是顺着古佛心,直直向下蔓延开来,形成一道金色的河流。

包裹住的,除了虚无的识海空间,还有矗立在,太极神图中央的一柄银色外壳的古朴长剑。

剑鞘与剑柄之间,像是雕龙画凤锦上添花一般,绽放着一抹黑色。

枝桠伸展间,隐隐间,有着垂柳的模样。

虽是柔软,却是牢牢地锁住了剑鞘。

这柄不能出鞘的银色长剑,自然就是封印住梵白识海空间的天诛佩剑,诛邪佣兵的战争最新章节!

只是,不知怎的,在之前弈倾天化纳古佛心入体,梵白封印解开的那一刹,这柄剑,便是自主的洞穿了弈倾天的眉心,没入了他的识海中。

倒是没有,将弈倾天的识海,也封印住。只是就这般静静的矗立在太极神图之上。

太极神图化出八条符文锁链,锁住了古佛心。

古佛心浩瀚佛气,又是隐隐间压制着,诛邪之上的一柳。

诛邪和一柳以及太极神图之间,又是相互牵制着。

在弈倾天的调和之下,一个平衡,便是缓缓在凝聚着。

然而,世上之事,不如意者,十之八九。

先是被弈倾天揭开伤疤触及内心的愧疚,随之,又是被弈倾天借着古佛心的力量,无声的影响着识海,从而变得有些混乱的司雪。

在这平衡点,即将达到的时候。

却是随着她的一声怒吼,醒了过来!

嘶吼过后,司雪眼中露出狰狞之色,知道被弈倾天算计了。

她单手一翻,怒然一掌,便是向着弈倾天当头拍下。

“轰!”

势大力沉的一掌,带着骇人的精神力波动,压迫着弈倾天头顶的空间,瞬时扭曲开来。

好似要坍塌一般。

杀招逼命而来,弈倾天面色没有慌乱之色,只是微微叹息了一声。

之前,他一直不动。

不代表,他不能动!

“不知道这一瞬的缺失,会导致什么后果······”

心中无奈低语一句,弈倾天再睁开眼眸时,一股璀璨的金芒,便是瞬时闪耀而出了,伴随着一股骇人的精神力波动。

弈倾天并指为剑,金色的光华,瞬时在他双指之上弥漫而出。

最后,在指尖,绽放开一朵金色的莲花,摇曳着······

感受着金莲之上,弥漫的灭罪气息,司雪脑海中,想起了佛门的一门绝学。

她面上骇然之色,不受控制地流淌而出了。

她想要退开,然而,弈倾天剑指已然点出,送出了一朵莲花······

以及,无穷的杀意!

“给我滚!!”

冷然话音落下的下一瞬,娇柔的莲花,便是洞穿了白衣!

圣莲灭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