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70章 一定会杀她的(12)

第470章 一定会杀她的(12)

说这句话时,她想到了,在封印之地,弈倾天的拖延时间。

之前,她还以为,弈倾天是在炼化古佛心,过程还未结束。

弈倾天,根本就是没能炼化古佛心!

而是以着一种奇异的方式,将封印梵白的古佛心,转而,封印在自己的体内!

而她当时闯入的时机,定然就是,对方封印之术,即将达到平衡的关键时刻。

却是,被她最后一击,给捣毁了。

失去平衡的封印,古佛心,会爆出什么样的动乱,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此刻的弈倾天,绝对不好受。

尤其,是在接连动手,重创自己三人的情况下!

司雪的猜测,一点没错。现在的弈倾天,的确不好受。

面如金纸,闪烁的金芒,就像是,在他面上,涂上了一层薄薄的金粉一般。

散发着,不似常人的光华。

旁边,神无情、鬼夜叉,皆是有些担忧地,看着他。

她们可不会认为,炼化古佛心,对弈倾天而言,会毫无影响。

要不然,梵白也不会,受困这么多年!

弈倾天轻轻笑了笑,示意自己无事。

他的目光,在鬼夜叉狰狞的面容上,一扫而过,随之,便是落在了二代身上。

对方身上散发的剑意,让得弈倾天挑了挑眉。

在二代好奇的目光中,弈倾天拱手施了一礼,感谢道:“多谢剑阙前辈的相助,此番大恩,弈倾天没齿难忘。”

闻言,二代眉梢剑意,稍稍收敛,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剑阙之人?你又是为何,要谢我?”

“谢你,是因为,你有恩与······我的恩人,是无情姐的恩人,自然也就是,我弈倾天的恩人!”

弈倾天顿了顿话音,继续说道:“至于,我为何猜测,前辈是剑阙之人,这还不简单吗?”

“似前辈这般,身上散发着无匹剑意的存在,除了剑阙,还有何地,能够培养出这般弟子?”

“而且,前辈刚才,不是自己已经承认了吗?”

弈倾天话音淡淡,心念,却是落在了自己的识海中,落在了那柄圣芒诛邪上······

相传,当年,天诛横空出世的时候,第一个落脚点,便是西剑域。

而交的第一个朋友,便是极天剑阙的创始人!

因剑相识!

因剑相交!

如今,能够引动诛邪,释放出善意的,在天痕这片大陆上,怕是,也只有极天剑阙的存在了······

脑海中,模糊的片段,闪现着,弈倾天的面色,却是显得,愈发的平静起来。

二代闻言之后,对于弈倾天话中,对剑阙的赞美之词,却是不置可否的一笑。

即便,他心中对剑阙,有着无比的归属感。

但是,如今的西剑域,四大主宰势力,已然不再是宫、阙、峰、峦,而是······

峰、峦、宫、阙!

谢过二代之后,弈倾天目光四处扫了扫,四周空荡荡的死寂,让他心中,微微一跳。

“师父和三代,他们呐?”

弈倾天干涩着嗓子,看着神无情问道。

神无情沉默了一会,道:“叶无名,没事,现在,他应该正在帮助救治伤者,至于······”

弈倾天刚刚舒缓的面色,在神无情迟疑间,又是紧张了起来。

神无情无言。

然而,此刻的无言,却是,最好的答案了。

“谁干的。”

他没再问,三代如何了,只是,将目光,在对面封不觉几人身上,一一扫过。

神无情还没有开口说话,封不觉便是已经先开口了。

被一个人皇一重天的小辈,像是看死人一般的目光盯着,任谁,怕是也不会有好心情吧!

更不要说,封不觉几人,都是地皇巅峰之境的存在!

“小子,看什么看,你那个老不死的师祖,又不是我们杀的!”

“再说,就算是我们杀的,你又能如何?”

“你还能杀了我,替他报仇不成?”

封不觉不屑一笑。

他身旁,司雪恢复了几分血色的面上,挂着冷笑,紧接着说道:“弈倾天,杀了三代的,不是我们,而是······”

“她!”

司雪手指着,看似空无一人的天空,继续说道:“你若是有本事,就自己动手清理门户,斩了这个与你同辈之人!”

闻言,弈倾天不发一言,收回目光,微微抬头。

天际云层厚厚,盖住了大地。

也是,遮住了视线。

然而,弈倾天却是可以清晰地看到,在深入无穷高远的天空,死亡之月旁,交锋的两道人影!

都是熟悉的人影,却是给他,带来不同的感觉······

“她,我一定会杀的。”

“只是,不是现在这个时候。”

在心底,说了这两句话之后,弈倾天目光,再度在神无情、二代、鬼夜叉三人身上,扫了一遍。

察觉到,三人皆是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势之后,他的眉头微蹙,好似,要下一个重要的决定一般。

沉默了半响,他才向二代、鬼夜叉两人,开口道:“两位前辈,可有医治伤势的极品丹药?”

闻言,鬼夜叉神色微微一愣,道:“之前,倒是有一些,现在嘛!”

她摊了摊手,无奈道:“你知道的。”

要是,她还有医治伤势的丹药,何苦还会是现在这幅狼狈模样?

二代看了看弈倾天和神无情一眼,随即,二话不说,掌心一旋,便是递出了一只白玉小瓶。

“这里面有一粒丹药,地皇以下的修者,无论受了多么沉重的伤势,只要服用了它,就能保住性命!”

弈倾天谢了一声,接过白玉小瓶,拔开塞子,放在鼻端,轻轻嗅了嗅,轻笑道:“大罗天丹?”

他用得,虽是疑问的语气,但是,在场几人,却都是能够听出,他话中的肯定意味。

几人,不由都是流露出了一丝疑惑之色。

弈倾天,如何知道大罗天丹的?

而且,他又是如何,能够识别出大罗天丹的?

“你见过剑阙的大罗天丹?”

二代发现,自己对弈倾天更加的好奇了,不由自主地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