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71章 一人担忧几人误会?(13)

第471章 一人担忧几人误会?(13)

脑袋有些晕晕的,像是要陷入沉睡一般,弈倾天面上,却仍旧挂着淡淡的笑意。

他神秘地笑道:“我没见过大罗天丹,但是,我见过小罗天丹。”

更加,研究过它!

见过小罗天丹?吃过小罗天丹?所以,就能识别出,大罗天丹?

二代不解,还想开口问弈倾天。

他的话音,却是被弈倾天接下来的动作,硬生生地堵在了喉咙里,再也说不出来了。

“你把它吃了?”

二代目光透着一抹懊恼,他怎么也是没想到,弈倾天居然会直接将大罗天丹给吃了!

倒不是说他小气,舍不得一粒大罗天丹。

而是,他一开始以为,弈倾天向他讨要大罗天丹,是为了给神无情服用。

毕竟,他们四人之中,神无情所受的伤势,乃是最为严重的。

而且,一粒大罗天丹,花费在神无情身上,在眼下起到的作用,要远远大过于,花费在弈倾天身上起到的作用。

他弈倾天,可没有受伤!至少,表面上可看不出什么伤势。

再说,他也是察觉到,弈倾天和神无情之间,关系有些不寻常。自然就是理所当然地认为,弈倾天是担心神无情的伤势,这才讨要丹药的。

哪里会知道,弈倾天二话不说,就这般,像是吃糖豆一般,巴嘎一声都是没有,直接将大罗天丹咽下肚子里去了!

二代懊恼之后,眼中的欣赏之色,便是逐渐的淡了下去。

最后,化作一抹毫不掩饰的不屑之色。

就连,一向对弈倾天青眼相待的鬼夜叉,面上,也是流露出不快之色。

倒是一旁的神无情,面上闪过了然之色。

她看向弈倾天的目光,更是带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担忧之色。

弈倾天吞服下丹药之后,便是静静地,盘腿坐在虚空。

好似,陷入疗伤之中一般。

他身上,金色的光华,时不时的闪耀一下,可不就像是功力在波动的模样?

二代四人之间,说话没有传音。

所以,这边的动静,被司雪几人,全部听了过去。

眼见二代、鬼夜叉的面色变化,阴冥王,最先开口说话了。

他指着闭目的弈倾天,讥讽笑道:“这人该有多么无耻啊,才会没伤没病的,将一粒珍贵的大罗天丹,给直接吞了!”

“亏他身后的那个女娃子,还是他的师叔,听说,还救过他呐!”

弈倾天出现之后,便是一直陷入担忧状态的阴冥王,瞧见这个攻破对方的大好机会,怎么会放弃呐?

只有尽快的快单斩乱麻,灭了神无情以及鬼夜叉,才能让一切尘埃落定。

也才能,在事后,免于梵白的责难!

若是等到梵白和蝶魔神之间的战斗结束,他还没能,解决掉神无情和鬼夜叉。

到时候,鬼夜叉告上一状。

顾忌鬼罗刹的面子,梵白不见得,会杀他。

但是,一番惩处,却是绝对少不了的!

心中这般想着,阴冥王眼中狠辣杀意,更浓了几分。

一旁的绝非凡、封不觉几人,也是开口讥讽着,妄图,在弈倾天四人之间,撕开一道裂痕。

只有司雪,因为精神力强大的缘故,隐隐间,察觉到,弈倾天身上,有着一股奇异晦涩的波动,在缓缓流淌着。

她的目光,一触即,那股诡异存在,便若是被分解了一般,没入虚空之中。

石沉大海!

心中疑惑,司雪没有说话,只是皱眉看着弈倾天。

她对弈倾天的了解,并不多,只是一些零零碎碎的信息。

而且,还都是通过慕白,收集到的。

封不觉几人知道的,怕是和她差不多。或许,还没她,知道的多。

毕竟,一个处在西剑域,一个处在南世家,有着地域限制。

他们唯一的不同,可能就是,司雪对于弈倾天,有着一种志在必得的心理。

这种情绪里面,除了,因为弈倾天是那人的传人之外。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就是,缥缈雪峰四司之一的司云,这一司掌握的衍术神诀,废字诀,在随着当初一人兼任司云、司雪两司掌门人的那人死去之后,便是已然失传了许久。

如今,弈倾天既然是那人的传人,得了神诀荒字诀的传承的同时,没道理,会没有传承到废字诀!

而且,夸父逐日、流星追月两大神弓,一定也在弈倾天手中!

脑海中,翻覆着念头,司雪目露奇异之色地盯着弈倾天,心中愈加地肯定了起来。

是了!

那股湮灭我精神力的存在,定然,就是这小子,此刻在运转废字诀造成的波动!

我一定要得到!

这边,司雪几人,心中各怀鬼胎,虎视眈眈地盯着弈倾天几人。

只待二代露出一丝异常,他们便能,给弈倾天和神无情致命一击!

而弈倾天这里,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体内的波动,也是越发的强烈起来了。

识海之中的震动,更是让得他的面色,逐渐的苍白起来。

宛若一张白纸。

之前司雪突来的一击,破坏了弈倾天稳定古佛心,在当时,弈倾天便是知道,这一点失败,定然会给他带来头疼的后患。

在之后一连串的反攻击败司雪之后,这种后患,便是逐渐地爆发了出来。

没能完全将古佛心封印住,弈倾天便是肆意动用古佛心力量,这一刻造成的反弹,便是格外的强烈。

被太极神图上八条锁链,封住的古佛心,这一刻,就像是,洞开了一个小洞的大坝一般。

在没有及时用混凝土堵住之后,即便补救措施用上了再多的烂泥,那也是于事无补的了。

从古佛心之上,溢出的金色气流,像是输血管中血液一般,缓缓流淌着。

然后,慢慢蒸发开来,最后,逸散成金色的雾气,遍布在弈倾天的识海中。

这种灌输速度,比之之前,弈倾天主动炼化古佛心,来得,要慢上了许多。

之前,若是大江奔腾的话,现在,就像是流水潺潺,

只是,细水,再怎样地,长流!

若是疏导的速度,没有灌入的速度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