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75章 一个承诺,一个人

第475章 一个承诺,一个人

缥缈有四司,司风、司雨、司云、司雪,而每一司,则有不传的一大神诀,只有历代的各司掌门人,才能修炼。

在许多年前,司云、司雪,这两大司,只有一个掌门人!

那人惊才绝艳,一时遮住了四司风华。

她修为通天彻底,更是一人修炼了雪峰两大神诀荒字诀、废字诀,不知道惊艳了多少天才妖孽!

那人便是弈倾天在迷魂谷遇到的那位前辈。

也就是,现任雪峰之主,飘渺仙子的师姐!

只是,随着她猝不及防地死去,以及某些不为外人道的变故,司云、司雪两司的神诀,没来得及传承,便好似永久的湮灭在历史的潮流之中了。

即便是现如今的雪峰之主飘渺仙子,也未曾窥探过两大神诀的一角。

是为,雪峰一大憾事!

如今,司雪却是说出,雪峰失落的两大神诀,以及两大神弓,皆是在弈倾天这个小辈身上!

登时,便是让得几人,都是心中扑腾地跳了起来。

心脏都快要跳出胸膛了!

他们目光,皆是带着火热,以及复杂之色,看着弈倾天。

也不知道,究竟在期待着什么?

“你,能拿出什么样的彩头?”

弈倾天不否认,也不承认,只是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

在众人心中,却是无异于,公开承认,自己传承了雪峰两大神诀,和两件神弓。

这一发现,让得绝非凡,眼中贪婪之色一闪而逝。

被埋藏在了眼底深处,久久不散。

让弈倾天心中有些好奇的是,和绝非凡一道而来的封不觉,他眼中,虽然也是闪过贪婪之色,比之绝非凡,却是要弱上许多。

就连那抹震惊之意,怎么看起来,好像也是有点做作,似乎在掩饰着什么······

想到这一点,弈倾天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

而就在这时候,司雪的话音,已然接着继续传出了阴阳天师最新章节。

登时,便是打断了,弈倾天心中的波动。

他抬起头来,看向司雪,道:“你的一个承诺?”

“对!我的一个无条件承诺,当做这场生死赌的彩头,够不够分量?”

司雪眼中微微泛起一抹挑衅意味,激将着弈倾天。

弈倾天摇摇头,本想说,“你的一个承诺算得了什么?”。

虽然,这个承诺,是无条件的。

意味着,弈倾天想要对方的命,也是可以。

但是,话还未出口,他面色微微一动,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有些答非所问地开口问道。“你是雪峰司雪,想必,对雪峰弟子,很了解吧?”

司雪还未答话。

她身后的慕白和草菅胜谷,面色都是微微一变,心中泛起一个念头的同时,目光带着一抹诧异之色,看着弈倾天。

好似,已然猜到了弈倾天接下来的问题一般。

司雪面无表情。

弈倾天却是自顾自地点点头,继续问道:“雪疏梅这个人,司雪大掌门,听说过吗?”

果然!

他这话,一问出口,慕白和草菅胜谷,眼中复杂意味,更胜。

隐约,夹杂着一抹惊讶之色、心服之意。

猜测是一回事,得到证实,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司雪面上,仍旧是冷冰冰得,嘴角,却是挑起了一抹笑意。

映衬着全身的气息,显得愈发的寒冷。

她缓缓开口,道:“雪疏梅吗?我当然认识!我怎么会不认识······”

“自己的女儿呐!”

自己的女儿?!

短短的五字,落地之后,却是让得弈倾天心脏猛然一跳。

雪疏梅,居然是司雪的女儿?!

那么,岂不就是说,师父叶无名的妻子,自己的师娘,就是眼前这个······

想要杀神无情夺取青玄!

想要杀自己夺取古佛心!

恶人!

心中震动,弈倾天目光微转,看向二代。

二代点了点头。

说起来,十几年前,若不是有那个小姑娘拖着,怕是在剑阙赶来支援之前,整个问剑宗,便是已然被缥缈雪峰屠戮的一干二净了。

这也让二代,对那个只是惊鸿一瞥的女子的所作所为,完全生不起气!

得到确认的答复之后,弈倾天微微沉默了起来九转重生全文阅读。

师父叶无名,对他有救命、再造、养育之恩,他一直以来,却是没有为对方付出过什么。

对方,也是从来没有要求过他什么。

如今,好不容易,得了一个,能够让叶无名夙愿得偿的机会!

难道,就该因为,自己的另外一段恩仇,让它就这样,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

犯错的,只是司雪!

而不是,自己那个未曾蒙面的师娘。

自己与司雪之间的纠葛,不该,牵扯到无辜之人的······

心中这般想着,弈倾天再抬头,看向司雪时,目光,已然平静了许多。

“你的承诺,我不要!”

“我只要一个人!”

闻言,司雪冷冰冰的面容上,终于微微波动了起来。

“雪疏梅?”

她怎么也是没想到,弈倾天居然会放弃自己的一个承诺!

而最终,却是选择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女子,作为筹码?!

“你觉得值得吗?”

司雪心中泛着莫名的情绪,缓缓问道。

在之前,弈倾天降丹雨的时候,司雪,便是问过这句话。

当时,弈倾天没有说,“值得或者不值得”。

如今,司雪再问。

弈倾天却是深深道:“值得!”

怎么会,不值得呐?

有些东西,是失去了,就永远,也找不回来的。

既然,有机会握住,那么,还有什么值不值得?

唯一该有的,便是庆幸了吧!

“不过,我还需要加一个条件!”

弈倾天静静地看着司雪,手指着草菅胜谷,一字一顿地说道:“这场生死赌约,我和他打!”

“嗯?”司雪目光一闪,随之,却是出乎意料地果断,“可以!”

“不过,你出战,神无情会答应吗?”

“这本就是他的事,何须我来答应?”

神无情淡淡地回了一句,便是不再说话。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是让得在场众人,皆是动容起来。

弈倾天深深看了神无情一眼,说道:“好好······待在二代前辈身边!”

他缓了缓话音,嘴唇微动,却是没有再说什么。

转身之后,便是只留下,一个似乎不可触摸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