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76章 衍武双修(1)

第477章 衍武双修 1

天际云层渺渺,时不时乍然响起的一声惊雷,在炸碎无数白云、洒下雨滴的同时,亦是惊起了众人心中,一波又一波的涟漪······

久久不歇!

“二先生,依你看,弈倾天这小子,和草菅胜谷那个杀神,谁能胜了这一战?”

鬼夜叉感受着天际传来的阵阵波动,面上闪现出一丝紧张之色。

闻言,二代微微沉思了片刻,说道:“观之前弈倾天的战斗表现,我本来认为,他能够胜过草菅胜谷的,只是如今······”

他摇摇头,道:“这胜负,怕是有些不好说了。”

鬼夜叉疑惑道:“二先生为何这般说?”

之前之后,只是一瞬,观点转变,为何如此之大?

二代瞥了司雪一眼,道:“之前,司雪混入诛邪洞,最终结果,却是让人讶异非常。”

“弈倾天,只是凭借着人皇一重天的修为,居然就是将司雪这个地皇巅峰的修者,压逼的那般凄惨,着实出乎人的意料。”

“这一点,怕也是,之后封不觉等人心中忌惮,不敢再随意出手的原因。”

“因为,他们摸不清,弈倾天的真正战力,处在何种底线。”

“我,也摸不清。”

“所以,我才说,若是之前的话,我定然认为,弈倾天赢定了这一场赌约。”

“那二先生之后,又是为何,改变了观点呐?”鬼夜叉点点头,认同了二代的话。

弈倾天刚现身的那一刻表现,着实让人震惊非常亡灵进化系统最新章节。

一人之力,抗衡了司雪,外加草菅胜谷、慕白两大高手,这一点,在场众人······

谁能做到?

除了二代这种非常人!

二代缓了缓话音,继续说道:“你们只看到,弈倾天强悍的一面,却是忽略了其他的一些细节。”

他看着面露疑惑之色的鬼夜叉,说道:“能够压制司雪的弈倾天,为何,一剑斩出,却是杀不了,人皇巅峰的草菅胜谷呐?”

“这一点,你难道就没有想过?”

鬼夜叉眉头一挑,“弈倾天的真实修为,说到底,也只是人皇巅峰,之所以能够压制司雪,也是依靠了,古佛心的本源力量而已······”

是了!

古佛心能够将司雪的力量,从地皇巅峰之境,压制到人皇三重天。

那草菅胜谷的人皇巅峰修为,又该被压制到,何种程度呐?

真灵之境?

可是,实际上,之前两人的战斗表现,草菅胜谷的实力,可是,远远不止人皇一重天啊!

要不然,他早不就是,被弈倾天一剑秒杀了?

鬼夜叉心中疑惑产生。

二代顿了顿,解释道:“依我看,弈倾天,根本就是未曾炼化古佛心,只是依靠着某种特殊的法子,将古佛心转接,封印到了自己的体内。”

“而古佛心的本源力量,压制众人的实力,也不是弈倾天自己主导的。”

“而是,弈倾天还在不断压制古佛心的过程中,古佛心本能反抗的作用!”

“那、那,岂不就是说,现在的草菅胜谷,修为,也只是,被压制到了人皇三重天?”鬼夜叉心中一跳。

她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

“而弈倾天,他、他,还时刻在承受着,古佛心本源力量的波及?”

二代叹了一口气,“所以,我才说,这一战,难分胜负啊!”

“因为,我们这些人,在弈倾天眼前,无论修为高低,怕是,都成了一个普通的人皇三重天修者。”

“他们二人,草菅胜谷,乃是西剑域,年轻一辈中的杀神存在,死在他手下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他的杀气之重,怕是,也只有一南一北的那两人,才能媲美······”

“而弈倾天,又是一个初出茅庐不畏虎的牛犊。”

“他一身所学,虽是杂乱无比,却都是无上的绝学。”

“除此之外,他更是衍武双修的一个奇才。”

“这两人之间的胜负,实在是难料啊!”

一旁,神无情听到这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一弯。

杂乱如何?

绝学又如何?

只要能够克制对方,那就是必胜之技九龙神鼎全文阅读!

二代沉默了片刻,又是看了司雪一眼。随即,他对着鬼夜叉,沉沉道。

“你我皆知,草菅胜谷的身份,你觉得······”

“司雪敢在没把握的情况下,让草菅胜谷,参与这场生死战?”

闻言,鬼夜叉无言。

是啊!

“虎毒不食子,我怎会,让他,打一场必死之战呐?”

衣袂被风浮起,司雪仰头看向天际。

那里,两道光影,不停交错着,几乎,分不清彼此。

然而,她的目光,却是自始至终,都是落在唯一的一道人影上。

随着他,忽东忽西地,来回转动着。

“你们世人,都只知道,草菅胜谷的一代杀神名头。”

“更多的人,却是渐渐开始遗忘他的出生,更是忘了······”

“那一段岁月里,他的天才妖孽!”

“这一次,就让你们,为他的衍武双修,而震惊吧!”

天际,惊雷炸响,随着错身而过的一击,弈倾天和草菅胜谷两人,在滑行了一段距离之后,便是同时定住了身子。

弈倾天不知道,司雪口中道出的,草菅胜谷乃是衍武双修存在的事实。

不然,此刻,他可能还真会吃了一惊。

他挥手甩了甩手臂,不是为了缓解手臂的酸软,而是为了,驱散识海中一波波的海浪冲击。

弈倾天没有说话。

草菅胜谷却是难得地,主动开口说道:“我们是继续试探下去,还是······”

“一击定胜负?”弈倾天挑眉笑道。

草菅胜谷沉沉道:“一击定胜负!”

他话音很沉,便是显得很凝重专注。

与他以往的一言不合,便是杀伐的狠辣性格,截然不同!

弈倾天不知道,草菅胜谷以往的真实面目。

不然,他可能,又要吃上一惊。

但是,他能察觉到,草菅胜谷对他的重视,或者说······

一种奇怪的尊重!

所以,他挑了挑眉,没有因为他们的一些强盗行为,而讥讽,而是淡淡笑道。

“那就一击定胜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