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79章 不杀之后的杀

第479章 不杀之后的杀

“你不杀我?”

任谁侥幸逃脱一命,总该是万分庆幸的。

劫后余生,能不高兴吗?

然后,此刻的草菅胜谷,却是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心里,反而有些空荡荡的。

好似,方才与弈倾天一战之中,他失去的,不仅仅是这一战的胜利,还有一些其他······

珍贵万分的东西!

特别是,与弈倾天最后关头的抉择,对比起来,他失去的那样东西,便是显得愈发的显目起来。

所以,他很想知道,弈倾天为什么不杀自己!

他想得到,与他所想不一样的答案。

或者说,能够让他心安的答案。

比如说,弈倾天只是为了,让他草菅胜谷,欠下一份人情之类的。

“你是雪峰之人?”

弈倾天没有回答草菅胜谷的话,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却是显得有些风马牛不相及。

然而,在弈倾天这句话,落下的一刹那。

草菅胜谷的面色,便是迅速的惨白了下去。

“果然是这样吗?”

他心中苦笑一声,点了点头。

弈倾天也是点了点头,继续问道:“司雪,和你的关系,很亲密?”

方才,草菅胜谷将死之际,司雪歇斯底里的悲痛,他可是也听到了。

任谁,怕是,也能瞧出,这两人之间,关系的不寻常吧!

“雪疏梅,也就是你的师娘,她······是我姐!”

草菅胜谷知道弈倾天想要知道的回复是什么,所以,便是开口直接说道。

弈倾天微蹙了下眉头,倒是没有现出太大的讶异之色。

这几人出现之后,一连串的表现,已然证明,草菅胜谷和司雪,关系非凡。

很有可能,便是师徒亲人之类的亲密关系。

“母子吗?”

弈倾天低声自语了一声,没再说话,面上却是泛起了一抹复杂的意味。

草菅胜谷迟疑了一下,大声道:“你是不是猜到了我的身份,所以,才会不杀我!”

因为顾及到叶无名的感受,顾及到雪疏梅的感受,更是为了······

他们二人的重逢之路,不再平添坎坷!

所以,最后,弈倾天才会收起那致命之招,只是逼退了草菅胜谷而已!

这,不就是,弈倾天方才举动的最佳解释吗?

即便,这种答案,不是草菅胜谷期望的。

因为,若是弈倾天真得是这般想得,岂不是愈加显得,他这个雪疏梅的小弟,更加的无情?

草菅胜谷心中泛着纠结的情绪。

弈倾天没有否认。

他抬了抬眼皮,淡淡道:“今日,我占了古佛心的优势,才能败你,放你一条生路。”

“来日,若是我失去了古佛心的助益,你若是想杀我、能杀我,我不会奢求,你还我一命,我只希望······”

“对于我师父,对于你姐、我师娘,你能看在今天的情分上,不要为难他们。不然······”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弈倾天身上还未完全消散的剑意,微微波动着。

荡漾间,空间扭曲开来。

熟悉的剑意泛起,草菅胜谷眼皮一跳。

那股刺骨的剑意,让得他身体微寒,颤抖着声音道:“方才,你被我压制之时,你的这一剑招,应该就能破开我的攻势,为何最后,你却是收手了?”

他说的是,弈倾天八极封天剑招化出之后,又是诡异的收敛了之事。

弈倾天闻言,他自己眼中,也是闪过古怪之色。

先前那一刻,他本来,是打算,动用八极封天的精神力和元气合流之招,破开草菅胜谷草木之气加持的雪中火。

只是,在他剑招施展后,融合太极元气的时候,却是发生了一些意外。

八极封天,剑意非但不减分毫,反而威势更胜!

更加诡异的是,古佛心溢出的佛火,受到太极元气的牵引,若风助火势一般,爆出了更加强悍的威力。

比之草菅胜谷,草木之气加持的雪中火,火势还要更胜。

好似,那胜过雪中火的佛火,在雪中火得到草木之气的加持之后,亦是得到了,更加纯粹的草木之气加持一般!

强强联合之下,完全就是盖过了,草菅胜谷的最强一招!

脑海中回忆着,弈倾天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缓了缓,道:“那一剑招,我还不能收发自如,我怕施展出来之后,来不及放过你。”

他这话,半真半假。

草菅胜谷,却是全然地当真了。

他苦笑一声:“也就是说,杀鸡焉用牛刀?我还不配,你动用你的那一剑招?”

弈倾天没有说话。

草菅胜谷看着他,却是有些羡慕地说着,“你真得很幸运,甚至,都是让我有些嫉妒了。”

说这话时,他的目光,从弈倾天身上移开,落在了下方神无情的身上。

满是复杂之色。

他为了打败那个人,踏破千山万水,机缘巧合之下,才得到草木经的残篇,踏上了衍武双修之道!

他修炼草木经,衍化出的草木之气,和他收服的雪中火,更是相得益彰的存在。

风助火势!

不知道,让他败了多少同辈的英豪!

他一度认为,自己才是那个,让苍天眷顾的宠儿。

不然,老天爷,又怎会,让他在机缘巧合得到草木经残篇之后,有生之年又是再度遇上神无情这个,真正的草木之体!

这个,真正掌控青玄的女子呐?

然而,这个美梦,在先前的那一刻,却是轰然破碎了。

破灭!

点滴不留!

草菅胜谷面色的变化,让得弈倾天心中一跳。

以往有些想不明白,也是不愿意去想的事情,在草菅胜谷目光落下的一瞬,便是若潮水一般,向着他脑海中,席卷而来。

混合着,古佛心爆开的力量,更是让得他,晕头转地起来。

天地好似翻覆间,他努力压制着,自己声音的颤抖,看着草菅胜谷,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虽是努力让自己不失态,但是,弈倾天的面色变化,还是让草菅胜谷察觉到了一丝不正常。

他有些错愕地,看着弈倾天。

愣了愣。

随即,他有些不可置信地说道:“你不知道,你自己修炼了草木经?”

他话音中,荒诞意味,毫不掩饰。

因为很震惊。

所以,音调,便是不由自主地,抬高了一些。

最后,这话音,不仅落入了弈倾天的耳中,也是······

落入了下方所有人的耳中!

一石激起千层浪!

登时,便是震得所有人,面色都是一愣。

目光,皆是有些僵硬地,转移到神无情身上。

神无情乃是这一任的草木之体,之前战斗之中,众人便是有所确认了。

如今,她还没死,弈倾天,又是如何,习得草木经的?

是草菅胜谷说谎?有必要吗?!

有着其他的可能?什么可能?!

众人不解!

他想排开脑海中的眩晕,想要理清线索,然而,他已经时间······

没机会了!

“咻!”

就在众人失神的这一刹那,刺破耳膜的急速破空声,携带着一道尖细的黑色光柱,洞天裂地而来!

杀机,潜伏之后,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