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80章 破灭,绝望(1)

第480章 破灭,绝望(1)

弈倾天早就是有所怀疑,在这死亡之月死气的掩盖下,还有着某些毒蛇,在潜伏着,等待着······

发出致命一击!

所以,他一直就是有所保留,将三分的注意力,放在了周围动静的观察之下。

即便,是在和草菅胜谷生死交战的时候,也不例外。

这也是,之前,他没有施展八极封天剑招的一部分原因。

然而,当草菅胜谷道出,他修习了草木经的事实之后。

这种突如其来不可置信的震惊,加上爆发古佛心力量的后遗症。

还是让得他,有了一瞬的失神!

不仅是他,就连二代等人,都是被这个消息震得一愣,注意力都是放在了神无情身上。

而就在众人无暇分心的这个关键时刻,暗地里的杀招,终于爆出了!

长空,惊雷炸响!

只见,遥遥天际,一道黑色箭簇激起惨白的湍流,咻的一声,便是轰然爆射而来!

弈倾天!!

这一击,时机把握之准,可说是,妙到巅峰。

等众人回过神来,箭簇旋转着,已然迫近了弈倾天的面目,正是······

一击绝杀!

“可恶啊!!”

二代怒喝一声,衣袂拂动间,身影已然向着弈倾天爆射而来。

他的心意剑,更是先他人影一步,轰然,向着临近弈倾天的那道白色湍流,斩落而下!

落后二代一步的,正是神无情。

她身法不及二代,被二代远远地落在了背后。

看见这一幕的弈倾天,脑海中,灵光乍然一闪。

随之,彻骨的寒意,在他心中,蔓延开来了······

“不要过来啊!!!”

弈倾天睚眦欲裂地嘶吼声中,二代脚步微微一滞,随后······

“咻机器警察!”

绝杀一箭,再来!

神无情!

离开二代保护的神无情!!

“不要啊!!”

悲吼声中,幽深泛着寒光的箭簇,好似,跨越了时间与空间的阻隔。

在弈倾天悲痛欲绝的话音,落下的那一刹那,便是携带着飓风,化作了一点尖锐的白芒。

她背后的心脏所在!

“嗤啦!”

“铛铛!”

眼前飞速而来的箭簇,带起风雷炸响,轰鸣在弈倾天耳中,然而,此刻的他,却是宛如傻了般,呆立在空中。

耳中除了那刺耳的肉体被刺破声,以及,那乍然响起的金铁交击声之外,已然再无一物!

“轰隆!”

二代身影虽是一滞,但是他的心意剑,却是丝毫没有停滞,带着狂浪般的凶猛姿态,轰击在,自天际划来的白色湍流之上。

弈倾天眼前一击绝杀的箭簇震开,最后,擦着弈倾天的面颊,射入了虚无的后方。

久久。

不绝!

等到二代回头时,落入他眼中的神无情,就像是一朵轻飘飘的蒲公英一般,随着风,无力的坠落着。

一连串的血花,在半空中盛开,美丽,而又······

绝望!

血花尽头,漂浮着的,是一颗心脏。

一颗苍翠、不似人有的心脏!

众人因为一连串的变故,而变得有些错愕、戒备的眼神,落在这颗苍翠的心脏之上,面色却是逐渐的开始变化了起来。

这颗为主人提供生命源泉的存在,在被动的脱离了主人的身体之后,好似挣扎着,要脱离自己之前的命运一般,缓缓的扭曲起来。

不断地,拉伸着,变化着。

最后,浮现在众人眼前的,便是一柄纤细的青色长剑,带着亘古沧桑的气息。

更是带着,生命本源的气息!

长剑漂浮在半空中,所有的人,却是一愣一愣的。

呆呆地看着这柄,由心脏幻化而来的诡异长剑,只觉得,喉咙干涩得,一句话也是说不出来。

良久。

“这就是、这就是,青玄?”

封不觉眼中错愕、震惊之色,稍稍收敛,在眼底深处,荡漾而出的,变为了无尽的贪婪火热之色别笑哥抓鬼呢。

其他之人,大部分,眼中都是露出,和封不觉一般无二的贪婪之色。

他们不知道,神无情被一箭击出的心脏,为什么,会成了那柄诛魔神器青玄!

但是,这一点都是不妨碍他们认出了这柄诛魔神器。

以及,抢夺它的心思和决心!

看着漂浮在半空中,宛若等待着新主人的青玄,封不觉、司雪等四人,对视了一眼,眼中都是透露着戒备之色。

以及浓浓的杀意!

先前为了对付二代等人而结成的同盟,在青玄出现之后,瞬时,便是便是无情的瓦解了。

几人只是对视了一眼,随即,心照不宣地纵身跃起,齐齐向着空中的青玄抓去。

顿时,空中,又是开启了新的一波战局。

噼里啪啦地轰鸣声,不断地,在长空炸响着。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却都是进不了弈倾天的世界了。

一汪死水,即便能够被碎石荡起涟漪,下一瞬,难道就能逃得了被死寂湮灭的命运?

心死!

抱着神无情渐渐地变得无力的躯体,弈倾天的心,也是慢慢地冷了起来,宛若要被冰冻了一般。

男儿有泪不轻弹。

这一刻的弈倾天,却是泪流满面,怎么也是抑制不住。

他哽咽着,千言万语,却是吐不出一字。

他恨自己!

他早该想到的!在神无情当初借着梵白的名义,教授他草木经的时候,他就该想到的!

若是、若是,梵白有能够助他炼化古佛心的经文,又岂会,拖到临近死亡之月降临之日,才交给他?

又岂会,让神无情,这个同样没有修习过的人,教授给他?

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自己一直在修习的,就是草木经呐?

就是那天下无双,只有一人才能修习的草木经呐?

他心中恨意蔓延着,像是毒药腐蚀着自己五脏六腑一般,肝肠寸断!

他想起,月清影第一次上神秀峰的时候,便是显露过和神无情不一样的关系。

如今,月清影成了蝶魔神。

那她神无情,难道就不会,有着其他的身份吗?

弈倾天一直以为,这个其他的身份,就是简简单单的草木之体。

如今,在看到青玄的幻化之后,他却是了然了一些他不明白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