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81章 破灭,绝望(2)

第481章 破灭,绝望(2)

荒凉残废的诛邪洞前,那块勾连着山道的宽广平台,此刻,已然看不见,那凄惨的如蛛网一般的裂缝。

无数的鲜花,轻轻摇曳着,在风中盛开!

鲜红如火如血的无根之花,以着这处平台为中心,向着四处,漫无边际地蔓延而去,夹杂着,蓝色剔透朵朵绽放开来的冰莲。

勾勒出,一幅画中世界。

“果真,和梦中见到的一样,真是······好美啊!”

躺在弈倾天怀中,神无情有些无力地,轻轻摊开手掌心。

玉簪残留的最后一片碎片,在失去主人的挽留之后,随风散落,逸散成朵朵无根之花,点缀在了花海之中。

汇成无声的凄凉。

“小天,不要哭。”

“生老病死,本就是,万物生灵不能逃脱的宿命。”

“早一天。”

“晚一天。”

“都是,要踏上这最后一步的。”

神无情有些无力的抬起手,想要擦干弈倾天面上的泪水,却是,怎么也是够不着,弈倾天的面庞。

短短的几寸距离,在这一刻,却是宛若成了天涯海角一般的遥不可及。

弈倾天慌乱地抓住神无情的手掌,紧紧贴在自己面上。

神无情轻轻一笑:“这一幕,早在几月之前,我替你疗伤的时候,其实,我便是已经见过了······”

她目光落在花海之上,有些心疼地,低声自语道:“可惜了这支玉簪,这是你送我的第一件,也是最后一件的唯一礼物。”

“我想要保住的,只是,我终究,还是没能抓住它······”

“老天爷,果真是,一点情面也不留啊。”

她自嘲一笑,话中藏着,淡淡的惋惜与感伤。

而听到这里的弈倾天,面色却是猛然一呆。

他脑海中,瞬时泛起了,几月前的一些画面。

那是,他被慕容华重伤碎裂了全身经脉,神无情医治他之后,发生的事情。

在医治的过程中,他做了一个梦韩娱之百变女神全文阅读。

梦到了,那一刀倾城的刀客,也就是他的父亲。

他一直以为,那一次,只有他一人,诡异的进入了梦境。

觉醒了,自己过往的记忆。

哪里知道,原来,神无情在那一次,也是做了一个梦!

只是,他弈倾天,梦到的,是自己的过去。

而神无情,梦到的,却是自己的未来,自己的······

死亡!

弈倾天看着眼前绚烂的花海,面上,却是流露出,痛不欲生的自责。

“你为什么,要接受那支玉簪?”

“为什么?!”

若是这满天的花海,就是你的死亡征兆,那你当初,又是为何要接受呐?

你若是不接受,岂不就是,能够避开这一关死劫?

我又是为何,要送出那一支玉簪?

若是不送出,你岂不就是,不会死?

看着面露痛苦之色的弈倾天,神无情掌心不由轻轻抚着,弈倾天的眉头。

她有些调皮地,笑了起来,“我一直都说,自己顺天意而行。”

“其实,我哪里甘心,让自己的命运,一直被老天爷支配着。”

“如果老天爷,注定了我今天的死亡,那我也希望,我人生的这最后一步,是我自己心甘情愿踏下的。”

“而不是,像操控的木偶一般,被这虚无的老天爷,摆弄着。”

“所以,小天,你不要自责。”

“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

“我做了二十几年也是一生的乖乖女,总得,也该给我一次放肆的机会吧,是不是?”

说到这里,她有些虚弱地咳嗽了几声,面上苍白之色,愈加浓重了几分。

弈倾天心中一惊,手掌紧紧贴在她的后心,无尽的草木之气,若江河一般,灌入神无情体内。

却是怎么,也是压制不住,神无情气息的继续虚弱下去。

他不甘!

他痛恨!

然而,神无情却是淡淡一笑,静静地看着弈倾天。

她目光,在弈倾天面上的每一处仔细的扫过,好似,要将每一根眉毛、睫毛都是看得一清二楚。

深深烙印在,自己的脑海中一般。

“之前,你可是答应过我的,说你会······好好活着。”

“小天,你可不能,骗我啊带着农场混异界全文阅读!”

感受着体内草木经文化作的符文锁链,正在寸寸崩解开来,神无情的话音,便是显得格外的缥缈起来了。

轻飘飘得。

就如同,她此刻的身体一般。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不可能啊!!”

“神无情,你不是也答应过我吗?你不是也说过,你会一直好好得吗?!”

“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

弈倾天想要努力抱住那道绝世的人影。

然而,环绕的手臂,却又是那般的无力。

好似,生怕自己稍稍一用力,这道本就是虚幻的人影,会在一瞬间,破灭开来一般!

“现在,我不是好好得吗?”

“所以,你也不能违约哦!你也要好好活着啊!”

目光再是如何的眷恋,却也是挡不住无情的生机流逝,点点青光,缓缓地逸散在空中,环绕在弈倾天的身周。

“哈!哈哈!!哈哈哈!!!”

怀中人,已然只剩下最后模糊的面容,不甘的残留着。

弈倾天疯癫的笑声中,却是充满着无尽的痛恨,若这眷恋一般······

无穷无尽!

虽然,只是一字之差,却是代表着,截然不同的承诺!

和期望!

“这就是你所谓的好好得!”

弈倾天仰头,任泪水划过脸颊,目光死死盯在,空中被激荡着飞来飞去的青玄。

“给我留下一柄冷冰冰的剑,这就是,你所谓的好好得?!”

“你要我,不要违约,那你呐?”

“那你呐?!”

“你不是还欠我一个愿望吗?你怎么可以耍赖?怎么可以就这样走了?”

“怎么可以?!”

无力、痛恨的话音,在天际回荡着,却怎么也是吹不散,弥漫在他身体周围的青芒。

若死者如画的笑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