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84章 利诱与三个问题

第484章 利诱与三个问题

阴冥王几人为难之际,不知该如何抉择,如何去做。

司雪目光一闪,却是没有让他们难做。

因为,她知道,她若是让他们难做。

那么,他们定然也是会让她难做的。

轻轻一笑,司雪说道:“大家也都是瞧见了,弈倾天和草菅胜谷,都是修炼了草木经的人。”

“而且,他弈倾天,和青玄之主,关系更是非比寻常。”

“可是到头来,这草木之体的传承,可有落在他弈倾天的头上?”

没有!

“由此可见,冥冥之中,青玄的天命之主,乃是草菅胜谷!这一点,大家不会否认吧?”

司雪轻笑。

众人目光对视了一眼,皱眉之间,却是不得不承认司雪的话,极有道理。

天命最是难测。

可是,眼前这般一目了然的差异,还不能说明,草菅胜谷的特殊吗?

“草菅胜谷的出身,大家也都是知道的。由他得了青玄,总不会辱没这柄诛魔神器吧?”

司雪挑挑眉,继续说道:“若是今日,大家能够成全我一家子,这份恩情,我司雪,不会忘。”

“雪服裘,不会忘!”

“我家仙子,也不会忘!”

司雪口中接连道出三个人。

登时,便是让得绝非凡几人,面色动了起来。

对视的眼光中,皆是看到了对方的蠢蠢欲动。

还要带上整个缥缈雪峰!

这般大的恩情,谁不愿意要?

封不觉几人目光闪动,显然已是动心了。

见此,司雪眼中笑意更胜,进一步提出更大的诱惑了。

只见,她先是看向绝非凡,道:“绝家功法伤体,乃是世人皆知的事实。想必,绝家主很久之前,便是对我缥缈四司的司风,很感兴趣吧?”

“这一次过后,我相信,司风会很欢迎绝家主,当然,还有道友的大驾光临。”

司雪话音还未落地,绝非凡眼中的火热之色,便是腾腾燃烧而起。

他直直盯视着司雪,道:“司雪此话当真?!”

他图谋青玄的一个重要原因,不就是贪图青玄的草木之气吗?

如今,夺取青玄的机会,已然失了。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若是,能够换取雪峰司风一脉的相助,想必,他绝家,五劳、六极、七伤、八绝、九生灭的功法后患,定然能够得到解决。

最不济,也能得到缓解吧?

“道友若是不信,司雪这就发下天痕之誓。”

“道友这下子可信了。”

嘴中话音落地,司雪静静地看着绝非凡。

绝非凡面上尴尬之色,夹杂着难以掩饰的泛红,道:“司雪的话,我怎么会不相信?大家都是熟人,还发什么天痕之誓,太见外了。”

他这话一说出口,旁边,封不觉轻轻地嗤笑了一声。

绝非凡倒也是不恼。

他和封不觉,本就是多年相交的老友,加上得了司雪的承诺,被封不觉刺上一句,自然也是算不得什么了。

见已然说服了绝非凡,司雪目光再度转移到封不觉身上,“想当年,匹马单人入北渚的封家老祖,那是何等英豪人物!”

“凭借着一人之力,从北渚皇朝的一个小小兵卫做起,最后登坛拜将,裂土封侯,位极人臣!”

“因为封侯,自称封侯!”

“封侯之名,天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他老人家,靠的是什么?”

“除了过人的胆魄之外,还有一样东西,想必,封家之人,也是很感兴趣。”

司雪说道这里。封不觉眼中,虽然也是露出火热之色,却不是太过炽热,反而有些虚幻。

他的眉头,更是轻轻蹙起了,目光,再度不为察觉地,落在了弈倾天的身上。

司雪说得兴起,却是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接着道:“封侯老祖的那一样东西,虽然,已然失落,不现天痕。”

“但是,我们雪峰司雨一脉,却也是有几样小玩意,想必,还能起到异曲同工的妙处。”

“封不觉道友,可有兴趣,来我雪峰一观?”

闻言,封不觉眉头舒展了下来。

只要完成了那人的交代,得了那样东西,他还稀罕,司雨的那些小玩意?

心中虽是这般想着,但是,他面上,却是不露声色,言辞恳切地道:“有机会,在下,一定一览雪峰奇景!”

又搞定一个!

见封不觉也是表态了,司雪面上喜色更浓。

这下子,南世家这边,算是全部解决了。

二代了!

司雪目光定在了阴冥王身上,微微闪动之间,却又是一移,落在了二代身上。

她诚恳地说道:“二先生和剑阙弟子,都是天下无双的剑仙存在。”

“想必,爱剑惜剑的你,或者风无相剑主,都希望看到,青玄这样的诛魔神器,遇到它真正的伯乐吧!”

闻言,二代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司雪却是指着陷入空明之境的草菅胜谷,接着说道:“现在的情形,谁看不出来,草菅胜谷就是青玄真正的天命之主!”

“二先生何不顺水推舟,成人之美呐?”

“我家仙子,定然,会万分感激二先生的!”

司雪知道,二代修得乃是心意剑,一身修为,皆是心意而来,与外物几乎无涉。

所以,她无论拿出何等奇珍异宝,怕是都打动不了对方的心。

反而,也许会被对方视为一种侮辱。

所以,她对待二代的态度,便是显得格外的诚恳了。

他们几人之中,修为虽是相同,但是论起战力,二代却是能够甩他们几条街。

若是不能拉拢二代过来,一场恶战,怕是免不了啊······

心中这般想着,司雪看向二代的目光,愈发的诚恳殷切起来。

二代愣了愣神,好似,陷入沉思挣扎之中一般。

见此,司雪眼中笑意荡漾。

修剑爱剑之人,剑,可不就是你的弱点?

她自以为已然掌控一切。

然而,二代却是缓缓地抬起了眼皮,淡淡道:“我只问你几个问题······”

司雪拱手道:“二先生请说!”这是松口了的表现吗?

二代目光淡淡,语气亦是淡淡。然而,吐出的话音,却是登时让得周遭气氛······

剑拔弩张起来!

“之前,是谁家仙子,阻我剑阙剑主?”

“又是谁家弟子,挡我前行之道?”

“为了罗刹鬼宫,不惜倾巢而出的,是人?还是······”

“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