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帝皇

第485章 答不答应

第485章 答不答应

西剑域看似风平浪静,暗地里,却不知道,翻起了多少的暗潮,一波,接着一波······

涌动着!

问剑宗这里陷入与魔族的纠葛之时,西剑域最为巅峰的峰、峦、宫、阙四大主宰势力,也没好受。

本来,有着共同目标,都是为了解开魔佛梵白封印的缥缈雪峰和罗刹鬼宫,因为弈倾天的突然出现。

硬生生地,便是被他一刀,将这两大主宰势力的联盟,给斩断了。

让得,之前显得轻而易举的破封之事,变得愈发艰难起来。

缥缈雪峰、罗刹鬼宫、魔族,三大巨头,齐齐针对极天剑阙的方针,也是硬生生的被逆转局势。

成了,极天剑阙联合罗刹鬼宫,抗衡,缥缈雪峰和魔族。

三对一,一下子,变成了平分秋色的二对二!

缥缈雪峰高手尽出,阻拦剑阙的救援。

而魔族,也是倾巢而出,拦截罗刹鬼宫的高手。

一个要救,一个要拦。

自然地,就是成了眼下这种局势。

问剑宗,被夷为了平地,各大宗门弟子,也是死伤大半。

惨不忍睹!

这种局势之下,二代问出这样的三句话,其意······

不言而喻了!

此地的炼狱惨状,虽说是魔族,也就是蝶魔神一人所为,却也是······

缥缈雪峰所为!!

想要和解?

就算二代他答应!

司雪也要问一问,此地的万千冤魂,甘不甘心?!

答不答应?!

心中情绪激荡着,二代平淡的眼波,终于泛起了涟漪。

剑意!

眼见二代这幅姿态,司雪哪里还不知道,二代的抉择?

她有些不甘心地道:“二先生,难道为了这些微不足道死去的蝼蚁之辈,就要和我雪峰作对?”

她话音中,充满着不可置信。

二代却是哈哈笑了起来。

良久,他指了指地下,“论起修为,他们,在我们眼中,的确,只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

“可是,就是他们是蝼蚁,那也是,我剑阙的蝼蚁。”

“你雪峰,何来的资格,随意屠戮他们?”

“谁,借给你们的胆子?!”

二代手指一移,点在了问剑塔竖立的废墟所在。

“就在之前,我最后的一名弟子,因为我的晚来一步,堕身葬灵崩毁了问剑塔。谁逼得?”

“究竟是魔族?”

“你们雪峰?!”

二代词锋若剑锋,直逼司雪而来,破入心房。

她面色微微泛白,咬牙道:“二先生是铁定了心思,要和我们雪峰作对了?”

威逼!!

在这西剑域,她们雪峰,可曾惧过谁?

“到底是谁和谁作对,你们自己心里清楚!”

二代冷哼一声,衣袖一摆间,无剑,剑意却是自生!

司雪冷笑一声,不再理会二代。

她目光,转向了最后一个,还未表明立场的阴冥王。

只是,还未待她说话。

阴冥王便是阴沉沉地笑道:“司雪可真是好算计啊!”

“之前低声下气的拉拢着二先生,若是侥幸让你成功了,我现在,是不是就是一个死人了?”

南世家两人,已然被司雪拉拢,若是二代,再站在了司雪这一边。

那么,他阴冥王,自然也就没有,拉拢或者存在的意义了。

他们雪峰又不是慈善堂,承诺,也不是随意就能发放的吧?

“若是二先生肯站在我这一边,阴冥王自然就是成了多余之人,该和这鬼夜叉和······弈倾天小鬼,同入无间!”

司雪没有否认,接着说道:“只是,一切,终究只是如果。”

“如今,二先生,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

“就是不知道,阴冥王,是准备站在我这一边,还是打算,和你的仇人并肩作战?”

她嘴中的仇人,值得,自然就是,和阴冥王有着一段隐秘纠葛的鬼夜叉。

对待阴冥王,司雪的态度,便是没了之前的好声好气。

因为她知道,就算她不主动拉拢阴冥王,对方也会主动帮助她,对付二代等人的。

最不济,也要斩杀鬼夜叉和弈倾天几人。

然而,有二代在此,斩杀弈倾天两人,岂不就是,等同于,向二代宣战了吗?

无路可走

只有一个选择!

“杀二先生吗?”

阴冥王啧啧叹道:“还真是一个够吸引人的挑战,只是,就凭我们四个人,能够斩杀二先生吗?”

“司雪,你不要忘了,这里,还有一个不能以常理论断的······弈倾天!”

阴冥王没有直接答应司雪的条件。

只是,他这幅,已然在估量着,己方能否斩杀二代的姿态,不就是,最好的回答了吗?

司雪闻言,笑了笑,目露不屑之色地,看着死寂模样的弈倾天,道:“他?一个被自己亲人遗弃的存在,有何可惧?”

司雪这里所说的亲人,自然不是指弈倾天的父母。而是指,神无情!

修习了完整草木经的弈倾天,没能继承草木之体。

司雪一直以为,这是青玄冥冥之中的抉择!

而神无情作为青玄之主,没有选择弈倾天,岂不就是,一种亲人的遗弃吗?

司雪不屑笑意之中,更是隐藏着一抹杀意。

她可是没有忘记,荒字诀、废字诀,夸父逐日、流星追月,还有······

古佛心!

这几样天下奇功、珍宝、圣物,该是有德者居之!

弈倾天何德何能?

司雪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至于这个鬼夜叉,就算是水极体,又能如何?”

“半残之人,又是失了当年的功力,如今,在我等眼中,她也只是一只不入流的蝼蚁而已。”

“那二先生呐?”阴冥王眼中闪烁着阴冷的光华。

“我们四人联手,他就算敌不过,想要逃跑,还是轻而易举的吧。”

“杀不了他,可就是惹下了一个天大的麻烦啊!”

无把握之事,他可是不会去做的。

他们四人之中,说到底,真正将二代得罪死了的,只有出身雪峰的司雪一人而已。

他和绝非凡、封不觉三人,可是没有参与到针对剑阙的行动中。

三代等人的死,和他们直接间接的关系,也是没有。自然也就是构不成生死大仇了。

可是,若是他这一次出手,参与剿杀二代。

那可真是,真正结下了,不死不休的仇恨了!

能够杀的了二代,还好。

若是杀不了,他阴冥王,就等着,被二代斩成几百片吧!

阴冥王心中的考量,司雪,如何不知?

只见,她轻轻一笑:“我们四人,杀不了二先生,那么,再加上······”

“影不留呐!”